首页 艳遇旖旎 下章
第08章 完结
 我令她转过身,顺便掉衣裙,只剩了BRA和开裆丝袜,我则在椅子上直了‮体身‬,大概觉得这样比较有趣,笑着跨上我,低头扶住我的蜡烛,再次将蜡烛油倒浇了上去。

 我们的蜡烛铺面清楚地暴在镜子中间,丝袜将女人的腿型修饰得很漂亮,而我绷紧的肌也蒙上了层巧克力,具有雕塑的美感,‮妇少‬被我强令着一起欣赏镜子中的动画,大概是受了这份视觉刺,起伏得更加卖力起来。

 虽然如此卖力,我却离爆发还很远,主要是三分魂灵在当前,七分魂灵在浴室里,那边厢洗澡水关掉有一会儿了,真真这会在干什么呢?待会出来撞见了这场面,她又是什么反应呢?

 这是我从来没经历过的,饶得是平智机百出,也不由地紧张起来。

 我‮劲使‬抬腿挪了挪,以便稍稍侧身,好借助镜子的反光看见卫生间的门,却发现,那门留了道,并未关严,我分明记得真真进去的时候有落锁的声音。

 呵呵,定是她偷偷在看外面的情况,借着镜子,估计能将我们看得很清楚。

 那就让你看个够吧!我很方便地摘掉罩,一手一只球捂住,将的‮体身‬向后扳,直到靠在我脯上,小嘴也将香蕉扳起,不能象刚才那样深入,却很夸张地呈现在镜像之中。

 被我双手捂,动弹不得,却又正是最难耐时,两只手抓紧了我‮腿大‬两侧,将‮体下‬和我痴痴绕,我怕被她到爆发,只好轻声提醒到,真真大概正在看我们呢,听后清醒了几分,忽然将我从她‮体身‬里退出来,跑回上躲进被窝里说,你快去找她。

 这份上也顾不上许多,我大剌剌地去推卫生间的门,下闪亮的武器兀自立晃动,真真已知道我要进来,拿浴巾挡在前,站在雾气腾腾的浴室中,等着她的君主前来临幸,那条浴巾半遮半掩反而让眼前的美人更加秀可餐。我微笑上前,将她横身抱起,浴巾随之落下,我转身走回卧室,将她丢在的旁边,大上,一位‮女美‬掩隐在雪白的被子下,吃吃地笑着;另一位‮女美‬
‮体玉‬横陈,羞得拖个被角盖住脸面。这是怎样人的活宫啊!

 一帝二妃虽是生平头遭,但既然这个游戏中,我为帝二女为妃,那就由我主动,无须再作扭捏,当即分开真真的两条长腿,学那蜜蜂去花蕊中采,一只手向她颍长的‮体身‬游了上去,真真的‮体身‬又是另一番好处,‮腹小‬更加平坦,MIMI不如的大,但弹十足,我这才刚刚摸索,她已‮动扭‬起来,我稍停止饮,叫也来摸真真的椒RU,听话地俯身来摸她同事,不想真真也不甘示弱,也腾出一只手去托住垂下的白球,两个女人自己嬉闹起来,我得此空隙,也把自己光,但见斗室之中,光一片,无边意洋溢而生,白皙而丰,真真修长而紧绷,嬉戏之时,四条藕臂绕,四座山峰对出,娇未定,颜色若夏荷,吐气如兰,芬芳氤氲满室,嬉笑之声,婉转而如百鸟投林,我刚才已有两度梅开,此刻也不急于提跃马,但将宝物握住,笑赏尽这人间,至哉舜圣,得俄皇女英共伺;孝成何幸?偕飞燕合德同;最可笑曹家阿瞒,被东风烧败,江隔二乔,铜雀空锁。

 我虽是籍籍无名之辈,却也能拥有自己的风美谈,老天真是厚顾。

 正当我苦苦追思古代双飞达人的时候,唤我一起“收拾”真真,我忙赶入战团,真真也半推半就,任我俩扑倒,且将腿分开,拨开那荷叶边,中间一抹花早已包夹不住,手指一试,便牵出蛛丝来,我那耸立的危岩,本待一贯而入,转念一想,三人之乐,不可太过寻常,须化简为繁,花样叠出,便叫帮我分开荷叶,我的巨龙擦过她的指尖,再归于真真的巢。如此一来,三人的视感触感织在一起,再排列组合一番,别有一番奇妙滋味我见场景如此糜,心意快要飞散出去,赶紧小心收摄心神,不敢大意,只将巨龙慢慢进出。真真舒服得将腿夹紧,却把的手指夹拢,挨挨擦擦地靠着我的龙身。小龙进进出出地带出些白水来,润滑无比,将的手指从荷叶上滑下,却正好捉住我的小龙,数度之后,也不去分开真真的荷叶,玉手直接圈住我的尘,闭上眼睛,遐想着那份磨擦,我见也动情,稍稍直起身,将她搂近,吻上她的嘴,她忙吐出香舌任我品咂,‮体身‬也不由地‮动扭‬起来,我的小龙不会‮身分‬数,只好先委屈旧爱,将两手指暂时替代,‮动扭‬更加剧烈,我心中有愧,不忍她空巢太久,便指挥俯身搂抱住真真,两个女人初次体相拥,有点别扭,但如今二女共事一夫,也格外顺从,两人搂抱在一起,分别将头别过,少了点刚才嬉闹时的轻松,我从后观之,两处桃源,并蒂莲开,问到,我要上上下下跑进跑出咯?轻声说了句,随你怎样都可以,真真也恩了一声。

 得到许可,我也省去了换次房间换次衣服的麻烦,鼓起全部勇,上下求索,左右逢源,如水田里的鳅鳝,才出土隙,又入泥;也象在吃西式自助餐,才尝了千岛汁,又试试恺撒汁。

 我把手掌从两个女人‮子身‬中间入,费力地上下移动,手心手背是两个不同女人的温热体,感觉真是奇幻,小龙也没有片刻休息,继续游走于两片茂林深处,换之间,停顿虽然短暂,但情绪却分外微妙。每次离,是一个女人的留恋,每次进入,是另一个女人的渴望;用它山之水,润泽另一乡的幽谷,带一泓泉水的温度,累积另一眼泉水的沸点。

 我奋起神威,这坡行云,那坡布雨,忙了个不亦乐乎。

 小龙仿佛比平更大更长,似膨到了极点,望也膨到了极点;身下叠的女人也渐渐搂抱不住,象是因为力而要各自散开,又象是为了攀上某个高处而‮动扭‬不已;耳边两种叫声绕,此起彼伏,我也忍不住地哼出声来,先退出战团,滚至边上自己气去了,我少了个对手,便专供真真的桃源,全部本领尽让她领教,直到她将我盘紧,口中声不能出,我也不再坚持,三,尽施于她这块新田。

 我翻身躺在两姐妹中间,将她们的头左右拢在膛上,自己仰望着天花板享受生命的中最宁静的时刻,如果天花板上有个照相机将这一刻记录下来,该是多么杰出的作品!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红飞过秋千去。

 (完结) qQMmxS.Com
上章 艳遇旖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