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蓝领情缘 下章
第02章
 从这次之后,我和惠玲就常常找机会偷情,有一次收工以后,惠玲又折回厂与我幽会。因为时间还早,我们不方便光了X。惠玲下内,跪在椅上,而我也像小便时一样,掏出茎,掀起惠玲的裙子从后面进她的里。本来以为即使有人开门进来,也能及时避免让人发现。又谁知百密一疏,当我们玩得正开心时,厕所的门忽然打开,周素燕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看见我的茎还在惠玲的道中,不叫了一声。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就想夺门而出。我慌忙把茎从惠玲那里拔出来,一箭步奔到门口截住素燕。那时间我的茎都来不及收进子里面。

 我对素燕说:“周姐姐,你千万不要把我和惠玲姐的事讲出去。”

 素燕红着脸说:“我不会理你们的闲事的,你放我走吧!”

 说着就要去开门,我急忙拉着她的手臂说道:“你先别走,一定要给我们一点信心的保证才可以离开。”

 素燕答道:“我发誓吧!”

 我拖过她的手说道:“发誓靠不住的,除非你也玩一份我们才放心!”

 说着把他的手放到我的茎上,素燕像触电似地将手缩回去。我那里肯放过,一把把她搂在怀里。素燕虽然体格强健,可始终争不开我的臂弯。这时惠玲也走了过来,出手去素燕的子。素燕笑骂挣扎着,可毕竟内外都被解下,那羞处完全暴无余。

 我将素燕的‮子身‬放到衣料堆的上面,两手分开她的‮腿大‬,见素燕的也是乌油油的一片,小却是肥厚鲜润。惠玲按住素燕的手臂,我迅速将硬的进素燕滚热的户里。素燕感到大势已去,也不再挣扎了,索乖乖的闭着眼睛任我的茎在她细道里来回送。

 过了一会儿,素燕开始冲动起来,户里分泌出大量汁,嘴里也出声哼了起来。

 惠玲放开她的双手,帮她去身上的衣服,素燕健美的体一时间变得软绵绵的,任由惠玲把她剥得光一丝‮挂不‬,我放下素燕的‮腿大‬,伸手去‮摸抚‬她的房。素燕的子非常健硕而富有弹,捧在我的双手,一阵舒服的感觉传遍我周身。素燕的皮肤是古铜色的,孔很细,摸落的感觉是细滑美。素燕虽然养过两个孩子,但由于‮子身‬保健有方,道仍然紧窄,当我入时感觉犹如X少女一样。随着我频频地送,素燕的表情由半推半就变为无可奈何,又由无可奈何转为热情洋溢。尽情地享受着的乐趣。

 惠玲在旁边也看得粉面泛红,浑身不自在。我提议惠玲也光了一齐玩,惠玲听话地除去所有地衣服。把一付雪白的体完全显出来。我且将茎从素燕的户里拔出来投向惠玲的怀抱,惠玲轻抒玉臂搂住我的颈际。而我那沾满素燕的爱的大茎,也轻易地侵入她馋涎滴的户里。惠玲‮动扭‬着‮子身‬配合着我对她体的X,因为刚刚目睹我和素燕的,早已起她的情,此刻更是放不拘。素燕欠起‮子身‬,也不去穿衣,赤的坐着呆看着我和惠玲由站着合至我到她‮躯娇‬上,又翻转过来,由惠玲骑到我身上用户来‮弄套‬我的茎。玩了一阵子,惠玲已经娇吁吁,终于从道深处冲出一股爱,无力地滑下我身旁。我指着坚茎,招呼素燕上来玩。这时的素燕已经不再怕羞了,她大方地跨上我的‮体身‬,然后猫一样地蹲下来,手持我淋淋的茎,把头抵在她那肥厚的拨了一下,然后部沉下来,就然地将我的茎整条进去了。

 惠玲打趣说:“周素燕真熟练,一定经常和老公玩倒浇蜡烛。”

 素燕伸手在惠玲的‮腿大‬打了一下骂了声:“死惠玲不知羞,自己偷了汉子怕人知道了,就硬拉我下水。”

 我笑道:“大家都为图个开心,周姐姐别怕羞了,爽快快地玩吧!”

 素燕说道:“我都骑到男人身上了,还不爽快。”

 说着就把股大力向下一坐,却又叫:“哎哟!这东西真够长,顶到我肚子里去了

 呀!”

 惠玲也说:“他不但底下长,又又硬的,钻进我底下玩我时很快就使我丢了。可他就是够持久,我丢了几次他才玩完。真顶他不住,有素燕你一齐玩就好了,不必我一个人对着他,被他玩得死去活来。”

 素燕不作声,专心地用她的户‮弄套‬我的茎,她用力收缩着小肚子,把我的得很紧,我玩摸着她前上下抛动着的大子。手心轻触她的尖。素燕脸红眼,渐入‮奋兴‬佳景。我也在下面动着茎配合,过了一会儿,我终于也激动地首次把进素燕的道里。惠玲拿出纸巾,递给素燕,素燕小心地用纸巾捂住我和她合着的地方,然后慢慢起身,让我的茎从她底下里退出来。惠玲随即欠过‮子身‬细心地为我洁净涂满了爱茎。望望墙上的大钟,已经快八点了,她们俩人要赶回去做饭,匆匆地穿好衣服后,互相替对方整理了头发,就急忙离开了。

 自从素燕也和我有过体的事,我们这个小厂子里更加充满了意。惠玲和素燕时常讲有些有味的笑话。更离谱的是经常拿我和金兰来开玩笑。那其实是用我来‮逗挑‬金兰的心和兴。看来她们俩人是有意也让金兰踩上一脚。好让大家都可以肆无忌惮的随时和我玩爱的游戏。

 有一天,车边的衣料还没运到,所以金花也便照例不必上班。上午九点半,电话铃响了,金兰去接听,原来是秀媚打了个电话来厂请假,说是有事不能来。金兰向大家说过之后,惠玲和素燕都不约而同地相视而笑。我心想今天大概可以试试金兰这个小妇的味了。

 到吃过午饭的时候,金兰说:“今天好热,该有叁十度吧。”

 素燕笑着说:“怕热不如衣好了。”

 金兰也指着我笑道:“我穿一件恤衫,了可不是益着这个臭男人!”

 惠玲说:“你也知道他臭!”

 素燕说:“你们成天打情骂俏的,不怕益他一点儿吧。”

 金兰打了她一下说:“死素燕,你敢,我都陪你。”

 惠玲笑道:“好啊!素燕你就牺牲一下相,看金兰敢不敢陪你,她敢我都敢!”

 素燕响亮地应了声:“好吧!”随即把上衣向上卷起然后除下。上身剩下一副罩。金兰估计不到平时比较端庄的素燕此刻竟如此大方。呆了一下,也好下上衣,可是她今天没有戴围,赶紧用衣服遮住前,可是金兰洁白的背脊却是一览无余。惠玲顽皮地伸手去摸她的白,金兰嘻笑地避开了,又回头嚷着:“死惠玲,又话陪我除说话不算数。”

 惠玲道:“你敢不敢子,你敢我就陪你。”

 金兰淬了一声道:“睬你都傻的!”说着就要穿回衣服。

 素燕趁她不提防,一把夺过金兰的上衣,金兰赶快追过去抢,一时间一对胖鼓鼓的雪白子暴无余。那微微向上翘起的尖,犹如两粒鲜红得葡萄。就在俩人拉拉扯扯的时候,惠玲上前去解金兰的带。金兰想缩回手护住自己的,双手却被素燕紧紧捉住。惠玲迅速解开金兰的子,并使其跌落下去。金兰两条粉腿刚刚出来,惠玲已经摸向她的底。无论金兰百般挣扎,她身上仅有的一条黑色叁角还是被惠玲扯下来了。金兰背对着我,见她浑圆的大股雪白细

 我正出神地欣赏着金兰的体,素燕一边和金兰抢衣服,一边瞪着我道:“我们都已经帮你把她给去皮了,还不快点过来吃这个鲜剥果子。” qQmMXs.COM
上章 蓝领情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