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白丝玩具护士 下章
第01章
 冷风阵阵的夜空飘着洁白的雪花,最后落在缺少生气的马路上,成为地上灰色雪渣层的一员,而道路两边,依旧洁白,只有少少的几串脚印,大脚印和小脚印在一起,不断延伸,直至消失在白茫茫的世界。

 路边的公站台上,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孩一边看着飘落的雪花,一边开心地发着‮信短‬,不远处,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孩也拿着‮机手‬在鼓捣着什么,只是他的视线,借着站台的背景灯光,时不时地飘向旁边女孩的黑袜长腿,而男孩的‮机手‬屏幕上,只有一串七八糟的字符。

 “A学院到了,请携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下车后请走人行道…”亲和的广播女声响起,一辆公车经过对面的车站,停靠了下来。

 很快,公车又开动了,留下三个年轻‮女男‬,和一个中年人。

 男孩望了过去,一直跟着对面的一个高挑女孩,哪怕夜晚的视野并不良好,也直至那女孩的身影没进校园的铁门,才把目光收回,继续‮窥偷‬近在眼前的长腿。

 漆黑的轮胎滚着,一路碾碎本就肮脏了的雪渣,却让自己更加亮,直至几百米远的下一个公站。

 “芝兰苑到了…”

 车子的后门打开了,一对年轻夫很快下来,手里拎着一个个袋子,一脸的喜气。

 而后,一个脸色发红的黑衣青年,跌跌撞撞地走出车门。

 “呼--”一阵冷风吹来,青年打了个哆嗦,‮子身‬不由得站直了,但是马上又缩了起来,抱紧羽绒服。

 但就是这一瞬,已经显示了青年的身高,一米七六,还有五官,算是勉强的俊朗中带一点成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这时候,青年的‮机手‬音乐铃声响起来了。

 看了一眼屏幕:“同事徐斌 来电”

 “喂…”接起‮机手‬,青年有气无力地说道。

 “薛海岩,你小子在哪,把车开回小区来,明天张总要我开车送他去一趟L市,这么冷的天,都快过年了,要我在那边呆两天,连双休都泡汤了,真他妈的见鬼…”电话那边,一个年轻人一大通话发了过来。

 “公司车子…我没敢开回来…呃…今天陪刘科长他们…喝酒…停凯斯登大酒店…车库了…幸好刘科长老婆找…”青年浑浑噩噩地边走边说,还打了个酒嗝。

 “OH,FUCK!”未等青年把话说完,电话那头,挂了。

 青年无力的眼睛再看了看‮机手‬屏幕,上面显示:2011/01/21,星期五,21:16,看完时间,把‮机手‬收回袋。

 这个叫薛海岩的黑衣青年,就是我,K市的一个公司职员。

 我张望了一下四周,有些偏僻的街区,没有多少行人,这边是一个小区“芝兰苑”三个积着一层白雪的大字高挂,那边,是A学院的偏门,一个不大不小的校医院也在那里,隐隐还有些灯光,旁边还有几家小店、饭馆,不过基本都关门了。

 摸了摸额头,有些热,脑子里还是发

 “芝兰苑…真他妈像院的名字”心情欠佳的我低声诋毁道,然后想到同住一套房刚刚挂我电话的同事,最后想到陪酒的公司任务,有些不想回去了。

 “头还是不舒服…A学院校医院的护士…记得也是值夜班的吧”我心中又想起一张张有几分姿的脸,发软的脚自己迈开了,也把地上洁白的雪,踩成灰色。

 看着风雪中有些模糊的三层楼房,一点点接近的我,分外想吹吹那里面的暖气。

 “咣”钢化玻璃做的大门,被摇摇晃晃的我一把推开,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

 顿时,温暖的空气扑面而来,我一下子就舒服不少。

 “大厅也开空调…事业单位…钱真是多得没地方花”脑子还是发晕的我,下意识地低声念叨。

 只开了一半灯管的大厅空无一人,没有人听到我的话,一切都静悄悄的。

 “医生…护士…医生…护士…我挂诊…有人吗?”我一边呼喊,声音并不大,或者说无力,一边走在一楼的走廊,不过没人回应。

 “也许是上厕所了吧”心中这样想着,我找了个候诊的座位,摊了下去。

 静静等着,恍惚间,大厅里变得人来人往,一个个穿着洁白衣裙,戴着白帽子的小护士穿其间,只是,脸蛋、胳膊、不着袜子的长腿很是模糊,看不真切。

 “酒的作用啊…”我甩了甩头,摇去幻觉,自嘲道。

 “怎么回事?就是上厕所也该好了吧,难道A学院放假了,她们就没人了?

 记得有值班人员啊?大门都是开着的,难道忘了关?不,这不可能”发现还是没有人,我的脑子开始运转了。

 一楼没人,那就二楼三楼看看,刚才在车站那看,三楼好像有点灯光。

 主意打定,我站起身来,却是利索了几分,然后一步步走向楼梯口,而通往二楼的上半段那,却有一道铁拉门封堵着。

 “咦,这道门没锁死!”走进细看,我猛然发现铁拉门上的挂锁没有扣死。

 顿时,酒醒了大半,马上竖耳聆听,可还是静悄悄的。

 “学校放假了,这种有些偏的地方,住的外地人居多,都要回家过年,最近没什么人了,不会是有小偷,还是抢劫犯什么的吧,或者说,秘密搞什么人体试验…”看着挂锁,我不想着各种可能,而且越想越往危险的地方想,我打算退走了。

 但我还是隐隐期盼什么,回到大厅仔细查看,发现没有凌乱的脚印,除了我自己带着雪水的鞋刚刚留下的,显然,至少今天晚上,没人进来过,当然,也可能被拖干净了,空调温度比较高。

 空气中,没有‮腥血‬味,导医台、候诊座、盆栽一切正常。

 蹑着脚步,走过一楼科室前的走廊,还是静悄悄的,最后看过‮女男‬厕所,还是没人。

 我沉着声音,把‮机手‬调到“无声”模式,又走到楼梯铁门前,再次细听。

 “嗯…”就在我以为又是一无所获时,一声很轻微的闷哼从楼上传了下来。

 我顿时心头一震,变得高度集中注意力。

 “嗯…”许久,又是一声哼哼传入耳里,这次,我可以确认,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我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可我还是没动。

 “啊…”一声很轻,但是有些绵软而享受的呼喊,像是一纤细的手指,动我的神经,这是女人的呻

 没锁死的门,女人的呻,这代表什么!

 我努力平复变得野的呼吸,然后小心翼翼地从门把上摘下挂锁,一点一点地拉开铁拉门,尽量不发出声音。

 过了铁门,想了想,还是没关回去。

 走上二楼,一片黑暗,没有多看,缓缓走上三楼,果然,这里有一点亮光,而且,我又听到一声轻微的娇呼。

 “扑通扑通”随着无声的脚步,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渐渐走到一间关着门的科室前。

 其上面的铜牌子刻着“妇科”两字。

 “嗯…啊…”只隔着一扇门,里面清楚的呻声,瞬间让我呼吸重。

 年轻女人的呻一声声传出,空气似乎变得闷热,下意识的,我拉开一点羽绒服的拉链,出里面的黑色呢子正装。

 “呼…呼…”门外的我气,具顶在子上,有些发疼。

 “摸我…嗯…”忽然间,呻声中夹杂了一句柔腻的呢喃。

 “难道还有其他人?”我的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滋味,偷听的快、嫉妒、一点失落,全混在一起。

 可是马上又只剩下呻,再没别的声音。

 “没锁,没锁,一定要没锁”怀着内心的无比希翼,我把手伸向门把,缓缓转动。

 “真的没锁!”手上没有阻力传来,我顿时狂喜。

 门一点点推开,出一条门,暖气立刻涌出,我根本没在意这个,只是小心地把视线探了进去。

 但我只看到白色的帘子。

 我再推开了一点,发现房间的中间隔着一道帘子,声音都是从后面传来。

 轻轻地走进房间,再关上房门,只看了一眼房间的摆设,就把注意力投向帘子,然后拿出‮机手‬,开启拍摄功能。

 “嘎吱嘎吱”这时,我已经能听见架子晃动的声响。

 “自…护士?还是医生?”至此,我已经完全确认帘子后的女人在做什么了。 qQmmXs.COM
上章 白丝玩具护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