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白丝玩具护士 下章
第06章
 许久,隐约从候诊厅外传来了敲门声,和呼喊声--之前买完早饭的我,又把门锁上了。

 小护士赶紧退开,抹去还和我的嘴相连的口水丝线,道:“我去看看”

 说完,她翻开一件直筒的白色护士子,穿了上去,以遮住雪白的丝袜,然后出了门。

 “哪个混蛋,这种时候来搅和”嘴里念叨着,但我并没往心里去,医院没有病人来,那才奇怪了,即使现在不是高峰期。

 穿好衣服,我也到了大厅,便发现小护士已经在做事了,而病号,则是和我一样的社会人士,不过是个中年人,以及他的小孩。

 不多久,他们还在一楼诊室,小护士却出来了,我也跟了上去,一会后,进入药房。

 这时,小护士脚尖踮起,去拿高处的一盒药,整个体顿时进入不设防状态,我立马从后面抱住她,下贴着她的部,双手抓住她的酥

 “啊”小护士一声轻呼,差点把其他药也打翻。

 “放开啊,我还要抓药啊”小护士挣扎道。

 “玩具没资格拒绝”我一句话就把她闷死,手里是两团软,鼻翼闻的是她的发香,物贴住她的沟,一动一动的,如此滋味,叫我放?

 “昨晚,你自的时候,嘴里喊着摸你,腿上还穿着这么白的丝袜…你说,你是不是希望病人在看病时候占你便宜?我可不记得你们院要穿丝袜的啊”在她的耳际,我呼气道。

 小护士的‮子身‬一时变得发软。

 “而且,你就是穿着长,也很情”我呼着热气,继续道。

 “没…没有的事,快放开我,不然太久的话,他们要过来了”小护士只好把别人抬出来。

 我放手了,小护士飞快地抓好所有的药,跑了出去。

 “‮定安‬片?”我在药房里转了一圈,终于发现我最想要的东西。

 “这玩意,如果没有医生的药方,正规途径,可是不好搞的啊”我拿了一小瓶后,离开了。

 诊室里,那对父子已经不在了。

 “你先忙你的,我一会回来,还有,我拿了一瓶十粒装的‮定安‬片,你看着办吧”不等小护士回话,我就扭头走了。

 “啊,那个不可…”小护士震惊地站了起来,见我完全不理会,恨得牙

 “还好不多,不然我可不帮你,也帮不了你…”小护士最后决定,帮我掩盖缺失的管制药品。

 着细碎的雪花,我向我的小区快步行去。

 “安可月她的护士服虽然也是‮裙短‬,把膝盖和小腿都在外面,还穿了白丝袜,很有‮实真‬的味道,也很惑,但…这还不够啊,还是‮趣情‬护士装更好”快步行走的我,脑海中已经浮现安可月一身雪白骨的护士超‮裙短‬和丝袜的样子,丝毫不管脚下的雪全被踩成了灰色。

 到了小区,没再去看“芝兰苑”三个大字,急匆匆地回到自己的套房外,打开了房门。

 “徐斌这小子果然去跑腿了,这样就没人了,很好啊”稍微一打量,我便明白室友已经去L市了,而且至少明天晚上才能回,这真是大好时光啊。

 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亏得我平时也有关注,不多时,便找到本市的‮趣情‬用品网上店,快速下单,令人振奋的是,我下的单,都有货,下午就可以送到,但要多加费用。

 这点费用,我当然出。

 ----

 时已中午,A学院校医院,一楼诊室。

 安可月已经换掉了她的护士服,穿回平时的衣着,显得时尚、清纯,还有一点感。

 外面是一件连帽的咖啡皮绒大衣,大衣的内衬卷绒连到外面,在开襟和下边沿形成二指宽的绒修边,侧的袋口、袖口也是翻出白色的卷绒,而开襟上,是黑色的三对牛角扣,里面则是一件下半咖啡、上半白色的衣,中间还修饰着两个白色一个咖啡线蝴蝶结。

 下面是一件短短的黑色小热,基本和衣下边沿齐平,不仔细看,还会以为没穿。

 ‮腿大‬处,一片,那是从膝盖下到热之间的丝袜造成的效果,袜子的颜色偏近玉,很是人。

 膝盖再往下,是黑色长棉袜,不过只是出来一点点,因为再下去,就是两只黑色长靴,鞋跟不高,半个大拇指长而已,鞋头椭圆,正面是叉向上的鞋带,从脚背一直到小腿。

 原本绾在脑后的长发,也都散了开来,额头前的头发,也形成漂亮的留海。

 她的对面,正站着两个个白衣护士。

 其中一个护士,也是二十三岁上下,大约一米六,体型苗条,‮腿双‬因藏在管子里而不可见。

 部和安可月差不多,也是CD之间,脸型不大,下巴略圆,鼻子也属于琼鼻一列,很是秀气,只是颧骨稍微高了点,皮肤虽然也算白,但不是很细,略略有些糙,还有一些小红点藏在皮肤下面,眼睛扑闪扑闪的,倒是很有灵气。

 而另一个,则至少三十五岁了,只是风韵犹存。

 “可月,都12点了哦,你还在等谁啊?”年轻的那个护士笑嘻嘻道。

 “等你个大头鬼啊”安可月脸色不变,笑骂道。

 “那怎么还不走啊,我们已经换好班了哦,不会是这位吧”这个护士呶呶嘴道。

 安可月转过身,正见到我微笑着站在诊室门口。

 “啊”安可月惊呼一声。

 “不好意思,我晚了”我对安可月说道。

 “还…还好”安可月似乎被我吓了一跳,话说得有些不利索。

 “哼哼,还不承认”年轻的那个护士开始作怪了。

 而那个中年护士则是上下打量我好久,然后发挥出中年女人的八卦,向安可月询问道:“小安啊,这位怎么不介绍一下啊?好面生啊。”

 “两位好,叫我阿岩吧”安可月她可不知道我名字,我立刻接话道。

 “这位是周璐璐,这位是叶姐”安可月呼了口气,开始介绍两位护士。

 “阿岩啊,小安可是好女孩,你可要好好待她啊”这位被称作叶姐的中年护士,立刻语重心长道。

 “好?是啊,‘好女孩’,用我的凶器、我的恶思想好好待她的,哈哈哈”心中,我回答道,但是嘴上,还是说着另一番话:“怎么会呢,疼都来不及了?”

 顿时,安可月不好意思了,而那个周璐璐则一脸笑意。

 “我们先走了,可月她饭还没吃”打完招呼,我就和安可月一起走了。

 一个半小时后“芝兰苑”小区,我的套房。

 “嘎吱”门打开了,我抱着一个大体积纸板箱走了进来,而后面跟着的是连帽皮绒大衣的安可月。

 解开绳带,了靴子才进来,安可月就打量起这套房间。

 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徐斌房间的门虚掩着,安可月瞄了一眼,算出略的总面积:八十多平米。

 房间是简装修,但却是实木地板,油漆的颜色较深,只在门口处是水泥地面,热水器、空调、煤气灶俱全,只是缺了冰箱这个储物家电,厨房间也是一副好久没人动的样子。

 客厅摆设不多,只有一套绒垫子的简易沙发,还有一张四方桌,角落还有一个鞋架,放着几双鞋。

 又到我的房间,安可月马上就瞄上了我嵌入式的木质大衣柜,其款式还算新颖,接着又把注意投向那张双人,上面,只有一个枕头,而木质衣架上,也只有男式的服装,虽然正装、运动装都有,但那不是安可月关心的。

 另外,还有一张电脑桌,一张电脑椅,一张收着的木质折叠桌,一张简易书柜,还有个大箱子,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面积,在二十平米左右,窗口朝南。

 “09年下半年付的房子,原本房东打算自己住,不过装修了一半时,发了点财,又住另一套去了”我放下纸箱,开口道。

 “房租贵吧”安可月收回视线,问道。

 “还好,一千二百块每月,公司每人补贴六百,我和同事两个人,等于不花钱”

 “这个箱子里是什么啊,看你从门卫那接过,就跟宝贝似的”安可月又转而好奇地问道。

 “嘿嘿,我中午这么晚去你那,就是为了这个事了,看看吧,都是为你准备的”说到这个箱子,我的脸上泛起意,递给她一支笔。

 “为我?”看到我的笑,安可月泛起不好的预感,不过她还是接过笔,戳破透明胶,打开了箱子。

 “啊”一声惊呼,安可月才看见箱子里的东西,就捂上了嘴,然后气呼呼地瞪着我。 QQmMXs.cOM
上章 白丝玩具护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