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寻虐自愿 下章
第02章
 感!阿伟还想再多看看,年轻的‮察警‬从门里走了出来,并关上了门。阿伟不由得一声叹息,失望地靠在了墙边。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下‬已经笔直的站立起来,硬硬的涨的发痛。“这女人真TMD要命…”

 市内只剩下了老陈和蔡孜,这是蔡孜刚才在拿下口球后的指示。蔡孜看了看这个单间,这是用来关押重犯的牢房,隐秘和隔音效果都很好。她看到老陈还在看着刚拿下来,沾满了她口水的口球,轻轻咳了一下。老陈“啊”的一声,把口球放在了边上,慌忙低声到:“我给你解开。”蔡孜躲开他解绳子的手,示意他坐在上。然后静静的看着他。

 老陈看着面前站着的女警官,不知道她的用意,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看着她被紧紧捆绑的身躯。只见她转身背对着他,似乎是故意把被紧绑高吊的手腕给他看。他发现她的手已经发紫了,正要说话,发现她已经转了回来,对他“扑哧”一笑。他顺着她的目光,发现自己已经起,下面高高的站着,在自己坐着的时候分外醒目。

 他正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蔡孜在他面前跪了下来。她眼波传,声音也分外妩媚:“你把我绑的好紧啊~”

 “这…我马上给你松开”老陈汗都出来了

 “别啊,我知道你早就想绑我了!”她的声音充满了‮逗挑‬

 “…嗯,是啊…啊!不是不是”老陈语无伦次、丢盔弃甲。

 “呵呵”她左右‮动扭‬了‮身下‬子“别装了,我早看出来了,你想把我绑起来,然后干我吧?~”她娇声说。

 “我哪里敢啊…啊,不是。我没有啊!”老陈赶紧用衣服盖着自己的‮身下‬,却发现它越来越大,更硬了。

 “你看,你早把自己出卖了~”她笑道,声音也转得很温柔“我都被你绑成这样了,只有随你处置了。”

 “…唉——”老陈不知道说什么,长叹一声。

 “呵呵,我知道你是好人,我帮你一下吧。”蔡孜说着,用牙将老陈的拉链拉开,又拉下了他的内出了早已一柱擎天的下面。

 蔡孜跪在老陈面前,低头将他的下面含了进去,双含着他的下面不住‮弄套‬,舌头在***上转来转去。随着不断的深入和频率不断的加快,老陈的快越来越强。不到2分钟,老陈只觉得全身快直冲头顶,浓浓的***薄而出,全部到了蔡孜的嘴里。

 老陈慌忙将下面拔出,急急擦拭。“对不起…”

 蔡孜却没有说话,张开了嘴巴,一些没有咽下去的***,从她嘴里了出来,滴在地上和口水混合在一起,显得靡而感。她笑笑,说:“帮我解开绳子,铐起来。”

 老陈赶紧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她的手却一时不能动弹。他赶紧帮她‮摩按‬手腕,看到她手腕上深深的绳子印,觉得又内疚又刺

 过了会,她说:“把我铐起来,你快走吧。”

 他默默地用手铐把她双手铐了起来,走出了看守所。

 ----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对于阿伟来说,虽然还是在牢里面,时间却已经不再难熬。白天的时候,对面的‮女美‬打开门来与他聊天。他们虽然隔着一个窄窄的走道和铁笼,却聊的很开心。

 阿伟看着她戴手铐的双手不断比划着,银色的手铐像流星一样划过,留下耀眼的痕迹。

 从他们的交谈中,阿伟了解到,她是一个公司的经理,实际却是一个贩毒集团的一方诸侯。这次她被抓了,她们集团的兄弟正在外面不停奔走,要把她救出去。因此警方也很谨慎,把她当作重犯,可能过几天就决。

 “能玩‮品毒‬的,都是很有办法和门路的人,你们集团的兄弟肯定会救你出去的!”虽然两人相识不久,但是同病相怜的心态及遭遇,早已让阿伟全身心的站到了她的立场,为她着想,相信她,安慰她。

 “希望吧。”她笑的无奈而忧伤,让阿伟阵阵心痛,她又说:“而且即使我出去了,集团的人也不会再信任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如果你不嫌弃,不妨去找我的兄弟。他们在…”阿伟一阵冲动。

 “嘘!别说,小心有‮听监‬!”

 “呼——”阿伟不为自己的冲动汗颜,对她的信任也更深了一分。

 ‮女美‬相伴,心心相印的感觉,不让阿伟觉得这次坐牢,和做梦一样快乐。

 不过梦都是要醒的。

 ---

 蔡孜被关进来的第七天早上,来了2个特警把她带走了。阿伟认出,就是把她押进来的那2个‮察警‬。

 阿伟独自坐在牢房里面,又焦急又担心。他一直看着门口的方向,但门口却一直很安静。

 直到傍晚。

 咣当,门开了!阿伟急忙移到靠近走道的地方。进来的果然是他期盼的人,2个‮察警‬及带着手铐的蔡孜。

 蔡孜居然换了一身衣服,无袖的旗袍,侧面的开叉出了和小腿曲线一样优美的‮腿大‬。的丝袜,白色的高跟鞋将她的气质衬托得非常高贵。她双手被铐在前面,2个‮察警‬在两边押着她。

 她表情还是很平静,然而双眼红红的,显然是哭过。她的步伐也不再惑而平稳,走起来竟然有些趔趄。

 “快走!别磨磨蹭蹭的!”年轻的‮察警‬推了她一把

 一时没有准备,在这一推之下,蔡孜竟然摔倒了。她跌倒在阿伟的面前。

 “别碰我!我自己起来!”她转头愤怒的朝2个‮察警‬喊道。

 2个‮察警‬停下了拉她起来的动作。她戴着手铐的双手,扶着阿伟面前的铁栏,吃力地试图站起来。阿伟看着这一切,又愤怒又心疼。他急忙去托她的手,接触到她的手的时候,发现她的手皮肤光滑细腻,却十分冰凉。正在细细感受之时,只感觉她了什么东西在他手里。

 阿伟一惊,连忙将那东西紧紧握住。再看蔡孜,已经站了起来,被关进了自己的房间。2个‮察警‬这次只关上了铁栏门,木板门还是开的。其中一个说道:“最后一晚上了,你想吃什么,有什么要求还可以提。”

 蔡孜缓缓‮头摇‬“你们让我换了衣服,我已经足了,你们走吧!”

 阿伟看着2个‮察警‬消失在视线中,急忙走到距离蔡孜最近的地方“什么最后一晚?怎么回事?”

 “明天凌晨就决了,我不能陪你了”她笑容凄美,顿了顿,又说:“如果你能够出去,希望你过的好好的。”一边说,一边暗示他的手。

 阿伟大吃一惊,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不舍和愤怒的情绪占据了他的心,直到看到她的暗示,才清醒下来。他走到一边,打开手,发现是张小小的字条。上面字迹潦草,显然仓促而就:“到XXXX街,如果有人可以回答这诗,就是我们集团的人,需要时可以帮你的忙‘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立独‬,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刹那间,一股暖袭击了阿伟“她明天就…,还在为我打算”阿伟闭上

 眼,眼泪还是了下来。

 ----

 凌晨的时候,阿伟在迷糊糊间被人推醒。

 “起来!起来!”阿伟半梦半醒中被人铐了起来。

 “干什么啊?”阿伟问。

 “陪同行刑!”

 阿伟一下醒了,马上将目光投向对面。蔡孜已经梳洗完毕,站在那里,端庄又美丽。2个带面罩的人正拿着绳子,准备捆绑她。

 蔡孜神色平静,将双手手臂往外稍伸。绳子在她脖子上勒了一圈以后,开始在双臂上绕。蔡孜只感觉绳子深深的陷到胳膊里面,还没捆绑完毕手就已经麻了。绳子继续在她的手上绕。随着手腕被狠狠绑紧,双手被高高地吊在背后,打结,捆绑完成了。这是死刑绑,由于双臂被紧紧地从后背向上拉,房在前高高隆起,似乎要穿破旗袍。捆绑她的‮察警‬拉拉绳子,觉得满意了,又拿起一个口球。蔡孜配合地张开嘴,让‮察警‬把口球到嘴巴里面,在脑后扣紧。

 接着,另一个‮察警‬将她的双脚脚踝也捆了起来,并在中间留了很短的一段绳子,以便让她行走。

 伴随着鲁的推,双臂的疼痛,以及周围几个‮察警‬垂涎的目光,蔡孜的思维开始混乱。快沿着绳子,夹杂着羞的感觉走遍全身,滋润着她的‮体下‬,她感到自己的***已经了,口水也从口球的孔里面出来,成一条细细的线。她不由得开始轻轻的呻起来,发出的却只有呜呜的声音。她被推着走出牢房,一边走一边挣扎,挣扎只是为了更好的感受紧缚。走出看守所的时候,虽然只有短短几百米,她已经满头大汗,而且,她觉得自己似乎高了。

 “我真。”她有点惭愧,转念又想“听说很多女犯都会被‮察警‬捆绑QJ的,这次看来没有了。”她不由得有点遗憾,甚至希望押送的‮察警‬野蛮地撕开她的丝袜,狠狠地入。 qQMmXs.Com
上章 寻虐自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