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那时花开,思风沐雨 下章
第04章
 我的手搂在思思的部,直接抚在她上,轻轻地、慢慢地‮摸抚‬着,思思向触电一样,不停地颤抖,浑身绷得紧紧的,我的手指在她光滑的皮肤上划过,柔软中带着一丝弹,细腻而又富有感,那种从指尖传来的质感顺着我的手臂直接传输到我的大脑神经。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润”或许只有这个字才能最恰当的表达我当时的感觉,思思的皮肤似乎要渗出水一般,牢牢地黏住了我的手掌;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那一定是:“缎子”古龙形容女人肌肤的时候总是喜欢用这个词,而今天,当我真的‮摸抚‬到女孩那如缎子般光滑的皮肤时,我发现“缎子”远远不能表达出这种青春的质感。

 思思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她的嘴很甜,我的舌头不停地在她的嘴上滑动着,着,尝试着要进入她的香口,或者那时候的接吻只能算是互相品尝吧。

 思思的‮体身‬轻轻的颤抖着,浑身火热,俏脸更是热得发烫。她的热情早已让我火高涨,一直在她间活动的手也开始尝试着要探入到思思的短里,我紧张的手指似乎摸进了思思的内,似乎伸了进去,似乎触摸到一堆茂密的小草。

 我的手继续进,就在我的手指感觉到小草丛中一点热的时候,思思突然惊醒了,用力的拉住我正在继续下探的手,在我怀中挣扎着“不要,我怕…”

 我很后悔自己的急,第一次单独和思思在一个房间就动手动脚,我们刚刚认识了一个月,现在却已经却有了肌肤之亲,搁在古代她已经是除了嫁给我别无选择了“不怕…”

 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好的解释方法,我竟然口而出这么两个字“不怕”不怕什么?没事,继续摸吧,大胆的摸吧,我真是羞愧死了!无言以对,我不好意思地侧脸埋在思思的脯上,思思没有和我计较这个,我听到她咽口水的声音,用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其实…刚才真的很舒服那…但是…我们…真的太快了…我真的很怕…”

 我抬头看着思思的眼睛,那双长而媚的眼睛有些朦胧,又有些离,眼波转,满眼的情意“我不是要…”我无力的辩解着“不是要什么…”

 思思温柔地看着我,下意识地用手‮弄抚‬着我的头发。或许是我靠在她怀里的姿势唤醒了她潜伏在她‮体身‬深处的母吧,她轻柔的‮摸抚‬着我的脸、轻轻的托着我的脸:“再亲亲我吧…刚才…好舒服那,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呢!”

 我用力搂住她的,清楚地听见她发出足的叹息。闭上了眼,玫瑰花蕊般的嘴微微噘起,等待着我的吻。我毫不犹豫的又把我的嘴贴了上去,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初吻,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会让思思更舒服,我的舌头不由自主的探进思思温软润的嘴,寻找着他的另一半,我们的舌头如同两只笨拙的小蛇,互相寻找着,偶尔碰到一起,又马上的分开,如同亲吻一朵盛开的鲜花,我尽情的感受着思思口中的润与香甜。

 我的手在思思的后背肆意的游走着,感觉到思思的身躯也越来越热,这时候的思思还不喜欢罩的束缚,还没有养成戴罩的习惯,所以我很容易的便从后背摸上了思思的脯思思紧闭着眼睛,用力的搂着我,她想要阻止我手上的动作,但这种程度的反抗只能用有气无力来形容,她的脯不是很丰,但是很坚,我一只手刚好能够握住,我的手覆盖在思思的房上,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充斥着我的脑海,没有比第一次触摸少女房更美好的事物了。

 那是一种软软的、温热的、清晰的质感,尤其是当我的手攀上思思坚部时,当我的手心触摸到那个柔软的小球上的一个‮硬坚‬凸起时,如同有一股电一般,瞬间击穿了我的手心,紧接着穿透我的手、穿过我的胳膊、我的整个左半身瞬间变得绵软无力我的手无力的在思思的房上颤抖着,用了好大力气,才用五个指头握住那个富有弹的青春球儿,可以清楚的从思思的头上,感觉到思思身躯内那股子强烈的心跳。

 “我…爱你”我的脸有些发烫,一边亲吻着思思,一边用几乎只有我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到,事实上这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三个字的真正意义,在我心中,喜欢和爱是等价的。

 “嗯…”

 “我爱你…”

 “嗯…”

 我和思思一共拥抱亲吻了多久?好像很长时间,又好像只有一瞬,相爱的人在一起,总是不看时间的。

 终于,思思的小手毫无气力的在我的背上、肩上拍打着,她只好用嘴巴在我的耳边呻着:“我要死了,快放开我,我要死了,我不上来气了…”

 此时的思思,媚眼如丝,她的头紧贴着我的臂膀,脸上是幸福和甜蜜的笑意。

 我们鼻子贴着鼻子,互相感受着对方炙热的呼吸,只羡鸳鸯不羡仙,那一刻,我恍如有一种置身梦中的感觉“你真的…是一个好孩子…”

 许久,思思软软的声音传来,如同她现在的软在我怀里的‮体身‬一般“怎么?”我很奇怪,怎么和我是好孩子扯上关系了?

 “刚才我们接吻,你的手…”

 “嗯?”

 “你的手放在我的房上,我们接吻的时候他很老实,一点也没动…”

 说完这番话,思思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再次酥软在我的怀里,清秀的面孔更加的红了,仿佛连着她的脖子和脯也变成了粉红色。

 “那我当时应该怎么做那?”

 “我…我也不知道,”思思这时的样子煞是可爱,离的眼神中满是柔情。

 “我们刚才的功课还没有做完,我们继续好不好?”

 “你还想做什么?”

 “我想吃,”思思正在‮弄抚‬我头发的手“啪”地拍了我一下“你是孩子吗?那你说说你几岁了?”

 “宝宝今年四岁了,”

 “你吃会把妈妈弄脏的,”我嘴巴故意在她怀里拱了几下,在思思耳边轻轻的说了句:“可宝宝好想好想吃妈妈的…”

 我的话音刚落,思思已经整个瘫软在我怀里,她羞涩地闭着眼睛,把脸扭向一边。嘴里呢喃着发出低低的呻,完全不会动了。我掀开衬衫下那已经不成样子的小背心,一片令人晕眩的白,我迷糊着张嘴便叼住了雪白的小白兔口中那颗粉红色的葡萄,不由自主的开始着。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软软的,硬硬的,软中带着一丝硬,‮硬坚‬中又有一丝柔软,我不停的着,弄着,思思整个人都在颤抖,不时的发出犹如黄鹂鸣叫般的呻声。

 我们的身躯织在一起,不停的‮动扭‬着,有意无意的,我把‮身下‬那硬的难受的放了出来,骄傲的高昂着头,在思思的‮腿大‬上不停的‮擦摩‬着,不时的在思思微凉的‮腿大‬上划弄着,不时的‮动扭‬着隔着短顶在思思那块异常热的‮女处‬地,我已经感觉到头中间有些出,我的变得更加大坚,我已经火焚身了。

 我的舌尖不停的弄着思思的头,思思开始莫名其妙的颤抖着,用力的搂着我的头。她的整个脯都变成了粉红色,她的腿开始紧紧的并拢,紧紧的夹住了我正穿迂回她两腿中间‮擦摩‬的,我下意识的用力一顶,一股子异常强烈的快从我的坐骨神经闪电般的发到我的大脑我晕眩了,不停的发着,到思思的‮腿大‬上,短上,这种前所未有的,超级强烈的快足足让我发了,一千年我仰面躺在上,大口大口的着气,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我虚了,闭目回味着刚刚那迸发的瞬间,尽管没有真正的,那种感觉已经是让我终生难忘了。 QqMMxS.cOm
上章 那时花开,思风沐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