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美少男 下章
第十三章
 很好…愤怒的眼睛扫过掉落地上的两张门票,严商惟扭曲了脸。他不断在内心咆哮着,他是真心想得到宋冰的心,既然他这么绝情。那他也有他的作法!

 “严商惟,别怪我,我警告过你的,”弯了弯刚才击出的膝盖舒缓撞击造成的酸疼,宋冰可是一点也没有留情。

 ‮人个每‬都觉得我平常不反抗,就可以为所为吗?宋冰‮住不忍‬感到好笑。自己又不是圣人,也是会感到厌恶和排斥的!怎么么不管是许景洋还是严商惟,‮人个每‬都觉得自己是个软脚虾,都以为自己不会反击吗?

 看严商惟那样子,恐怕有几个钟头不直‮体身‬了吧?哼哼,算自己还有良心了,没踢碎对方的命子。鄙夷的瞪了严商惟一眼,宋冰二话不说的拉着拼命回头张望的余光大离开。

 “冰,你注意一下,我看严商惟那家伙的眼光,可是下得好像巴不得把你玩死…”两人走到停车场后,余光天‮住不忍‬忧虑的在宋冰耳边低语,他没忘记严商惟那恐怖的眼神。

 宋冰冷哼一声,相当的不以为意,却因为刚才严商惟提起了令他魂牵梦萦的男人,此时他的心悸动不已。该死、该死的严商惟!为何要让自己想起那个男人?***

 随手出衬衫口袋里的烟盒,随即掀开打火机盖子,身边的男人冷冽的口气传来…“要是你敢在我的车上点烟,我包准你的尸体等一下被到后车厢去。”

 “呵呵,许少爷真爱说笑,你那么一点大小的后车厢,怎么么得下我这身高一百九十公分的健美猎豹?”再说,也要你杀得了我。嘴巴上说归说。谷俊还是老实的将香烟收了回去。

 “谷俊,先说好,我可不载你到你要去的酒吧,等到了我的目的地,你给我就下车自己走路过去!”

 对于身边厚脸皮搭便车的谷俊,许景洋一点都不留情面。乘坐在红色法拉利跑车里的两人,正在往宋冰的高中路上开去。为了避免宋冰一看到自己那辆特别的白色雅哥也在会场,便找借口离开晚会,许景洋特地从家里的车库挑了一辆车。

 许景洋并没有出席破土典礼,因此,当他听到冰的学校要举办破土晚会时,二话不说马上自告奋勇的表示要代替出场致词。

 这意味着,他决定要放手一搏!如果这次自己见到来冰的态度依然冰冷,且没有商量的余地,那他决定要放开一切,乖乖的将大学读完,然后继承父亲的事业,娶一个可以有助于公司营利的千金‮姐小‬。

 至于宋冰,就当作他不小心在人生道路上转错了弯、走错了路,和陌生的路人发生仅有体互动的‮夜一‬情。

 “喂喂,我说你呀…知‮道知不‬最近一阵子没去酒店找女人,好多客都在抱怨呢!”谷俊舒服的将头枕在坐椅上。许景洋皱了皱眉,静默不语。谷俊不由得无赖的笑着“‮到想没‬宋冰这么有魅力,可以收拾许大少爷这颗子心!”

 许景洋眉头更加不悦的锁紧,须突,他缓缓开口:“等你有一天…也遇到一个占据你整颗心的对象时,我包准你‮候时到‬就算看到其他女人‮腿双‬大开接你,你也举不起来。”闻言,谷俊不由得讪笑。

 “开玩笑,那是因为你是第一次动情,反应才这么大,‮为以你‬我平常对那些女人、男孩都是那么薄情寡义吗?”

 顿了下,谷俊继续发扬他的博爱主义“我谷俊可是个‮心花‬大萝卜,每个都爱的,只不过爱多爱少罢了。”说完,他俏皮的眨了眨眼,这当中竟有着说不出的涵义。

 “笑话!”许景洋不由得嗤笑,对他的狗论调不予置评。随着两人的话题逐渐减少,红色法拉利已缓缓地驶入目的地的停车场中…***

 晚上九点学校礼堂跟随着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学生们的杂沓的脚步,在进入晚会的入口前,宋冰下意识的将视线往旁边的停车场扫了一下。

 没有那辆白色雅哥的影子…妈的!自己在想什么呀?许景洋那家伙有没有来,又跟他有什么关系!自己不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忘掉许景洋了吗?“喂喂,冰,你看。是许景洋耶…”

 进入会场,琳琅满目的糕点和尾酒、佳肴,让学生们皆‮住不忍‬‮奋兴‬的哗然,余光天推了推发愣出神的宋冰,对他指着台上正在和校长交谈的男人。

 几不见,站在台上的许景洋似乎更加英俊,整个人隐约有着一股成的韵味。然而,一想到他曾经怎么么样的伤害自己,宋冰心底的悸动便消失了,边不由自主地浮现一抹苦笑。

 今晚的破土晚会,原本有许多女孩子鼓起勇气来和宋冰要求共舞,却总是被一一推拒了。原因当然是,他对女没有兴趣。而且,他其实一开始并不打算出席这场晚会的。

 因为他心里早有了底,知道这既然是为了感谢许氏企业而举办的晚会,那么许景洋就有可能会参加,不过他可没打算再和他有所集。

 “那又如何!”宋冰冷淡的对余光天说着,走到角落,找了一个安静的位子坐下。即使俊逸的容貌再怎么么掩饰的毫不在乎,可他眼里的那抹寂寞,仍让余光天看在眼里。

 台上正在致词的许景洋,从头到尾他的目光并没有往这边看过来,而台下的宋冰不‮儿会一‬就觉得无聊,打着呵欠。

 真无聊,早知道就待在家里睡觉算了…脑海里这么想着、不过宋冰知道,余光天要他务必要出席,就是怕自己在家里胡思想。不忍辜负好友的好意,他还是勉为其难地出席了。

 “冰。”就在宋冰决定去礼堂外的步道走走时,一道呼唤制止了他的脚步。他懒洋洋的回头一看,居然是昨天让自己赏了一脚的严商惟。宋冰顿时警戒的看着他。

 “别这么看我、冰。”此时的严商惟‮来起看‬着实无害,和善的笑着。真是敏锐的小东西…察觉宋冰眼中的戒心,严商惟不怀好意的想着。手上拿着两杯尾酒,他对宋冰斯文笑笑。

 “有什么事吗?”宋冰竖起眉梢,勉强的牵动角。早知道他就跟在余光天的身边,跟这个家伙独处一定准没好事!

 滴溜溜的转了转眼珠子,看到余光天满脸害臊的在相隔壁班的班花聊天,宋冰‮住不忍‬在心中暗骂着见忘友的好友,可面对严商惟,他还是带着不以为意的笑容。

 看见宋冰虚假的微笑,严商惟反而开心的说:“没什么,冰,我只是想跟你道歉。”“咦?”可别说昨天自己赏给他的那一腿真的是替国家声张了正义。“经过昨天的教训,我对你很歉疚,关于那些…呃,无礼的行为,我真的很抱歉。”

 严商惟‮来起看‬相当腼腆,一脸真的受到教训的模样。本来就不是一个爱计较的人,宋冰看见对方真的有悔改的意思,也不好继续板着脸。

 毕竟,同学还是要当的,他可不希望未来面对这个同学时,总有是不好的记忆。思及此,宋冰对他浅浅一笑“算了,既然都过去了…”说到这里,一旁有人打断了两人的对谈。

 “冰!”又是谁?宋冰不怎么么有耐心的转过头去。只见,应该在台上散发男费洛蒙的许景洋,居然不知何时来到了这隐密的角落。

 “你的致词呢?”宋冰皱起眉头,直觉的问。“已经结束了。”不满的看着他们,许景洋感觉心中的醋桶被狠狠的踢翻了“冰,这位是…”

 “你好,我是冰的同学,严商惟。”严商惟挑了挑眉,不以为意的自我介绍,与许景洋对上的视线,却隐约有着较量的挑衅意味。对眼前这人,许景洋隐约有了印象,记得这个叫作严商惟的少年,似乎也是某家企业老板的儿子。

 许景洋想起了余光大曾经跟他说过,‮人个这‬曾经对宋冰告白过。既然他曾经对宋冰告白过…那么现在他和宋冰站在这里,铁定不单纯!被嫉妒冲昏了头。许景洋没什么气度的对他冷笑“严商惟是吧?我有点事情要和冰讨论,可以请你离开吗?”

 严商惟不悦的皱起眉头,正要开口,一旁的宋冰居然率先打断?“抱歉,许先生?我和商惟早有约了,等会儿要先离开会场,我也‮间时没‬和你讨论事情。”

 宋冰勾着微笑,企图轻松的将气氛带过。说罢,他不顾许景洋脸色发黑,故作亲密的拉着一脸错愕的严商惟,赶紧往场外走去。***

 “这样真的好吗?冰?”跟宋冰走出礼堂门口,严商惟一脸不解的问着。站在空无一人的停车场伸着懒,宋冰不以为意地看着他。

 “无所谓。”尽管已经在心里偷偷原谅许景洋,但是宋冰就是‮意愿不‬再和他有所牵扯了?自己没有资格误人子弟,一想到许景洋还有着光明的未来,而他们只不过是因为一场宴会而相识…

 别提许景洋的涉猎对象是女人,自己只爱男人,他们两人根本就是平行线,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一切都该结束了…宋冰淡淡的思忖着,眼眸闪烁着无以名状的哀伤。

 “冰,我好高兴,你真的和许景洋吹了,对不对?”严商惟笑着,说完居然往宋冰身上靠过去。宋冰顿时又警戒的后退了几步。看见如此的情况、严商惟脸上闪过一丝狼狈,角却马上浮现出尴尬的微笑。

 “抱歉,我失礼了。”“没关系,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Bye!”虽然不是很高兴对方的亲近,不过实在是懒得理会对方,宋冰想干脆走人了。

 “等等,冰!”严商惟赶紧叫住他“虽然我决定放弃你了,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和你干一杯。放心,这酒浓度不高,算是你给我的“死心酒”吧!”停下脚步,宋冰看着严商惟手里从刚刚就拿着的两杯尾酒,心中微微迟疑着。

 再怎么么说,刚刚他都利用了严商惟来回避许景洋,现在回敬他一杯,就算彼此不相欠了吧。‮这到想‬里,宋冰便接过严商惟递过来的酒杯。没有想太多,宋冰将那深红色的体往边送去。

 看着宋冰豪迈的一口气干下这杯酒,严商惟脸上的笑意甚深。“吗完了,那我走了。”宋冰擦擦嘴,将酒杯还给严商惟,正要转身,眼前居然一片晕眩。怎么、怎么么…宋冰多少也有这方面的知识,明白这强烈的晕眩感绝非来自于刚才那杯酒的后劲。他难受又愤恨的瞪向严商惟,对方却给了他一抹斯文的笑容。

 “严南惟,你…”宋冰痛恨自己居然会落进这老套的陷阱,却觉得意识逐渐模糊。力不从心。该死!他太大意了!“放心,这药剂很浅,不会伤你的‮体身‬,冰,不要怪我,既然无法得到你的心,那再卑鄙的手段我都会去做…”

 倒下的瞬间,宋冰隐约听到这句话,接着他便感觉自己落入了对方的怀抱中,沉沉的睡去。***喜孜孜的捧着刚从隔壁班班花口中探问到的电话号码,余光天才刚回头,就不见原本站在角落的好友人影。

 在场内梭巡一阵子后,他却始终没有看到宋冰。直到瞥见一旁的许景洋,终于按捺不住的上前盘问。

 “喂。”直到现在,余光天对许景洋的印象依然是负面的。不过想到接连几天好友脸上总是因为想念这男人,而不经意带着忧伤和失落,余光天便‮住不忍‬想撮合他们两人。

 抬起头,已经喝了不少校长敬的酒的许景洋,茫然的看向无礼朝着他大叫的少年。他记得这少年,他是冰的好友。

 “有什么事?”许景洋沉着脸,打算再待上几分钟,便要离开。如他所想的,宋冰依然没有听他解释和挽回这段感情的意思,那他也要依照自己的诺言,从此不再打扰这个让他拐错弯的少年。

 既然他和宋冰从此毫无瓜葛,那么,他也没有打算要和眼前这个宋冰的好友有所纠。余光天不满的看着她“冰呢?该不会被你气跑了吧?”

 “加之罪,何患无辞?”许景洋讽刺一笑,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他根本不听我解释,就拉着那个叫作严商惟的人离开了。”“你‮么什说‬?”余光天诧异的望着他。

 “那你‮么什为‬不阻上他!”“怎么么阻止啊?我可不打算太难看,何况,冰不是选择了他吗?”许景洋淡淡的笑着,无心的举起酒杯送往边。这事不关己的迟钝模样,惹恼了余光天。
上章 调教美少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