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篇催眠合集 下章
锈捕琳达
 捕琳达【作者:催眠使者】

 琳达站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的身影,她有一头笔直的红发,一双明亮的绿色眼睛,也有着符合这身外貌的气质,她的身高5尺5寸,配合一双修长的‮腿双‬,还有着适合所有名牌泳衣的美妙身材。

 她穿着一双时髦的黑色女鞋,上面绑着丝绒的绿色蝴蝶结,一缕紧身的长礼服将她的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她觉得自己看起来美极了。

 “好吧,该去参加妹妹的派对,度过这个无趣的夜晚了。”琳达。海斯,她是杰出企业家马汀·海斯和他的子珍妮丝的女儿,在富裕的家庭中被宠坏的骄纵的千金‮姐小‬,双亲又很早就过世,让她继承了一笔对她而言还太早的庞大遗产。

 到达派对时有点晚了,她惊讶的发现史文·史蒂文也是今晚的宾客“也许这场派对不会那么无聊。”

 她心里想着。史文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单身贵族,他对心理学很有研究,对催眠也多有涉猎,女主人邀请他在这场派对做个催眠表演,自从少女时代在网路上看过一些心灵控制的故事之后,琳达就一直对催眠很着,可是她相信自己的意志力相当坚强,不会被催眠的。

 所以,当史文开始表演催眠邀请观众时,琳达立刻就自愿上台,她期待着当史文发现自己无法催眠她后,场面会变的多糟糕。

 琳达和另外三位派对的客人自愿当被催眠的对象,史文很快的就让他的四位客人进入了催眠状态,琳达证明了她是四个人当中最不容易被催眠的,但到了最后,她还是屈服在史文极具催眠的声音下。

 史文让他的被催眠者做了一些常见的催眠指令,他让一个女人感到这个房间非常的寒冷,让她颤抖的抱紧自己的‮体身‬,然后又让她感到房间变热,那个女人立刻汗浃背,去了自己的上衣,在场的观众都觉得很有趣。

 史文告诉他的第二号受术者放松自己的手臂,然后拿出四长针穿过她的手臂,而她只是微笑着坐着,完全不觉得有东西穿过她的‮体身‬。

 史文让他的第三号受术者用四只脚在地上爬行,做出和狗一样的行为:吠叫、坐下、抓、滚动,甚至在他的脚边撒娇,这让大家的心理感到相当的撼动,因为这些被催眠的人都是富裕的社名媛,她们都穿着最得体的礼服和珠宝出席这场派对。

 到了琳达,史文让她站了起来,告诉她她的‮体身‬变的非常僵硬,然后请两位男的观众将她抬到两张椅子中间,琳达就这样头躺在椅子上,脚支撑在另一张椅子的平躺在那里,这段时间她的‮体身‬完全的僵硬着,没有任何细微的移动。

 就在琳达平躺在两张椅子中间的时候,史文在她的耳边说了一些话,有计画的将一些后催眠暗示植入她的脑中。

 在琳达僵硬且无助的躺在那里时,史文给了琳达三个建议,第一个建议是让她不得不在隔天去一个当地的酒吧见他,第二个是保守他们要见面的秘密并将自己乔装起来。

 隔天琳达清醒时觉得心情非常的好,她要和英俊的史文。史蒂文约会,她觉得有点奇怪,她没有自己被邀请的记忆,可是她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到哪里去见他,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在衣橱里找了一个她好多年不曾戴过的一顶很宽松的帽子。

 史文在一张桌子旁坐着,他不确定琳达是否会赴约,后催眠暗示并不保证一定会奏效,特别是对自主强的受术者。

 当琳达戴着一顶隐藏她醒目的红色头发的大帽子并戴着深的太阳眼镜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史文知道自己已经拥有她了,他们都点了一杯水果酒,然后愉快的聊着。

 一段时间后,琳达建议说到要其他的地方继续,史文便说到他的饭店房间去,不甘寂寞的琳达同意了。

 史文和琳达都有自己的车子,琳达跟着史文到他的饭店,史文先开进去,将他的钥匙交给停车场的守卫,琳达也跟在他后面进去,史文给了她备份的钥匙,让她在他调整车位时先上楼去休息。

 史文看着琳达消失在饭店的大厅后,坐进琳达的车里,将她的车子开到了几条街之外,在街道旁停着,锁上了车,将钥匙留在车上,然后迅速的回到饭店。

 史文进到自己的房间后,看到琳达坐在窗户旁的椅子上,他刻意将自己的车钥匙和停车卷丢到桌上,让琳达以为那是她的。

 “还不错吧,要不要再来一杯水果酒。”“好啊,我要双份的。”当史文将酒递给琳达的时候,他认为已经是时候看看他给琳达的第三个后催眠暗示是不是有效了。史文对着琳达微笑着,弹了两下手指,对她说着“琳达,睡吧。”

 琳达原本抬头看着他,当她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头重重的向前垂了下去,史文的脸上出现了狡猾的笑容,他赶紧接过了琳达还没喝完的酒,琳达现在除了他的声音之外,已经完全感受不到身旁的一切了。

 琳达是史文一直在寻找的,史文在心理治疗之外常利用催眠术赚取外快,他专门让琳达这种有钱的大‮姐小‬调教成为另一个更有钱的委托者的宠物。

 既然他的猎物已经进入了催眠状态,他不需要浪费任何时间,他准备开始调教琳达。海斯,这个有钱的女孩将会被改造成他的委托者的一个忠心而顺从的奴隶。

 史文先加深这个无助的受害者的催眠状态,他喊着她的名字“琳达,你只能听到我的声音,你会完全服从我说的话,了解吗?”

 琳达在睡眠中点了点头,回答着“了解。”“现在,琳达,我将会从十开始慢慢的倒数,每个数字,都会将你带进更深、更深的催眠沉睡,了解吗?”琳达又点了点头“了解。”

 微弱的声音从她嘴里发了出来。史文开始继续“十,想像着你记忆中最美好的地方,进入更深的睡眠,九,你无法控制自己,你离开了你的‮体身‬,飘向了那个你想像中的地方,愈飘愈近,你的睡眠也愈来愈沈。”

 “八,你已经置身于被你想像中的位置了,你完全无法抵抗,只能让它垄罩着你,七,你的想像开始改变,你开始想着要顺从,你只想顺从你的主人,你现在跪在他的面前,只能听着他的声音…”

 “一,你已经进入了最深的睡眠,你无法控制自己,没有主人的允许,你无法移动、无法说话,也不会有任何的想法,你听着我的声音,你必须服从,你没有自己的想法,你只能听我的声音并且服从,如果你都了解的话,请你回答:是的,主人。”

 史文问着“了解吗,我的奴隶?”“是的,主人。”琳达用着单调的声音回答着。“很好,琳达,现在,你必须让自己更像一个真的奴隶,是吗?”史文继续说着“琳达,请从椅子上起来,站在你的主人面前。”

 琳达慢慢的站了起来,史文命令着她“完全静止的站着,你的肌开始变的僵硬,试着移动,可是你没有办法,你愈努力的想要移动,你的肌就会变的更加的僵硬,直到你完全无法移动为止,请你试着动作,感到你的‮体身‬变的完全的僵硬。”

 琳达努力的想移动自己的手、脚和头,但是她愈努力,她就感到更加的无法移动,直到她发现自己连一点细微的动作也办不到,她像一尊大理石刻出的雕像一动也不动的立在她的主人面前。

 史文在他无法移动的奴隶身边绕着,欣赏着琳达完美的体型,他靠近她的背后,拉下了她身上礼服的拉炼,将礼服从她肩上卸了下来,然后用力一扯,将礼服拉过她圆润满的部,礼服落到了地板,堆叠在她的脚上。

 琳达身上只剩下内、吊带袜和鞋子,仍然像尊雕像站在她的主人面前,史文继续沿着她的‮腿大‬拉下了内,让内在她的膝盖褶皱着,史文很满意她原本就没有穿载罩。

 史文让他的奴隶放松下来,让她走出堆叠在脚上的礼服并下膝盖上的内,然后让她走向沙发,史文命令他谦恭的奴隶躺下,去了她脚上老式的长靴,让她更加的放松。

 琳达身上只剩下吊带袜,全身赤的躺在沙发上,史文站在这个睡美人的身边,欣赏着他的新玩具,他将一对耳机戴在她的头上,录音机将会不断重复的播放一卷带子,带子以令人安心的雨滴声为背景,而史文优美的声音将会不断朗诵着:

 “你现在进入了最深的睡眠,你无法控制自己,没有我的允许,你无法移动、无法说话,也不会有任何的想法,你听到我的声音,你必须服从,你没有属于自己的想法,听着我的声音并且服从,你现在进入了最深的睡眠,你无法控制自己…听着我的声音并且服从。”

 隔天早上,史文回到了他的睡美人身边,拿下了耳机,在她耳边轻轻的耳语着“你现在会进入自然的睡眠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当你听到我弹了三次手指你就会清醒过来,你会觉得精神很好,从来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你将不会有昨晚被催眠的任何记忆。”

 史文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先处理,他帮琳达盖了一张毯子,让她睡了一个小时,然后回到了琳达身边,弹了三下手指,琳达慢慢的动了‮身下‬体,然后张开双眼,伸了个懒,她感到非常的轻松,觉得自己没睡得这么好过。

 “史文,你这个混蛋!昨天晚上怎么了?怎么我喝了你给我的酒之后就不醒人事了?我怎么会穿这样?我的衣服呢?”

 她还觉得很奇怪,她怎么可能在沙发上睡得这么。史文回答着“亲爱的,我想是酒太烈了,你光了衣服想和我到上,可是还没到你就昏过去了,我将你抱到了沙发上,给你盖了条毯子,让你好好睡一觉,很高兴你现在看起来好多了。”

 琳达觉得有点困惑,假如她是因为喝醉而昏过去的话,为什么现在她完全没有宿醉的感觉?可是她也想不到其他合理的理由,就暂时相信史文的话吧。

 史文帮她准备了早餐,琳达饥饿的吃着,可是她还是找不到自己的衣服,琳达一开始对自己的衣服凭空消失感到不太舒服,可是她想也许史文等等就要和她继续进行昨天就该完成做的享乐,她是对的,只不过不是用她想像中的那种方式。

 琳达在吃过早餐后觉得好多了,可是她开始觉得有点不耐烦。“得了吧,史文,我身上什么都没穿,而我们却只是坐在这里。”

 这和琳达想像的情况完全不同,她赤身体的在他面前,而史文却一附兴致缺缺的样子,如果史文并没有那个打算,她何必自讨没趣的光着‮子身‬。

 “假如你只想这样的话,那把衣服给我,我要走了。”史文看着琳达气恼的样子“我想你的衣服已经不在了,你没有离开的选择。”

 “去你的,快把我的衣服拿出来!”史文不理会她,琳达一时怒火中烧,整个情绪爆发了出来“你他妈的以为你是什么人,快点把我的衣服出来,还有…”就在琳达喋喋不休的时候,史文只用平静的声调说了声“琳达,”

 他弹了两下手指“睡吧。”琳达说到一半的句子随即中断了,她翻起白眼,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垂下头,整个‮体身‬瘫软下来,史文抱住了她,引导她回到了沙发。

 史文要继续他的工作,开始前,他先加深了琳达的催眠状态“琳达,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完全诚实的回答,了解吗?”“是的,主人。”她甜美的嗓音回答着。“在你到酒吧和我见面前,你有完全遵从我的指示吗?”

 “有的,主人。”“很好,奴隶,接下来的几天你有要去哪里见什么人吗?”“有的,主人,我今天晚上要和妹妹和妹夫见面。”史文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他只是问问确认一下“可以取消吗?”“是的,主人,我会取消。”“很好,你妹妹的电话?”“777…7673”

 “你会告诉她你遇到了一位老朋友,她只在这里待一个晚上,希望在离开前能和你一起,你妹妹会相信吗?”“会的,主人,我常常取消和妹妹约定好的时间。”“很好,你和妹妹会常常见面吗?”

 “是的,主人,至少一个星期一次。”“好的,告诉她你下个星期会去找她,了解吗?”“是的,主人。”“非常好,当你跟妹妹说话的时候,你会用完全正常的语调说话,就像平常清醒的时候一样,了解吗?”

 “是的,主人。”史文翻了翻琳达的皮包,找到了她的‮机手‬,他拨好了号码,等到电话接通了之后,将‮机手‬拿给了琳达。

 琳达和她妹妹谈了超过一个小时,她向她道歉她取消了今晚的计画,告诉她史文给她的藉口,然后和她妹妹闲聊着(史文要她做正常的交谈)。

 在接到了琳达的电话之后,她妹妹苏珊和她丈夫汤姆拿起酒杯为他们的成功干杯,苏珊正是琳达见到史文的那个派对的主人,大约一个星期后,他们会很高兴的收到琳达失踪的消息,到时候他们就可以接收她的财产。

 在琳达聊完之后,史文高兴的拿走了‮机手‬将电话切断“你做的很好,接下来的一、两个星期,你还有其他的计画或约会吗?”“没有,主人。”“现在,要运送我们美丽的奴隶了,琳达,睡吧。”

 琳达的头垂了下去,下巴几乎顶到了部。史文准备要离开了,他已经打包好了行李,包括琳达的衣服和他自己的东西,剩下的,就是打包起琳达了。

 他知道如果他要的话,让琳达和他走出去也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他必须做到完全的小心,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和琳达出现在饭店里,这么一来,才不会有任何人将他和富家女琳达。海斯的失踪联想在一起。史文已经准备好了要用的工具,几绳子、口衔、手铐,和旅行用的大皮箱,将琳达带往属于她的伊甸园。

 皮箱就放在沙发的旁边,史文知道他的很多配备其实是不需要的,可是他就是喜欢将‮女美‬捆绑起来的感觉,所以他将毫不反抗的琳达的双脚和脚踝紧紧的绑在一起,张开她的嘴巴,将一个海棉球放了进去,球不大,但也不至于小到让她不小心了进去,然后他用带子绑住了她的嘴巴,当海棉球收琳达的口水之后开始膨,直到正好完美的填满了琳达的嘴巴,比一般的口衔更加的有效率。

 史文将琳达抱到皮箱里,他让她的背靠在皮箱的边上,双脚折起来,和膝盖靠在皮箱的另一面,然后他剪了适当长度的绳子,将琳达的‮体身‬和双脚一圈圈牢牢的捆紧,在先前绑在她脚踝上的绳结前再打一个结。

 接着他拿起琳达无力垂落的双手,然后用手铐将她的双手在膝盖下方铐了起来,让琳达维持着像是胎儿一样的姿势。

 只剩下最后一个动作,琳达就可以开始旅行了,他拿起两塑胶管进琳达的鼻孔,用带子将它们牢牢的固定,然后另一端接着皮箱的盖子,让可怜的琳达可以在皮箱中呼吸,现在她已经准备好到极乐世界的长途旅行了。

 既然琳达已经‮全安‬的捆绑完成,史文决定让他的猎物和他分享一下他的乐趣“当我弹手指三次,你就会清醒过来。”在史文弹了三下手指之后,琳达张开了眼睛,她想继续被催眠前对史文的怒骂,但史文听到的只有模糊的:嗯…琳达疯狂喊着,史文只是问候着她“你好,贪睡虫。”琳达发疯似的挣扎着,但是她立刻发现她的挣扎一点也没有,她的‮腿双‬和部紧紧的贴在一起,她的双手只能些微的移动,无法摆膝盖的束缚,她终于明白她被紧紧的绑在皮箱里,没有别人的帮助她是不可能困的。

 “现在我们要开始旅行,请你低下头,让我把皮箱盖上。”史文用过这个皮箱很多次了,皮箱中装置着软垫,让里面的人无法发出任何声响,当皮箱是空的时候,史文还会在里面装着装满水的袋子,让它维持着和一个人一般的重量,才不会让运送行李的人发现异常。

 另外,箱子的通气孔,就是连接着琳达鼻子的管子,让琳达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小也有着适当的伪装,在‮全安‬方面,皮箱用两条带子紧紧的扣在一起,最后再用弹簧锁锁上。

 准备就绪之后,史文打电话到柜台请服务人员用小电车来运送他的行李,当服务人员到了之后,史文帮忙把行李搬上小电车,当移动皮箱的时候,史文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当行李到达大厅之后,史文办好了离房手续,给了服务生丰厚的小费,他让泊车人员把车开到饭店的门口,将皮箱放进了后车厢,其他的行李则放在后座,在到机场的路上他刻意经过他停放琳达的车的地点,很高兴的看到那辆车已经不见了。

 到机场之后,史文将车子开进为私人飞行准备的空间,他的私人机已经准备好在等候了,他将车子停好,将皮箱和行李搬上了飞机,当他一个人和琳达在飞机上的时候,他知道现在让琳达离开皮箱已经没有问题了,可是他更喜欢现在这个样子,他转过头对后面的皮箱喊着“下一站,天堂。”

 而他只能勉强的听到琳达不清楚的回覆“嗯!”(一年后,史文完成了对琳达的调教)这两个人坐在饭店的套房里,喝着晚餐前的尾酒,他们已经到巴黎将近一个礼拜了,谁都会觉得他们是一对典型的‮国美‬有钱夫,史文穿着简洁的明牌时装,琳达也穿着时髦的漂亮礼服,但在一个小时后,他们会和史文的委托人一起用餐。

 这顿晚餐和平常一样没什么特别,结束后,史文邀请他的委托人回到他们的房间,他开了一瓶98年的香槟,倒满了三个杯子,然后他们干了杯,史文决定开始他的工作。

 在巴黎的期间,史文帮琳达准备了最漂亮的装扮,就是为了让她现在能像个完美的‮国美‬富裕的社名媛出现,原本剑拔弩张的琳达早已消失了,在史文的调教下,现在的她就像是被拔掉荆刺的美丽玫瑰,琳达优雅的小啜了一口香槟,蓝色的薄纱在黑色‮丝蕾‬的衬托下格外耀眼。

 史文让琳达享受玩她的香槟,然后看着她,喊了她的名字“琳达,”琳达立刻端正的坐直了起来,他弹了两下手指说着“睡吧。”琳达闭上了眼睛,但仍然维持着原本的坐姿。

 史文又弹了下手指“琳达,跟着。”琳达缓缓张开了眼睛,放下了杯子走到史文的面前。他又弹了下手指“琳达,坐下。”

 琳达双膝跪到了地上,跪坐在自己的后脚跟上,双手放在背后,低下了头,史文抬起她的头,触摸着她的嘴巴“打开。”

 琳达立刻服从的张大了嘴巴。阿布杜靠了过来,检查着她的牙齿,好像在检查要拍卖的马匹一样,他觉得要将这么健康的牙齿拔光也太可怜了,可是这样才能让她更完美的表现口的本分,到目前为止,他很满意他所看到的。

 史文靠近琳达,加深她的睡眠,然后命令着她“琳达,仔细的聆听你听到的下一个声音,你会像这一年来服从我一样,继续服从这个新的声音,了解吗?”

 “是的,主人。”史文告诉她她会听到这个新的声音叫她的名字,每次这个声音喊出她的名字,就会让她更完全的接受他的控制。史文让阿布杜喊她的名字。阿布杜说着“琳达。”

 琳达没有任何反应,阿布杜显得有点失望。史文要阿布杜更有力量的再喊一次。阿布杜再一次唤着“琳达。”

 琳达慢慢的抬起了头,面对着阿布杜。史文让阿布杜继续,阿布杜一次又一次的喊着琳达的名字,琳达已经完全的被阿布杜的声音所吸引了,大约在喊了二十五次之后,琳达只能听见她的新主人的声音了。

 史文指示阿布杜弹手指,叫她的名字,并重复他先前给她的那些命令。阿布杜弹了一下手指“琳达,”

 琳达立刻专心起来,阿布杜再次弹了一下手指“琳达,跟着。”琳达立刻走到阿布杜的面前站着。当琳达站在那里的时候,史文从背后解开了她的礼服,让她的礼服落到了地板上,然后琳达被命令从衣服中走出来,为她的新主人完全的展示自己。

 她只穿着吊带袜和长靴,直的站在阿布杜面前,阿布杜感到自己被深深的撼动着,他看到琳达身上已经做好了他所要求的改变,24k金的金环装饰着琳达的头与,脖子上挂着精致的纯金项圈。

 阿布杜弹了下手指“琳达,坐下。”琳达双膝跪到了地上,跪坐在自己的后脚跟上,双手放在背后,低下了头,就像她之前做的那样。

 他抬起琳达的头,触碰着她的嘴“琳达,打开。”然后阿布杜拉下了裆的拉炼,将茎掏了出来,放进琳达张大的嘴里,他又弹了一下手指“琳达,口。”

 琳达开始熟练的着阿布杜的茎,琳达已经完全记住阿布杜了,她现在是属于他的。史文暂时离开,让这一对主人和宠物更深的了解彼此。阿布杜相当满意琳达的口“也许应该让她保留这些健康的牙齿。”

 他想着,然后他花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彻底的探索他的新资产。他们会再花一个晚上继续进行这场恶的游戏,然后阿布杜会永远的拥有她。

 到了早上,史文做好离开饭店的准备,然后和琳达一起离开饭店,阿布杜开着豪华的轿车在门口等着他们,史文到了机场便下了车,而琳达继续留在车内,跪在地板上努力的弄着阿布杜硬的‮体下‬。

 ***史文回到了‮国美‬,打算在纽约短暂的停留,他在旅馆订了一个房间。琳达的妹妹和她的丈夫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视,新闻快报说失踪了一整年的富家女琳达。

 海斯终于有了消息,根据新闻报导,这段时间,她一直藏在未婚夫那里,现在她已经是阿布杜夫人了。

 这对密谋的夫原本很高兴自从琳达失踪这一年来,他们从公司所盗领的财产,然而很不幸的,一年的时间并不足以让失踪人口被宣布死亡,否则他们就可以完全接收琳达的资产。

 而琳达的再度出现,意味着她的财产将会并到阿布杜身上(当然史文了一定的比例),苏珊和汤姆什么也得不到,她们的计画完全落空了。然而史文完全不在乎他们的状况,他忙着接待他的下一个客人,妮可,准备着她和大亨卡尔的见面。

 他也并不想念琳达,他随时可以到他的战利品收藏室去看她,那里摆着实物大小的琳达娃娃(所有的细节都钜细靡遗的模仿着琳达,在琳达被调教的期间她的体型被彻底的记录了下来),就站在史文的上一个受害者身边,她的琳达娃娃穿着七寸高的白色高跟皮靴立正着,这是他记忆中琳达最美好的模样。

 娃娃的‮腿大‬和脚踝被白色的皮革紧紧的捆着,部戴着白色的束腹,嘴里也有着用白色的皮革固定好的口衔,白色的固定护肩紧紧的罩住她的脖子,还用白色的皮革手套将她的双手固定在背后。

 这个时候,阿布杜也确实得到了他付钱所希望得到的,一个完美的‮国美‬子,在公开场合时,琳达就像她原本的身分一样,是个富裕的千金‮姐小‬,但是一但离开了人群,琳达就成了阿布杜梦想中的玩具。

 琳达再没有任何的想法,她生存的目的,就是要当阿布杜谦恭而顺从的奴隶。【全文完】 qQmmXs.COM
上章 长篇催眠合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