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人生传 下章
第一章
 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张文志,由于祖辈很会做生意,所以到了爸爸这一代时,家产已经超过两亿。

 我五岁的那年,风的爸爸在一次公司旅行中,泡上了公司里的一个女秘书,随后两人秘密约会。

 大半年后,在一次偷偷共赴舞池的路上,两人遇上车祸,终于“解了”剩下了妈妈程静,姐姐张文英和我。妈妈忍辱负重,担当起公司董事长的担子,同时抚养姐姐和我长大成人。

 我的妈妈程静,有着沉鱼落雁、羞花闭月的容貌,再加上一副玲珑剔透、凹凸有致的身材,身高1米65的她,最令人羡慕的是前的双塔高耸入云,一双匀称修长的美腿就像白玉一样与月争辉,衬上、天鹅绒光亮的丝袜…呵呵,我就不多说了。

 妈妈生我的时候才二十一岁,由于保养得好,现在脸上仍光亮照人,那双朦胧温柔的眼睛,足以令诗人写出一打的诗歌来赞颂,就好像三十刚过头的人,充满韵味,每年追求她的男人超过一个加强排,你说烦不烦!

 但纵横商场无敌的妈妈当然有办法令那些只爱她的美和家产的臭男人望而却步,男人们始终搞不懂为什么妈妈好像没有一样。我想,这可能就是一个带着一对儿女的女人有不为人知的辱创伤──留不住丈夫的痛苦。

 这种创伤令妈妈对有一种失败心理的逃避。姐姐张文英更令人感兴趣,姐姐现在正在读大学的商贸系,同时还在妈妈的公司里兼职,以后,不用说,自然要管理我们家的祖业了。

 她和妈妈一样,都有着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有着一对坚房,柔软细成圆筒状、愈往下愈越细的‮腿大‬、圆滑修长的小腿,柔软的脚踝,以及一个大又圆的股,她常常穿套装和黑色的高级丝袜,在她的雪白的腿的映衬下,显出令人目眩的光芒。

 但姐姐和妈妈的柔和个性完全不同,姐姐个性像女强人,冷坚定,眼光明澈锐利,让人难以接近,所以从来没听说过她有男朋友。姐姐对我简直是苛刻要求,对我的功课抓得很紧,要是我的功课不好,他对我凶得很。

 换言之,姐姐在家中不知不觉中承担起爸爸的角色──尽管我认为这是一种人格创伤,它会毁了姐姐的幸福。

 至于我,哈哈,我有四大怪:一是有恋物癖,最爱丝袜和绑带高跟鞋;二是多年以来喜欢参禅,但就是搞不懂一样,你说恋物癖好,能给人带来常人所没有的欢喜,但是当人看不到或者摸不找他所恋之物时,他就比常人痛苦。

 你说要戒掉恋物癖吧,我还从来没听过有人戒得掉,何况,戒掉以后,无悲无喜,存在没感觉,一切虚空,又有什么意义可言?

 三是虽然努力锻炼勤奋学习,但体质虚弱脑袋也不怎么灵活,从小就因为弱小被同学欺负,就算姐姐的监督很紧,功课也就过得去,和姐姐那出类拔萃的成绩相比,不题也罢。

 四是私有观念特别强烈,如果有一样我认为属于我的东西,我是拼死也不会让他落入他人手中的。例如,我觉得妈妈从小就是属于我家的一部份,我就特别讨厌那些追求妈妈的臭男人。

 好啦,介绍完我家以后,说点正经事,今年凭着我的努力,终于考进了大学,但是最近我发现我的恋物癖越来越严重,特别是每天晚上妈妈从公司里回家。

 姐姐放学以后,两双穿着不同颜色丝袜但同样光滑的美腿在眼前晃来晃去,我的小弟弟当然受不了,气得常常“哭”了。幸好我家一向没请仆人,都是由妈妈姐姐亲力亲为。

 我那青光四的眼睛才得以安心的足。几乎每天睡觉都必须以妈妈或者姐姐为对象“打手”才能入睡。不要以为我有一点罪恶感,我可是半点都没有。

 因为我觉得跟她们做,令我家的关系更加亲密,亲人的爱会把我们连得更紧,我会让妈妈和姐姐快乐幸福,填补爸爸走后所留给我们各人的人格创伤。

 曾经看过心理医生,没用。于是,我决定利用上大学前的一个暑假,到印度、西藏等地方旅游,去各个寺庙请求大和尚帮我证我心里的这个果,去摆无明。

 那天晚上,当我说出去旅游这项计划时,妈妈虽然同意,但我看出她眼中的一丝担心和关爱,妈妈一次又一次嘱咐我要注意‮全安‬,又打电话给她的一个去过东南亚旅游的朋友,请那个朋友教我该注意的地方。

 姐姐虽然只是简单的嘱咐我注意‮体身‬
‮全安‬,但是我总觉得她心事重重。好像很担心我出什么意外。唉,毕竟这18年来,我都是在她们的庇护下长大的,如今突然要消失一段时间,她们肯定不习惯,我心里也不怎么好受。

 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我终于要踏上旅途,临行那天,妈妈和姐姐都特意请假来送我飞机,妈妈的眼好像有点红红的。

 我不忍在看到这一切,道别以后,匆匆过闸了,在过闸后的一瞬间,我偷偷回头看了一看,发现刚才老是戴着墨镜的姐姐摘下墨镜,忧郁的看着我的背影。

 开头讲了一大段,为节省大家的时间,我就不具体讲我在印度和西藏的所见所闻了。

 简单的说,我遇到了一些神迹,碰上了一些高僧,生命中很多疑惑都豁然开朗,但最重要的,是我在印度某一个贫民窟里遇到一位自称是授道者的高僧,他给了我一段莫名其妙的经历。

 那时候,我很坦然的把我的四大怪讲给这位高僧听,高僧听了以后说:“如果是你的第一大无明,佛祖将因此而惩戒你,你将如何?”

 我答说:“罪的本身在于带给别人痛苦,如果我不施于他人,任在己心自化自,欢喜无忧,佛祖于我为何?倘若佛祖硬要施罚与我,那我只好遇神杀神,遇佛弑佛,做到心无旁碍。”

 授道者听后又问:“既然心无旁碍,你又为和执着于恋物?”我说:“有,欢喜,人之所好,何以无明?无,悲哀,人之所恨,何以无明?

 亦有亦无,叫做全,只能心想,莫之能行,非有非无,也叫做全,但这和世间上一粒尘土没区别,人的智慧何以存在?我就是证不了这些道理,所以来请教你。”

 授道者说:“好,既然你能够遇神杀神,遇佛弑佛,我送你一句话,体的事情,体解决。去占有你的母亲和姐姐吧。”

 一般人听到这句话,会吓得魂不附体,但我这个时候心灵特别平静,就好像我和这位高僧认识了很久,我和他都属于同一个终源,我完全信得过这个高僧。

 我说:“体愿意,但是体软弱,社会之所困,力不能胜。”高僧最后问:“佛经认为,爱是执着,你认为呢?”

 我实话实说:“有执着才是真人。佛经并不是对每个人都适合的。人必须自我寻求属于自己的真理,这才是成佛成神的必要条件。一切从佛,倒不如做一只听话的狗。”

 授道者听后哈哈大笑,说了一句:“或许丧父的痛苦和你所谓的人格创伤才能造就你的觉悟,你将来一定能纵横神佛两界,你也一定能完成你的一切愿望,因为你是被冥冥中的真正主宰所磨练挑选的。”

 随后,授道者给了我一面镜子,又教我一些心灵控制的法术…从那天开始,我每天晚上“打手”的时候,就暗暗的发誓,一定要治好妈妈和姐姐的创伤,一定要让我家的关系真正完满幸福…

 终于,我结束了旅行生活,赶在开学前的一个星期回家,在机场接我的是妈妈,我一问之下,才知道姐姐替妈妈到‮海上‬考察当地一间分公司的情况,三天后才能回来,妈妈是专门放自己半天假来接我的。

 当她看见我时,竟然开心的有点忘乎所以然,紧紧的抱住我“儿啊,你能平安回来就好,妈妈我好担心你啊。”

 我有点不好意思,但当我礼节的拥抱妈妈的时候,我前马上感觉到妈妈那衣服里的高房的温暖,我抱住妈妈的时,立刻感觉到她的细的体热,加上光滑的丝绸衣服。

 我彷佛有一种天上人间的飘飘然的感觉,我热烈的拥抱妈妈,也开始忘乎所以然,不在妈妈光滑的背上来回‮摸抚‬了几下。

 当机场的广播响起的时候,我们‮子母‬才突然记起这是公众地方,于是大家都迅速的放开,走出机场找了一辆计程车。

 入了计程车,我和妈妈并排坐在后座,这时我缓过一口气,刚想问候一下妈妈的近况,突然又被眼前的景像弄得不能呼吸,只见妈妈穿着淡蓝色短套裙。

 一双修长光润美丽的长腿显在外,的丝袜更让腿部的线条显得更加柔和,大半截‮腿大‬浑圆鲜滑一览无遗,更加人,如果没猜错,那双丝袜袜带一定是镂空的。

 一双极其高档精致的绒面绑带黑色细杯跟高跟鞋,和腿部的结合完美无缺,衬托出脚背圆滑优美的曲线,让你觉得这鞋的主人有着很高的审美和修饰水平,那条细细的绑带系在柔若无骨的脚髁,典雅无比。

 过了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盯着妈妈那双醉人的朦胧眼睛,跟妈妈嘘寒问暖。谈些什么我已经不在意了,但是,心里那股合而为一的冲动,却令我激动无比,我已经下定决心,趁着姐姐还没有回来,今晚先跟妈妈做一件令她终身幸福的事。 QqMMxS.cOM
上章 幸福人生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