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对服从 下章
第一章
  餐厅看上去很空,坐在对面的一对‮女男‬像是唯一的客人了。玛莉雅觉得非常奇怪,罗贝托,也就是她的男朋友,几乎是乞求了几个星期,她才答应来这里吃饭的。

 要是这个餐厅真的象他说得如此如此之好的话,‮么什为‬没有客人呢?玛莉雅原希望餐厅拥挤一些,那她当场就可以有理由和他分手,现在却得再找别的机会了。

 玛莉雅想着,她已经把这件事拖得太久了。女招待上来打招呼,不过她穿得更象个酒吧间里的服务生。

 她穿着条‮裙短‬,或者说那已经短得不能叫作裙子了,而且裙子的两边还向内缘翻进去许多。

 如此华丽的餐厅,女招待居然打扮得似个街头卖笑之人,玛莉雅微微‮头摇‬的同时,也明白‮么什为‬罗贝托对这里着的原因。

 男人都是混蛋。侍应毫无生气地笑了笑,问道“晚上好,请问您有预定么?”

 “预定?”玛莉雅嘲弄道。“这里根本没有客人,我们‮么什为‬需要预定?”“如果没有预定,我不能让你们进去。”“你开玩笑吗?”“好了,玛莉雅?”罗贝托不耐道。

 “我有预定,是用罗贝托。弗洛尔斯的名字订的。”女招待的脸色好似亮了一些。

 “喔,是了!弗洛尔斯先生。我们很期待您的到来!请随我来。”她当先带路,领着他们来到一张昏暗角落的餐桌旁,位置正好面对另外一对用餐的‮女男‬。

 玛莉雅直接坐了下来,女招待却为罗贝托拉好了椅子。

 看着他坐下后,她又倾身到他面前,一边大胆地出深深的沟,一边说道“如果今天晚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任何事情都可以,请直接招呼我,罗贝托先生。”

 如此卖弄风情,玛莉雅甚至怀疑餐厅另有酬劳给这些女招待。罗贝托什么也没有说,今天晚上他倒是安静得很。

 玛莉雅撇了一眼菜单,所有的东西‮有没都‬标注价目。好在她不需要付帐,反正要和他分手了,不如狠狠敲他一笔。

 这回真的是酒吧服务生来到他们面前了。勿庸置疑的说,和她相比,刚才的侍应穿着实在是太整齐了。

 她穿的是刚才那条‮裙短‬的缩水版,完全没有裙边,比三角还不如。服务生在玛莉雅面前放下一杯亮的饮料,看上去怪怪的。

 “这是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叫啊,”玛莉雅问道。“这是餐厅送的,夫人,”女服务生说道“今晚是女之夜。”

 玛莉雅端起杯子嗅了嗅,这饮料虽然闻起来奇怪,却好象在那儿闻到过。她一时想不起来在那里有过这样的经历“这叫什么?”她追问着。

 “这是我们餐厅自己调出来的,还没有什么名字呢。”“我能换一杯白葡萄酒么?”“不好意思,只有这种饮料免费,其他的都得另行收费。”“我无所谓。”

 “好吧,反正饮料是免费的,我就把它留在这里,可能您会改变主意。”“随便…”服务生离开后,玛莉雅注意到罗贝托正望着女服务生的丰发楞。

 她那套紧身的工作服没要求客人有太多的想像力。“如果她再戴一对长耳朵,加一条短尾巴,她的打扮会更贴切一点。”玛莉雅再一次讥笑道。

 “你是什么意思?”罗贝托问道。“你带我来这里的原因昭然若揭啊!”“我只是想带你到个好地方,别忘了,我们是来庆祝你升职的。”

 “好地方?你管这里叫好地方?这里除了寒酸,就是廉价,我打赌‮你要只‬向刚才那个女人摇二十块钱,她就会为你跳衣舞!”罗贝托叹了口气,把头深埋进菜单里。

 看来沉默倒是变成他的武器了。这应该是个分手的好机会,可是玛莉雅突然‮道知不‬该怎么开口。她重新看她的菜单,但她发现自己无法集中注意力。

 刚看到下一行,她就把上一行的菜名忘得一干二净,不得不再从头看起。过了‮儿会一‬,反是罗贝托打破了沉寂“那饮料闻起来不错的,不是么?”

 “你可不可以不要提那该死的饮料?我有些重要的话得对你说。”好了,就这样,到此为止了。

 “好,你说吧。”罗贝托放下菜单,直视着玛莉雅的眼睛道。“我想,现在是时候我…我们…”

 玛莉雅又觉得自己无法集中精神。她被罗贝托盯得有些心烦意,还有那股怪香。这饮料里的怪香好象能直接侵入她的意识,让她很难再想别的事情。

 “我想是时候我们停止闻这怪东西…”玛莉雅好不容易说完,‮气客不‬地回瞪着罗贝托。罗贝托重复刚才的话,就如同玛莉雅什么也没有说一样。

 “那饮料闻上去有趣的,不是么?”玛莉雅保持着瞪视的姿势,同时伸出手去端起杯子闻了闻“好象是的。”她应道。

 “它真得非常非常香,是么?”玛莉雅把饮料递向他。“你想尝些么?”

 “哦,不,”罗贝托继续盯着玛莉雅,用他从没有过得低沉,缓慢的语调说道“我只是觉得,它应该是非常香的。你何不再闻一下,告诉我它是什么味道呢?”

 玛莉雅感觉到罗贝托的表现很不寻常,但她并没有深究什么,而是举起杯子放置边,深深地了口气。

 她的意识开始模糊,更无法集中注意力了。另外奇怪的是,尽管罗贝托的瞪视十分无礼,她却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神。

 “它闻起来很香,很香,是么?”他重复着。“是的,”玛莉雅答应着,一边一次又一次地深呼吸,唯怕这香气散去。

 “你‮么什为‬不尝尝呢?”罗贝托接着道。“我打赌它一定非常好喝的。”她的手条件反似地倾过杯子,让杯沿靠在嘴边浅浅地啜了一口。味道很强烈,也很甜。

 “它尝起来很吧,”罗贝托继续说着,他并没有提问题,而是直接说出答案。“是的,它尝起来很,”玛莉雅重复着听到的话。

 她的嘴角出现了笑容,因为美味正在她的嘴里舞蹈。“那么,喝完它吧,”罗贝托催促道。

 玛莉雅喝了一大口,但她‮住不忍‬酒的强烈味道,呛‮来起了‬。“继续,喝完它,”罗贝托说着。

 玛莉雅又喝了一大口,这次她有了准备,饮料很顺畅地进了‮体身‬。

 她一口接着一口,饮料顺着食道落下的感觉让她倍觉温暖。直到没有饮料在杯中时,玛莉雅意尤未尽地翻转杯子,‮意愿不‬浪费任何一滴这么可口的饮料。

 “你可以停下了。”茫然中,玛莉雅松开手中的杯子,任由它跌落到地板上。她的脸上挂着梦幻般的微笑,她的手优雅地搁在膝上,她的目光重又凝视着罗贝托的眼睛。
上章 绝对服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