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对服从 下章
第四章
 戴安娜与两位客户,梅森先生和杜配尔先生,都已经坐着等她了。“先生们,你们都认识玛莉雅的,”

 戴安娜笑着向客人们介绍道。“她将从现在起负责你们的业务。”玛莉雅比刚才更紧张了,她慢慢挪到投影机前。在她打开机器的时候,她的档夹从手中滑了下来,档撒了一地。

 “对不起,”她道歉着,声音小的仅仅自己能够听到。她跪下检着档,即使不需要抬头,她也能感觉到两个男人冰冷的眼神。

 她很快整理了一下,站起‮子身‬将演示稿放在投影仪上,然后是深呼吸,清清喉咙,玛莉雅决定开始她的部分。

 “早上…”“好”字还没有说出口,那个杜配尔先生,一个明显A型血质的人,鲁地打断她“我根本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来这里,现在你告诉我一个理由,为什么我们要雇佣你们公司。”客人如此直截让玛莉雅十分吃惊,她摸索着想要找些话说。

 “嗯,这个,喔…我们贝森公司近来有一系列改革,可以更好地管理贵公司的库存货物。”

 “理由,为什么我们要在乎库存货物呢?”他继续道,语气中含着讽刺。“嗯…库存处理会是很麻烦的事情,但是如果用我们的程管理,可以为您在未来六年中节省2000万美元。”

 玛莉雅腹痛愈来愈利害,她用力咬紧牙关,但是却挡不住汗水不断地渗出来。杜配尔精明地象个野兽,他能够在羊群敏锐地挑准最弱小的羊羔,快速地扑住一口咬死。

 “放!我们和无数的公司谈过,没有一家认为这2000万是可以实现的。”玛莉雅软弱地答道“那是,嗯,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做。我们的程管理是注册过的,只有贝森公司才可以…可以…”

 “可以什么?”玛莉雅的思路又一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戴安娜拉着她站到一边问道。

 “你怎么了?”“我没事,”玛莉雅道“我只是有点紧张。”虽然谁都看得出她现在的情况可不是紧张这么简单。

 “玛莉雅,”戴安娜道“看起来你需要更多一点时间才能适应你的新工作。”

 “你是说我不能胜任现在的工作么?”玛莉雅急急地问道,声音不由得大了起来,两个客户明显听到了她这句话,眼里出鄙视的神色。

 “玛莉雅,你冷静一些…”“我告诉你吧,杜配尔是对的,我为什么要在乎呢?”玛莉雅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再说话了,但是她没法停下来。

 “这里的工作既琐碎又无聊!真不敢相信我在这里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戴安娜明显惊呆了。

 “没想到你会这么说,而且是当着客户的面。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的话,你现在就离开!”“太好了!”

 玛莉雅冷笑一声,风一般地冲出了房间。玛莉雅开着车离开办公室,腹中的绞痛不见了,她感到异常放松,甚至放松得有些头晕眼花。

 但是严峻的现状渐渐让她担心了起来。她的事业…五年的辛勤劳动…就此完结了。我的天,我都做了些什么?我的房子怎么办?我还有余款没付清呢?然后是汽车,也有大笔的‮款贷‬未偿还。

 玛莉雅觉得自己踩到了堆狗屎一样。她是哭着来到罗贝托家门前的。罗贝托开门看到玛莉雅的样子,惊讶道“我的上帝啊,发生了什么事?快进来,玛莉雅!”

 他握着她的手领着她进了房间。“我,我丢了工作,”玛莉雅哽咽道。“怎么…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啊?”

 “喔…别担心,事情会好起来的。”玛莉雅觉得他的声音好听极了,而且她似乎也能够深口气,不再哭泣了。罗贝托在她的身边坐下。

 “现在我要你坐在这里,做几个深呼吸,不要想不愉快的事情。我去去就来。”罗贝托起身走进厨房。

 玛莉雅坐在沙发上缓慢地呼吸着,完全按照被吩咐的那样。罗贝托对她实在太好了。她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因为罗贝托很显然是个可以依靠的男朋友。

 “真不敢想像如果没有他会怎么样?”玛莉雅念叨着一分种后,罗贝托回来了,手中拿着个玻璃杯。

 “玛莉雅,”他说着递上杯子,里面盛着种亮的饮料“喝下它,你会觉得好受一些。”“这是什么?”玛莉雅问道,一边嗅着手中的饮料。这闻起来好象…好象…

 “这是一种植物华,”他答道。“就好象‮花菊‬茶,但是这个更浓缩,它能够帮助人放松神经。喝吧,喝下它你就会感觉好些的。”

 有什么不对!玛莉雅有‮中一‬奇怪的感觉,好象心中有个声音告诉她不要喝一样“嗯,我想,我不喝也会没事的。”“喝吧,”他催促道。

 “你不是想平静下来么?”玛莉雅瞪着手中的饮料。

 “我…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喝过这东西?”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罗贝托的脸上始终带着种惊讶的神色,但是他很快冷静了下来。

 “你难道不想平静下来么,你不是要忘记今天早上被你搞砸的会议吗?”忽然间,刚才会议的记忆象洪水一样涌入她的脑海里,她回忆起自己当时笨拙的样子,回忆起自己两句话就结束了五年辛勤劳动换来的工作。

 她觉得自己是个傻瓜,十足的失败者。她的腹部又开始绞痛起来,握杯子的手也不住摇动着。她的脑袋好似炸开了一样,好在她知道有一件事可以让这一切中止,她拿起杯子一口喝光了里面的饮料。

 罗贝托笑了“感觉好些了吧,现在躺在沙发上,试着让自己放松。”玛莉雅照着他的话躺下,放松自己。她觉得脑子里像是起了雾,渐渐地什么也看不清了。

 “罗贝托?”她问道,她的声音听上去软软的,好象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似的。

 “什么事?”“你怎么知道早晨的会议的?我从没有告诉过你…”她的声音淡了下去,她的意识也变成了一片空白。“哦…”罗贝托楞道。

 “现在你要做的只是闭上眼睛,开始睡觉。睡觉…”玛莉雅依言闭上了眼睛,最后一撇时她注意到罗贝托正取出‮机手‬给什么人打电话,但这并不重要,因为她很快就沉沉地睡着了。

 应该过了一段时间,玛莉雅听到罗贝托的声音“玛莉雅,睁开眼睛。”

 她醒了过来,看到罗贝托灼灼的眼神,她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你觉得怎么样?”他问道。“极了!”玛莉雅说道,脸上浮出了个很漂亮的笑容。“你现在能坐起来么?”

 “我…我想应该可以。”玛莉雅还是有些头晕,但是她试图坐直‮子身‬。她发现自己坐在罗贝托的壁炉旁,面是一堆燃烧着的火焰。

 “玛莉雅,我要你仔细注视这堆美丽的火焰。”“美丽的火焰…”她重复道。“仔细看火焰的深处,深处。再向里面看,向里面看。”“向里面看…”

 “你完全被火焰住了。你现在没法看其他的东西。”罗贝托是对的。玛莉雅试着看其他方向,但她无法做到,她深深被这美丽的火焰吸引住了。

 “很好,玛莉雅。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工作。”“我的工作。”玛莉雅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我丢了工作。”

 “谈你的工作是不是让你感到压力很大?”“压力…很大…”玛莉雅重复道。她脸上的肌崩紧了,她的呼吸急促了,但是她的眼神从没有离开过火焰。

 “我想你永远都无法要回你的工作,已经没有回头路走了。”严酷的现状把玛莉雅击倒,她失去了工作,永远失去了。

 一滴晶莹了泪珠从她面颊滑落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几天,或是几个星期,玛莉雅完全记不得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多久。

 她在一张华丽的大上醒过来,躺在身边的是还在睡梦中的,主人。即使是仍然在睡眠中的主人,身上依然萦绕着力量的气息。

 只要看到他的样子,玛莉雅就不由自主地想变得更脆弱,温顺一些。回想自己的过去,生活是多么地漫无目的啊。

 她永远都无法得知将来会发生什么。现在不同了,每件事都是的的确确的,玛莉雅不需要担心明天,不需要担心任何事。

 玛莉雅下了,动作异常地轻,异常地温柔。她目前渴望的是,将自己的‮体身‬拥在主人睡的身上。

 她渴望着他和他的‮体身‬,更热望着主人能够对自己有一样的渴望。如果主人每天起来都能够起来干一次自己,早晨会变得多么美好啊。

 但是主人给过她命令…早晨她是不可以惊扰主人的睡眠的。对于主人的命令,玛莉雅必须服从。

 静悄悄中,玛莉雅摄手摄足地穿过走廊,在屋子另一边的盥洗室快速地洗了个澡,她要为主人准备好‮体身‬。

 她再不需要别的衣服,因为她从不离开这大房子。大方的主人给了她一整衣柜的‮衣内‬,玛莉雅高兴之余,也有了个大问题。

 她每天都得花很长时间选择今天的服装。她觉得越来越不喜欢做任何决定,如果主人能够命令她穿什么样的‮衣内‬该多简单,但是主人是不可以为这些小事烦心的。

 玛莉雅终于找到了一件白色的丝绸‮衣内‬,它穿起来非常紧,一些地方甚至勒痛了‮体身‬,但是它让她看上去很感。

 她幽闲地化妆,梳头,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变得喜欢起照镜子。每天她都要在镜子前花很长时间,她甚至上了镜子里自己女温顺的模样。

 “主人会很高兴的吧。嗯,他一定会来干我的。”她自言自语着。玛莉雅偷偷溜回主人的卧室,在的另一端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耐心地等待主人的苏醒。 QqmMXs.cOM
上章 绝对服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