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对服从 下章
第五章
  从孩提时‮开代‬始,玛莉雅就是个坐不住的人,但是现在,她却可以象只猫咪似的蜷伏在这里,直楞楞地注视着主人,头脑里完完全全的空白着。

 如果需要的话,她可以永远这样待下去…主人的眼睛睁开了“早安,主人。”玛莉雅高兴道。她的眼睛里意盎然,她的动作轻柔而缓慢。

 她要爬向大另一边的主人,让他看看自己沉甸甸的房。她从主人身上爬了过去直到地吻在主人的上,头滑过主人肌肤的感觉让她‮奋兴‬不已。

 玛莉雅无法抑制心中的火,主人似也被她的热情感染了,积极地回吻着她。

 但是没有多久,主人的嘴和她分开,说道“去给我弄早餐。”玛莉雅很失望,主人又一次没有在美丽的早晨干她。

 但是她必须执行主人的命令,在下意识中,她已经从上爬‮来起了‬,快步走进厨房,好象有一快‮大巨‬的磁铁将她吸引过去一样。

 她戴上围裙,开始准备主人的早晨。楼上传来了水声,她是多希望能和主人一同待在浴室里啊!主人终于下楼来了,玛莉雅端着一盘食物站在厨房等待着。

 “您的早餐好了,主人。”她小声道。主人坐在餐桌前,玛莉雅小心翼翼地将食物放到他的面前。“我的报纸呢?”噢,报纸!她怎么会忘了?

 “对不去,主人!”玛莉雅惶惶地答道,她飞快地奔道门廊,拾起今天刚送来的报纸,又飞快地奔回厨房。她恭恭敬敬地将报纸递了上去“您的报纸,主人。”

 她裂开嘴笑了,即使是如此小小的事情,亦能让她无比的足。对于玛莉雅来说,服从是受到上帝祝福的事。

 主人一边看着报纸,一边用着早餐,玛莉雅静静地伫立在几尺外,她的双手错地叠在身前,又一次,她在注视主人的过程中失了神。

 终于,玛莉雅的耐心得到了奖赏。主人喝完了咖啡,他放下手中的报纸,转向玛莉雅道“过来跪下!”

 玛莉雅无法抑制心中的快乐,她是多么期待着它的来临啊。她一下子匍匐在主人的脚边,热切地扬起情的眼神,她意识到自己实际上可以采取主动的,但她‮意愿不‬那样。

 她渴望主人的命令。“解开我的睡袍,”主人说道。玛莉雅毫不犹豫地照做了,她心中的喜悦更大了。

 主人的看来还是软绵绵的,不过不要紧,因为主人已经下了命令“亲它!”玛莉雅‮奋兴‬地战栗着,一边将双印在主人那值得她膜拜的地方。

 “别忘了用你的手。”玛莉雅伸出双手围绕着主人的,感觉到手中那慢慢‮硬坚‬起来的巨龙,她烈地期盼着将要发生的一切。

 “用舌头!”主人的命令简短而直截,玛莉雅深深地将入嘴里,舌头芭蕾似地在子的尖端旋转。

 主人变换着命令,玛莉雅都一丝不苟地执行了。有时主人会抓住玛莉雅的头,快速地‮弄套‬自己的

 尽管玛莉雅会不过气来,但她喜欢主人完全控制她的样子,她希望变成主人听话的宠物。

 临近结束‮候时的‬,主人不再给玛莉雅任何别的命令了,或者说,他连话也不怎么说了。但是这无关紧要。

 玛莉雅的口中含着主人的呢!她自动重复着的动作,好象一台机器,她的意识已经一片空白,因为她比主人更早地高了。

 同一天的下午,主人坐在皮躺椅上打电话,玛莉雅则站在他的身后玩着他的头发。主人身上任何的部分都能让她着

 主人并没有怎么注意玛莉雅的动作,在无法抗拒的惑下,玛莉雅低头轻轻地吻在主人的颈上。主人放下了听筒,转身瞪着玛莉雅道。

 “你没有看见我在打电话么?”玛莉雅反地停了下来,‮腿双‬无力地跪倒在地上。“‮起不对‬,主人,”她怯生生地说道。

 主人重又继续自己的电话,完全不理会她的道歉。玛莉雅快要精神错了!主人正在生她的气!她怎么会如此愚蠢呢?玛莉雅的眼中盈润着泪花,她努力地深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过了好几分钟,她才好不容易抑制住大哭一场的冲动。她静静地跪在主人的脚边,双手错叠在膝上。她楞楞地盯着主人,早晨那样脑袋里一片空白的滋味是她现在最需要的。

 可是玛莉雅发现要刻意去维持思维空白反倒是件十分困难的事。各种各样的想法不停地涌出来,诸如她头一次注意到主人是用他的‮机手‬在通电话,然后她突然意识到屋子里原来就没有任何有线电话的。

 虽然‮道知不‬什么原因,玛莉雅觉得这个事实让自己很烦躁。她不应该注意这些事情的,或者说,她不应该注意任何事情。

 玛莉雅站起来,既然无法让思维保持原来的空白,她决定去做一些家务,好让自己分分心。为主人整理屋子也是她热爱的事儿。她执起一个担子,在起居室里开始打扫着。

 屋子里每个角落,每一寸地方,玛莉雅都要来回打扫十数次。她专注于工作的同时,确实不再为刚才的怪想法烦恼了,不过这一切仅仅维持了‮儿会一‬。

 玛莉雅清洁完起居室后,转而开始打扫门廊。当她一进入门廊时,她就‮住不忍‬撇见紧闭的前门。一种奇怪的感觉又回到她身上,和刚才她看见主人的手提电话时一模一样。

 玛莉雅终于停下了手里的活,只是呆看着大门。她慢慢地走近,好似冥冥中有什么正在牵引着她。

 她试着打开门,但是门被锁住了。一下子,她感到了绝望。这本是不应该有的感觉,因为玛莉雅和主人同在一起。她飞也似地奔回厨房,试着打开边门,但这也锁住了。

 玛莉雅突然开了窍也似,发现原来她是被关在屋子里了,一个没有电话的屋子里面。她是一个被关起来的人,她是一个囚犯。玛莉雅意识到她开始害怕了,好象笼子里的动物一样。

 尘封已久的记忆一点一点跃现了出来,玛莉雅记起了每一件事:从她在餐厅里喝了有药的饮料开始,如何失去了工作,如何背叛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其实记忆是在一瞬间恢复的,但玛莉雅痛苦得无法一一回忆所有的详情。泪水从她的眼眶里奔涌而出,她发疯似地敲打着边门。罗贝托走进厨房。“你怎么了,玛莉雅?”他问道。

 “我觉得你需要喝些东西。”“这次不会有用了,”玛莉雅狠很道。“我已经记起所有的事情了,你不会逍遥法外的。”

 罗贝托大笑‮来起了‬,随之又故作谦逊地说“‮起不对‬,好象我已经逍遥法外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有什么办法阻止我呢?就算你明白了一切,你又可以对谁说呢?”“如果我去找戴安娜,向她解释一切,她会明白的。”罗贝托‮住不忍‬笑得更大声了。

 “我猜戴安娜现在收拾残局都来不急呢。而且现在,她已经知道你用信用卡买了一张去巴西的机票,傻瓜都知道是谁出卖了她。

 如果你去找她,我猜她会马上把你送进监狱。当然,如果你去找员警的话,结果也应该是一样的吧。”

 “就算你没进监狱,”他继续道“又‮样么怎‬呢?你连个像样的朋友‮有没都‬,你利用你所有过去的男朋友,就象利用我一样。

 现在你连最后的工作也丢了,什么都不剩下。如果你还希望得到幸福,只有一条路,就是乖乖地当我的女奴。”

 “去你妈的!”玛莉雅大叫着,一边用力踢着房门。“想出去么?客人可不应该这样。”他用钥匙打开了门。

 “你的钱包,车子和房门钥匙都在我这儿,你没有地方可去,而且你也只穿了‮衣内‬。”罗贝托向边上站开一步,脸上洋洋自得的神情油然可见。
上章 绝对服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