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滛霸 下章
第二章
 离开于海的宿舍,杨婷婷半天没和何上进说话,她回想着于海的谈笑风生,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

 当初,她和何上进走到一起被公认为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何上进是个白白净净,文文静静的小帅哥,大眼睛,双眼皮,脸盘像满月一样清清,学习成绩也好。

 是那种让不太成的女人或已经十分成女人一见钟情的男人。杨婷婷也不例外,深深地爱上了他。

 谁都不会怀疑,在没法证明一个男人是不是才子之前,他的相貌正如姑娘的相貌在婚姻中的地位一样占有绝对的份量,谁都不想找一个丑八怪痛苦一生。

 但是,何上进实际上毛病多多。虽然他相貌堂堂,却显得畏畏缩缩,十分渺小。在老龄委工作,一点名份都没有,只是一个人鬼都能使唤的小办事员。

 杨婷婷的心气愈来愈高,愈来愈对何上进漂亮皮囊下的的委琐人格表示不满。没过几天,于海便打电话给杨婷婷,邀她晚上去教跳舞,于海说到舞会上去学怕出丑,叫杨婷婷到他宿舍来先教一些简单的。

 杨婷婷把晚上去于海宿舍的事告诉何上进,他显得很平静,摘下眼镜,擦了擦,又戴上说:“能跟他挂上,今后杆就硬实了。”但是,女人与生俱来的防范意识魔鬼般绕着杨婷婷,她有点害怕:“咱俩一道去见于书记,说话方便。”

 何上进说:“我去不方便,于书记会生气的。”这话首先让杨婷婷生气,他是诚心诚意相信自己呢,还是相信于海?也许他真心真意相信自己,但她却听出一股男人才有的醋意。

 于海家在外地,平时住在市委招待所。杨婷婷到了市委招待所,心情复杂地走向于海的房间。刚一敲门,门就自动开了。于海好像早已等候在门口,探出严肃的脸。

 杨婷婷迟疑片刻,刚迈进门槛,就被一双壮的胳膊从背后紧紧地抱住,双被两只大手着。“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个情种。你太人了,终于送上门来了。”于海在杨婷婷的耳边说。

 “别这样,于书记,别这样。”杨婷婷头脑嗡嗡一片,只是喃喃地哀求。是的,是她送上门的,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一切完全和她想像的一样。

 她发现自己的反抗软弱无力,而且,这近乎哀求的喃喃像是在告诫自己的自言自语,在他听来完全是一种爱的暗示呻

 杨婷婷只觉脑海一遍空白,在她混混沌沌间,上衣已经敞开,罩被解开了褪去,拔的双跳了出来,‮裙短‬也褪到了地下。

 白色的内被拉到了膝盖上,当一大热烫的茎从后面直她的股间时,她的大脑突然清醒起来,‮子身‬奋力‮动扭‬,要挣开于海的怀抱。

 “来吧,宝贝。”于海紧紧地抱着她的‮躯娇‬,硬硬的茎奋力往前,顶在了她的道口,老练地了进去,一种陌生的充实感从底下升起,她‮体身‬一软,心里暗叫道:完了!一行眼泪滚落下来,滴在桌上啪啪作声。

 “别哭了,你看我不会比何上进差吧。”于海将她推着弯趴在桌边,让她的股向后翘起,又快又猛地从后面着。

 这是她第一次被从后面干,一种陌生的刺感从心中升起,只觉茎的每一次入都到了何上进从没达到的深度,时不时碰到里面感的,每一次碰触都会起一阵强烈的快

 杨婷婷忍不住前后摇着股,寻找着他的节奏,往来送起来,眼角的泪水渐渐干涸,红晕再度涌上脸庞。

 于海明显感到了杨婷婷的变化,看着她一对丰盈的房在身下随着他的前后晃动着,疼爱不已,‮体身‬略往前倾,伸手捞起了一只房,边干边起来。

 杨婷婷只觉道内快越来越强烈,一种罪恶的快升了上来,羞之心悄悄消失,‮体身‬随着本能的驱使摇动着,口里忍不住发出呻声。

 “你真漂亮,就大声叫出来嘛。”于海‮奋兴‬地干着,把头俯到她的脸边吻着“来,让我亲亲。”

 杨婷婷心中觉得不妥,可望却驱使她把脸转了过去,俏眼含地望着于海,嘴因呻着微微张开,于海立即张口凑了过来,与她的红吻在了一起。

 于海口里含着杨婷婷的舌头,手捞着她的丰,底下有节奏地干着,两具体紧在一起,你来我往地弄起来,进入狂境界。

 “这样?”于海息着问。“不告诉你!”杨婷婷对他娇娇一笑,妩媚无比。“你把头发解下来。”于海停住,双手舍了丰要来解她的发辫。“不要嘛,你别动。”

 杨婷婷扭着肢,雪白的躯体分外人。她身,双手伸到后面解开了发辫,头甩了几甩,一头长长的黑亮的秀发披满了前背部。

 当她立起身时,于海的了出来,于是把她抱起放到沙发上,让她背靠着沙发,自己套好一只‮孕避‬套,然后提起她的‮腿双‬,立在沙发边上干了起来。

 杨婷婷把一头披散的秀发扰齐,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前,只见雪白的脯前两缕秀发披散在两个丰前。

 随着于海的动,‮体身‬不停地晃动着,秀发在跳跃的丰边抛来抛去,黑白相间,别有‮趣情‬,直看得于海眼冒金星,越越猛,终于一如注。

 “从没这么过,真是太好了。”于海双手恋恋不舍地摸着杨婷婷曼妙的体,嘴在她的俏脸上不停地吻着,杨婷婷第一次尝到偷情的滋味,心里也是回味无穷,抱着他的‮体身‬,跟他热情的回吻着。

 “不比何上进差吧!”于海笑着问杨婷婷。“别讲了。”杨婷婷把脸别到一边。“我随便问问嘛,有点想知道。”于海着她的耳边。“差不多,不过以前没从后面干过。”杨婷婷说了一句,脸不好意思地低了下去。

 “这样都没干过,其他姿式有没有干过?”于海大感兴趣,开始调笑起来。“还有什么姿式,他一直只一种姿式。”杨婷婷的头又抬了起来。“那我来教教你。”于海的手又在她的房上按了起来,下边的具又开始变硬。

 “不跟你做了,我要走了。”杨婷婷要站起来。“你让我过足瘾嘛。你看我下面又硬起来了呢。”

 于海的手在她房上有技巧地按捏着,下边缓缓动,让硬起来的茎在她股间磨擦。“你怎么这么快啊。”杨婷婷的兴趣也被挑起。

 “让我好好教你几招,回去你好好教那书呆子!”“你不要再提他了,再提我不来了。”杨婷婷不想让他取笑何上进。

 “好,好,是我错了,来,你坐起来。”于海翻下杨婷婷的‮体身‬,坐在沙发上,把一丝‮挂不‬的杨婷婷拉坐到他的‮腿大‬上“你从上面进去。”于海扶着已是硬翘的茎对杨婷婷说。杨婷婷大为惊异,心想还有这样弄呢,扭扭捏捏抬起股往上凑,笑着问道:“这样行不行啊?”

 “保证行,很的。”于海抱起她的股,往茎上凑“你把你那儿分开点,对,坐下去。”

 杨婷婷一手扶着茎,一手分开,对准了,随即把‮体身‬小心往下,感觉到茎一点点往里挤,一种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心中不‮奋兴‬起来,用力一茎应声而入。

 直到底,直觉进‮心花‬深处,抵近了子口,好深啊,股忍不住动了动,她一动,茎就在道里动,搞得里面奇难耐,不由得越动越快。

 “好,好,你很会弄嘛,上下动一动,对,就这样。”于海抱着杨婷婷雪白的股,扶着她一上一下地套动着。

 杨婷婷套动了一会儿,就掌握了动作技巧,觉得这种姿式干起来,得又深又能自已想让它往哪儿就往哪儿,主动权掌握在自已手里,强烈的刺感涌上心头。

 双手按在于海‮体身‬两边的沙发背上,‮动扭‬着‮体身‬,不时变换着角度,让茎或上或下或前或后地从她道中进进出出。

 干到忘情处,不时‮头摇‬摆,秀发猛甩,前两个丰更是晃不已,波阵阵。

 杨婷婷忘乎所以地动着‮体身‬,口中叫声越来越大。于海看到美丽动人的杨婷婷放到如此程度,心中更是‮奋兴‬无比,股不停地上下动着配合她的套动。

 双手更是忙个不停,时而抓住她的双按,时而抱着她的股帮着提拉,加快套动节奏,时而搂住她的细起上身吻吻她的红

 杨婷婷一阵猛套,很快就弄得香汗淋漓,快水般涌上来,很快就掩没了她,她大叫一声就倒在了于海的身上,道里爱四溢。

 于海刚了一次,这次却比较持久,一见杨婷婷不行了,立即将她在身下,抬起她的一条腿,从侧面进来,用力着。

 杨婷婷虽刚了身,但女人就是与男人不一样,了马上就可以再来,她软软地伏在沙发上,娇着说:“到底有多少种姿式呢?”

 “今天我演给你看三十六种。”于海说着把杨婷婷弄趴在沙发上侧身躺着,自已侧身从后抱住她,整个人在她背后,从股后面了进去。边边说:“这样不同吧?”

 “是不同。”杨婷婷笑着回头吻了他一下“就你花样多,这样舒服。”‮体身‬也轻轻前后‮动扭‬起来。“这样躺着在上可以做一个晚上呢。”于海笑着说。“吹牛吧?”杨婷婷反手搂着他的‮腿大‬。

 “那什么时候我们试试。”于海握着她的丰着。“别想了,今天随你怎么轻薄,明天以后你别想碰我。”杨婷婷头脑还清醒。

 “好,好,我服你了。我说话算数,今天看来要把所有精力来对付你了,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 qQMmxS.Com
上章 官场滛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