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 下章
第二章
 “田宫,从后面入去呀!”灯光后面传来声音,辰典转到沙织背后去。“小姑娘,我要入你的门啦。”“不行呀,不…”沙织猛力地摇动头部。

 “你以前有没有被人过呀?”辰典一边在沙织耳边说,一边将自己的具强行入沙织的道去。“从来未试过呀。”沙织很害怕地说。

 她虽然内心很害怕,但是自己却在期侍着那热辣辣的入自己的道去。沙织开始不明白自己矛盾的内心。“小姑娘,我要入啦。”

 “不可以…”沙织‮动扭‬
‮身下‬企图摆他,但是被辰典捉住她的部。他将沙织‮腿双‬分开,然后握着自己的进沙织的中间。“呀呀…不行呀…”

 她的水,凌辱者顺利地入。“晔,小姑娘,我很快呀!”他不停地发挥年轻人的冲劲。“呀…呵…”沙织的嘴顺着那个男人的穿动作而气。“很美妙的镜头呀。”

 在镜头前面,沙织‮体下‬的浅粉红色含着一条不停的大肠。由于从后方入,所以从正面可以清晰地看见沙织的‮体下‬。

 “呀…噫噫…”沙织不自觉地拉动被吊高的双手来配合辰典的入动作。她的理性极力压制情,她觉得不可以在这情况下有快,但是体上的喜悦在侵蚀她的灵魂。辰典的‮刺冲‬越来越猛烈。

 “呀…噫噫…”沙织终于发出屈服的声言。“呵呵,怎样呀?沙织,你是不是很享受这种滋味?”田宫用力地刺沙织的咳。

 “噫…我支持不住了啦!”当沙织的芽同时被刺的时候,她的官能感受去到顶峰。“快些哭吧,沙织。”辰典用唾润了手指之后,将手指入沙织的门里。“呀鸣…”

 沙织感到好像有强力的电流通过一丝‮挂不‬的‮体身‬,电从背部一直传到上头部。“沙织,你的道好紧呀!”辰典和田宫同时攻入沙织的两个去。

 “呀…很热呀…沙织…你怎样啦…”沙织全身充满着被突入‮体身‬深处的快,她的意识被官能的没了。具在涌出大量道上穿,发出“兹兹”的声响。

 “沙织,再放一些。”辰典看着美貌如花的赤女女员,具在她夹得很紧的中继续穿着。

 “啊…沙织,你不要压制…自己,享受…的高吧!”沙织的和舌头不停地活动,她内心隐藏着的念随着‮体身‬所受的刺而爆发。

 沙织也被自己的疯狂吓了一跳,自己真的这样吗?沙织被两个不相的男人侵犯而哭起来,但另一方面,她却感受到那一股莫明奇妙的‮奋兴‬…沙织觉侍自己是一个的女人。辰典的‮刺冲‬越来越快。

 “呀…呀…噫…噫…停呀…停呀…”沙织的面上泛起了一阵红霞,她已经不顾一切。“沙织,你有高了吗?”田宫一边弄沙织富有弹力的房,一边问。“呀…我也不知为何会有快。”

 沙织很快就感到强烈快燃烧着她的内心,她的感美藐上泛起一阵玫瑰红色。因为被灯照着所以全身出汗水,‮体身‬发出汗臭。

 “沙织,你说你有高,说出来。”“呀…不行。”沙织器内的大,出白色的汁洒在沙织的子上。

 “呀…我有高…”沙织美妙的身段突然痉挛,全身肌快速地紧。辰典把具从紧中的女器中拔出来,盛开的两片花之间渗出,慢慢滴下来。

 “呀…沙织,很羞的事。”沙织的‮奋兴‬表情被拍摄下来。“好了,让她睡吧。”灯光后面传来声音。田宫用力地打了沙织部一拳。

 “呜…”沙织的意识渐渐消失。当沙织醒来时,她发觉自己全身赤地坐在自己房间前面,身边只有一个手袋,沙织无意识地用双手遮着自己的‮处私‬。

 “呀…我真的被人强了…”她希望这只是一个恶梦,不是真的。但是她的户仍然张开,自己还觉得被人入过‮体下‬。沙织从手袋中取出锁匙打开房门入内,她立刻去洗个澡,把那些被男人凌辱过的气味洗掉。

 她拿着肥皂用力地擦目己的‮体身‬,沙织仍感到曾经被侵犯过的余韵,只要用手轻按头时,她不期然发出“呵”的快叫声,她仍能感到刚才的痛楚。那此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侵犯我?“呀…呀…”

 洗澡的泡沫被擦入内的核去,沙织的双脚不期然地夹紧舞。沙织回味着刚才的凌辱及爱的快及喜悦。“沙织真是。”她将手指入两片之间的动,沙织在浴室内体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自

 “呀…很快呀…”她被泡沫包着的赤‮体身‬发出无限欢乐,沙织在休息总爱在洽室内自

 威胁其后的一个星期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太子爷和沙织约会了一次,他们一同吃晚饭,饮了些少酒之后便告别。

 由于他是一个很拘紧的人,所以从来没有碰过沙织,连握手也没试过。沙织越来越喜欢考次。她绝口不提那个凌辱者的事。同时,她得到前所未有的爱经验。无论如何,她也无法忘记当的事。

 “喂,今晚,我们去开心一下,好听?”在公司的走廊,营业部的内村先生向着沙织这样说。“对不起,我今晚有约。”沙织很冷淡地拒绝他。“纱织,你和太子爷有约吗?”

 “请你不要随便叫我做沙织。叫得我这样亲切,别人会误解。”沙织拨开内村搭在自己肩膊上的手。“我们曾经有过亲密关系,亲密一些有什么要紧呀?”“…只是一次…”沙织的美貌上蒙上一层苦恼气息。

 内村和沙织同期进入公司,以前是朋友。内村曾经多次叫沙织和他一起去酒店,但是每次都被沙织断言拒绝。后来沙织和内村疏远了。只是有一次,沙织失恋之后走去找内村寻求安慰,两人发生了体上的关系。

 沙织很想忘记当晚所发生的事。“那么,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好吗?”“我有很多公事要办。”沙织的步伐加快。

 “你对我太冷淡了,你还记得我的声音吗?在什么地方听过呀?想想吧。”沙织的‮体身‬突然变得硬直,那声音是灯后面那个男人,内村是凌辱者之一。

 “我每晚都欣赏沙织的录影带。很好看呀。”因为走廊没有其他人,内村伸手隔着沙织的贴身‮裙短‬去摸沙织的浑圆的股。

 “你…想怎样?”她的声音变得颤抖。“沙织样子甜美,户又紧。我和你上的时候你还抓伤我的背部。”内村一边摸着沙织的股沟一边说。

 “快将…那录影带…还给我。”沙织面带忧愁地向着内村说。任何男人看见沙织这个楚楚可怜的样子,都会产生同情之心。

 “还给你都可以,但是要在你答应了我后。”“你想怎样?快说吧。”“那套录影带绝对不能给考次看。”沙织明白内村想怎样:“我答应你的要求。”“真的吗?”沙织点点头。

 “那么,跟我来。”内村走到走廊尽处,入了男厕:“还等什么?快进来。”“但是…”内村拉沙织进入男厕。“有人进来时怎办?”“不会有人进来。”内村抱着沙织强吻她的嘴

 “不要这样,等等。”内村将嘴巴放在沙织的嘴上面用力啜。“呜…鸣…唔…”内村将舌头放入沙织口内,他的双手拉高沙织所穿的贴身‮裙短‬,‮摸抚‬被内及丝袜包着的股。

 “沙织,你很香呀。”“呀,不要这样…”沙织纤细的双手推开内村的部。但是,这样做完全没有实际作用。“沙织,将你的舌头伸出来给我啜。”内村一边隔着内‮摸抚‬着沙绩的丘一边这样说。“呀!”

 沙织紧紧地合上眼睛,将粉红色的舌头伸出来。内村用猥的眼光看着沙织,他将沙织的舌头含在嘴里啜。“鸣呜…”他用力地啜,沙织的舌头差不多都被了出来。内村的其灼热地膨起来,完全失去控制。

 “沙织,你也我的舌头。”内村将唾送入沙织的口中,同时将自己的西拉炼拉下,拉出一条像钢铁般‮硬坚‬的具。

 “握着它,沙织。”“不可以…我…不可以。”内村拉着沙织的手去摸自己的具:“觉得我的东西怎样?”内村弄沙织一双丰房。“呀…很大呀…”沙织很柔和地答。“和那两个幪面人相比,是不是我的具大些?”

 “…我不知道…”沙织的面颊浮起一片红霞,那是因为她开始有快。“细心地看清楚它,沙织。”内村用命令的口吻说。“请不要在这里…”

 沙织用哀求的眼光望着内村。“你不想的话,我不会勉强你。但是,你要想想那卷录影带,有很多男人想看的呀。你想不想全公司的男同事都看你的美妙‮体身‬和做表情?你是全公司男同事心目中的感尤物。”

 “感尤物?”“在酒席的时候,大家都谈起你呀,沙织,大家都很渴望能够看看你的体呀!他们都说你是感尤物。”

 内村一边说,一边摸着沙织的美丽面颊。沙织咬紧牙齿跪在厕所的地板上。她的眼前是内村的男器官,沙织感到难堪。器的臭味令沙织的面部表情变得很难看。

 “沙织,好好地看清楚。”沙织拨开头发贴近内村的具:“呀,很大…很好看…”她没有看见那两个凌辱者的具,其实今次是沙织第一次在这么近距离去看男人的器官。“沙织,含住我的茎来啜。”

 “…”“怎样了?你想所有人都有机会欣赏你的录影带吗?快些告诉我,你喜欢啜我的具,快些说。”内村的声音变得很暴。

 “我很想啜…很想啜你…你的…你的具…纱织…很喜欢你的茎…”沙织依照内村吩咐说。沙织合起双眼,张开两片嘴并且将嘴移近一个目己不喜欢男人的头。她轻吻头的尖端,她用舌尖轻轻舐那尽头中间的。 QqMMxS.com
上章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