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 下章
第六章
 “啊…很快呀!”侍应生看见沙织的表情而更加冲动。他的面前有一个如花美貌的女子,肌肤柔软滑,侍应生不能自制地用舌头舐沙织的体。响子将水泼在沙织的股上:“啊,股也了…呀…侍应生…帮帮忙,你将沙织的股也舐干净。”

 沙织张开眼睛,她用润而且妖的目光看着侍应生。侍应生的起来,他将自己的面孔埋在沙织的股沟,舌头沿着股沟上下活动,沙织将股的肌紧去夹住侍应生的舌头。

 “呀…”沙织被内村及响子的目光刺伤,沙织的内心觉得无比美妙和刺。“多谢你,侍应生先生。”沙织以热情的一吻代替小费。沙织用力擦侍应生的器。“呜…”

 侍应生的‮体下‬在颤动,只是这样已经令他。“沙织,你做得很好。”侍应生离开房间,内村‮摸抚‬沙织柔软的躯体。被内村一轮‮抚爱‬之后,沙织感到全身灼热,‮体身‬像绕起来似的。

 “呀,响子…是不是没有胆量过来一起玩?”沙织向响子挑战。“沙织,不要得意忘形,我会令你痛苦到哀求我。”

 响子走近沙织,用手指扭沙织的头。因为嫉妒心,响子用力捏沙织的头,沙织的头立刻红肿起来。但是沙织正在‮奋兴‬,一点痛感也没有。

 “呀…”沙织摇动头部,秀发跟着摆动,她出痛苦的表情。“怎样?沙织。”“再用力一些…”沙织完全不觉得痛。响子用尽气力同时扭沙织的两个头。“啊…响子…我很快…”

 沙织忍受着剧痛,她瞪起眼睛看着响子。“响子,今晚有很多时间慢慢‮磨折‬她,先吃了晚饭再玩吧。”内村坐在餐台旁说。响子放开了沙织。

 “让我先穿回衣服吧。”“沙织,你在这里不需要穿衣服。在这里你不是一个女人,只是一条狗。”“我知道…”沙织全身赤地坐在椅上,她的贴在椅面。现在的沙织确实感到自己像一绦狗而不是一个人。

 “我没有刀叉。”“完全不像一条狗,你用手吃饭。”“我…”沙织没有用手拿起面前的牛扒。“怎样了?你不肚饿吗?”

 “我…没有食欲。”“啊,对了,狗要四脚爬爬才有胃口吃东西。”说完之后,响子将载着牛扒的碟放在地上:“沙织,你应该有食欲了,快来吃吧。”沙织的内心充满屈辱,她跪在响子脚边。

 “沙织,四脚爬爬…吃吧。”沙织无可奈何地将手放在地上,她的圆浑股高高举起向着坐在她后面的内村,沙织垂下头嘴嚼碟内的食物。内村面前的是官条沙织丰部,她四脚爬爬的样子更是既可怜又可爱。内村看到停了吃饭,他的眼睛盯着沙织的股。

 “快饮汤。”响子又下命令。沙织四脚爬爬,将嘴贴近地上的汤。“呀…沙织…怎可以这样呢?”沙织将眼睛闭合,她的嘴贴在汤盘。

 “沙织,将舌头伸出来。”沙织的肩膊在颤抖,她将舌头伸出来舐盘上的汤。沙织的上身向前倾,高高举起的盛向着内村,内村感到凝聚的女香和魅力的曲线。

 “味道怎样?”“响子,味道很好呀。”沙织四脚爬爬舐汤时,她真的觉得自己堕落到连一条狗也不如。“沙织,快吃牛扒呀。”沙织用口咬着那块牛抓。

 “哈哈…沙织更是一只狗…”响子发出的笑声,她的笑声令沙织很难堪。“你想喝水吗?”响子将水倾倒在地上:“用舌头去舐这些水。”“呀…”

 沙织将嘴巴贴在地上,用舌头舐地上的水。内村将身上的浴巾下,再将内剥掉,他两腿之间出一条已经充血的。“入她的门。”“求求你们…不要…摧残我的门,我可以给你前面…”

 内村将自己的具放在沙织的股沟,准备强行入沙织的门。“…放过我吧…”沙织感到一条很硬的入自己的体内,沙织的‮体身‬被快震憾着。

 虽然沙织内心很想内村停手,但是沙织的‮体身‬却热烈地着这次侵犯。她期侍着这条‮硬坚‬的具能贯穿自己的‮体身‬:“呀…快些来吧。”“呀…正在入…”沙织堕入‮奋兴‬的旋涡中,沙织的‮体下‬有节拍地收放。

 “沙织,要入去啦。”“求求你停止。”大的头将门撑裂,深深地入沙织的体内。“啊…呀!”沙织被响子的视线所伤害。沙织和响子同是女,但是沙织感到不可思议的刺闯入体内,沙织无法忍耐下去。

 “呀…不行…”那条在沙织体内动。“沙织,不要说谎了,你其实很喜欢我这样做。”

 “不要再说…这些…话…”沙织‮动扭‬纤门正在食一条具。内村开始剧烈的活式‮刺冲‬,头猛力向前‮刺冲‬,沙织感到自己的大肠被硬物磨擦。

 “呀,呀…”沙织出痛苦眼泪,四肢着地的体不自制地‮动扭‬。内村双手抓住沙织的黄蜂,猛力地前后

 “呀…呀…”沙织大肠上的怎能抵受这样的摧残。那条像钢似的肠具前后,令沙织失去理性地狂叫。沙织咬紧牙,颈上的静脉都现了出来。“呀…”

 “沙织,再大声些惨叫吧,哈哈哈…”内村的东西在沙织体内膨起来,沙织已经完全被他支配着。“呀…很大呀…被了不起的东西入…又大又硬…沙织第一次吃到这样大的肠…好味道。”

 沙织对响子的视线异常感。具刺穿沙织‮腿双‬之间的一个小孔,令它被撑到很大,响子在旁看得非常清楚。“沙织,快些说,你喜欢谁人的具呀?”响子以侮辱的口吻问沙织。

 “呀…响子…不要这样…看着我…呀…我并不是…你想像…中那样…”沙织的‮体身‬已经被官能的火焰食,她再也不能自制,她要发出快乐的叫声。

 她张开嘴巴从喉咙深处尖叫:“我…”沙织的眼睛瞪得很大,好像要突出来似的,喜悦的泪水从她的眼框出。

 “混帐,沙织根本不理会和她做的男人是谁,最要紧的是入她体内的具是怎样的。一下子就有高,她的高可来得轻松。”响子说完之后,看见餐台上有一支酒。

 “呀…我受不住了…我…”沙织的叫声越来越深沉,那条在沙织体内穿发出像服啜时的声音。响子手上拿着酒樽,用冷酷的眼神看着沙织。

 “我不想听到你那种难听的叫声。”响子将樽拉出,然后将酒灌入沙织半开的嘴巴内。“唔…”“沙织,张开嘴巴。”响子鲁地扯着沙织的头发,将酒樽强行入沙织的口内。

 响子将酒灌入沙织的口内,沙织被迫下那些烈酒。“呜…”红酒从沙织的嘴角下来,沙织白晢的‮体身‬被染成一片血红。“味道怎样?”

 响子看见沙织痛苦的表情,响子感到很开心。“啊…我不能…再饮了…”“那么,用你另外一个嘴巴来喝吧!沙织。”响子拿着酒樽去到四脚爬爬沙织的背面:“内村,试试将这个酒樽入她的‮体下‬,看看她会怎样?”

 “很有趣的做法。”内村感到响子可怕的内心,她竟然会想到用玻璃樽入沙织‮体下‬取乐,响子一定非痛恨沙织。

 “呀…”内村将自己的具从沙织的出来。“呀…不要走…我差不多高…你怎可以中途退出?”她的门紧紧夹住内村的具,不肯放那头离开。

 “你…更是没有人。”内村将具拔出来之后,接过响子的酒樽。“求求你…用你的具吧…我喜欢你的具…”沙织害怕内村会将那个酒樽入自己的‮体下‬,她用颤抖的声音哀求内村。

 沙织全身管直竖,本来灼热的‮体身‬顿时变得冰冷。沙织的出闪亮的水,道壁的像心脏似地跳动,看来她的户经已等得不耐烦。

 响子撑开沙织的看进去:“哗!看呀,她出那么多水。她的媚好像等着头进去。”

 “呀!不要看。”沙织支持‮体身‬的手脚开始发抖,她的恐惧感令她差点儿倒在地上。“喂,沙织,将股提高。”

 沙织将颤抖的后腿伸直及将手屈曲,沙织的部高高举起向着内村。“呀…”内村眼前出现人的曲线,红肿的门下面有两块媚夹着一道中滴出鲜美的汁

 “响子,你把玻璃樽入去看看。”内村的双眼好像发光。他将酒樽送还响子,视线对准沙织的‮体下‬。响子用手拉着沙织的纤。响子感到沙织的‮体身‬比自己更人更感,突然间,嫉妒感涌上心头,响子将酒樽嘴贴住沙织的

 “呀…放过我吧。”响子和内村完全听不到沙织的哀求声音。“沙织,我要这个玻璃樽入你的道。”“不要呀…”沙织的感到那个冷冰冰的玻璃樽而紧紧闭合,爱被挤出道之外。突然间爱出体外。

 “呀…求求你们放过我吧…鸣…”沙织吓至花容失,她情不自地哭了起来。沙织感到‮体下‬有实物入,那‮硬坚‬的玻璃樽带给沙织火烧似的疼痛感觉。

 沙织拼命‮动扭‬
‮体身‬,这样的感觉令沙织成为一只真正的狗、内村和响子的‮物玩‬。沙织已经失去所有人的尊严。

 “这个玻璃樽会令你快乐,下它吧,沙织。”“呀,不要…入去呀…”沙织‮动扭‬
‮体下‬想避开那个玻璃樽,但是,对响子来说是一种引。响子用力将玻璃樽挤入沙织‮体下‬。

 “啊呀!”沙织发出惨的绝叫。由于沙织‮体下‬经已润,玻璃樽很顺利地滑入沙织体内。沙织的道含着一个玻璃樽,两边起,从后面看去,沙织的两股之间夹着一酒樽。

 “怎样呀,你的‮体下‬饮酒会不会醉?”“呀…响子,不要…再说风凉话。”沙织的躯体内因为酒樽的入而燃点起新的刺和快。 QqmMxS.cOM
上章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