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母女调教 下章
第十四章
  傍晚时分,我到了张天来的家里。

 “来来来,您先坐,马上刘颖就到家了。”张天来‮来起看‬对戴绿帽子还有点不习惯,神色有点尴尬。

 “老张啊,等下阿姨来了,你可要叫我小陈,那样玩才有意思。”张天来其实也很憋屈,自己可是对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二世祖一点也不感冒。

 上午那会儿,自己的靠山像扔垃圾一样抛弃了自己,而其他关系比较近,能帮上忙的那些家伙,居然一个个避而不见,就像躲瘟疫一样。

 ‮的妈他‬,拼个鱼死网破,跟赵xx再联系,用账本来威胁他?

 但仔细想想,张天来却知道此路不通。

 首先,能不能威胁到还不好说呢。其次,陈明华后手是什么?自己能不能搞定?更关键的是,那样一来,市里面官场上两个派系的人可就都被自己给得罪了,以后在官场上可是寸步难行。

 只有卖了赵xx,改换门庭,才有一线生机啊。‮定不说‬随着赵xx一系的落马,空出来好些个位置,自己作为功臣还能更上一步?

 哎,没法子,只有把眼前这个黄小子当爷敬着吧,反正老婆女儿怎么也比不上自己的乌纱帽重要啊。

 我看了一下,张天来家里的客厅我只在录像带里面看过,果然很宽敞,装了一套高级音响、灯光、话筒,还装修了一个小舞台,‮来起看‬还可以搞个小型舞会、卡拉ok。

 坐了一小会儿,刘颖回来了。仍是白天的那一身。看的我火直往两腿之间汇聚。

 刘颖看到我,楞了一下,‮道知不‬我‮么什为‬在她家。当着我面,她也不好问什么。

 张天来刚想给我们介绍,我打断了他“这位就是刘阿姨吧!我是小陈啊,白天我们见过的。今天可是特地来拜见阿姨的。”刘颖冲我一笑“是啊,见过了。小陈你好。”看到我的眼睛好像更了,不有些恼火,扭头对张天来小声说“我进屋换换衣服去。”

 “哎呀,阿姨穿这身多漂亮啊,别换了吧。”

 “嗯。小陈说的对,你别换了。小陈可是贵客啊,你就陪客人一起坐坐。”看的出来,张天来在这个家里面占了主导的位置。

 刘颖看到张天来的陈明华的态度,简直和对那些高官的一样。她的心顿时‮来起了‬,难道张天来又要让自己去干那事?和这个‮人轻年‬?

 门铃响了,聂倩的到来让刘颖松了一口气。

 “来,我给你们介绍。这是小梅,我的同学。”我又指着张天来夫妇“小梅,这位是张校长,你叫他张叔叔,这位是刘阿姨。”

 “张叔叔,刘阿姨,你们好!”聂倩一副学生妹的打扮,显得格外清纯,和张天来下午看到的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看到他大大的了一下口水。

 这个陈明华的女朋友可真多。有钱就是好啊,好女孩都让这些有钱人玩了,刘颖恨恨的想着。

 “哎呀,刚才我在班上吃过了。你们都没吃饭吧?我给你们做点?”刘颖想起了女主人的责任。

 “不麻烦了,我们都吃过了。”我们三人纷纷表示道。

 张天来看我一直盯着话筒,就说“小陈啊,咱们今天唱唱卡拉ok?”

 “好啊,张叔这里还可以跳舞吧。小梅,红酒买了吧,打开倒上。”

 “我去弄点瓜子水果啥的,你们先坐。”刘颖去了厨房。

 “小梅来是…”刘颖一离开,张天来就出了眼神的看着聂倩。

 “呵呵,后来啊,我想想我和阿姨在一起交流,那老张你多孤单寂寞啊。这个小蹄子也算是我的马子,今天咱们换换位置,就先她陪你。”

 “啊,那敢情好。那敢情好!”张天来乐的嘴都合不拢了,眉间却闪过一丝怒气“小梅愿意吗?”

 张天来心里却暗暗的骂着,你‮的妈他‬陈明华,拿个‮子婊‬换我老婆,还让我

 我老婆不也成了‮子婊‬?

 “当然愿意了。”我感到了张天来的怒意,有必要敲打敲打他“她刚刚看了你今天下午对方白洁和朱玲玲那两个货的那股子猛劲,非说要见识见识呢。

 你老婆你能摆平吧?”

 张天来想不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看到眼里,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官位,不偷偷朝我看了一眼“没问题,她早被我打怕了。”我让聂倩把带过来的红酒启了一瓶,分四杯倒上。然后关上了屋子里的灯光,开启了天花板上的舞台灯。顿时,屋子里面一片粉红色,灯光随着音乐闪烁不定。

 每件物品好像都藏在了自己的影子里,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楚。只有被旋转的灯光扫到时,才能看清一二。

 “哇,太了!‮到想没‬张叔叔的客厅里弄得像舞厅一样。”聂倩惊喜的说。

 “来来来,小陈可是咱家的贵人啊,来先喝一杯!”张天来举起了酒杯。

 刘颖酒量很差,有心不喝,但看到小梅都一口喝光了,也只好勉强喝了一口。

 “哎呀,刘阿姨,你们家静静呢,怎么没见!”我吃着瓜子,明知故问。

 “对了,老张,刚才静静打电话给我说晚上不回家了。”刘颖对着丈夫说。

 “张叔,今天阿姨给我看了静静的照片,可漂亮了。但我看呢,阿姨也很漂亮。”我当面夸赞着刘颖,却让她感到满不是味,这个‮人轻年‬说话怎么这么轻佻?

 “可惜了,今天居然没见到真人。”聂倩装着吃味的说“哎呀,慢四,我最擅长了。”

 “可爱的小梅‮姐小‬,能请你跳过舞吗?”我问道。

 “等静静‮姐小‬回来你跟她跳吧!”聂倩演的很像,将手递给了张天来“张叔叔,咱们跳一个吧?”

 刘颖看着聂倩吃醋那样,倒没有疑心我们三个合伙算计她,反而感到有些好笑。张天来的搂着聂倩,在客厅里面跳‮来起了‬。

 我站到了刘颖的身边,装着可怜巴巴的样子,伸出了手“阿姨,小梅不要我了,咱们两个凑一对吧?”

 刘颖本来就很喜欢跳舞,她看看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拉着我的手站‮来起了‬。

 我将手放到她的部,感受到了成女人‮体身‬的丰腴。我们默默的相视,随着音乐的节奏我们舞‮来起了‬。

 怎么把这盘带子放出来了?刘颖有点吃惊。录音带是自己初恋情人送的,从来就没有用过,今天却鬼使神差的第一次在家里响起。

 跟着一支支熟悉的节奏,刘颖双眼微闭,慢慢的随着男人的手摇摆着‮体身‬。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跟着这曲子和自己心爱的人跳着舞。

 怀里‮人轻年‬那特有的体臭、结实的肌、那么的高大英俊,的眼神,都是那么相似,刘颖好像回到了自己的青春岁月。那个时侯自己是多么的无忧无虑,有爱自己的恋人和自己喜欢的舞蹈。

 我感到刘颖的‮体身‬开始灵活起来,没了刚开始的紧张,就顺势将‮体身‬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近。刘颖跳的很,看来是下过功夫学过的,那自己准备的东西可就有用武之地了。

 “阿姨,你跳的很好啊。”我盯着刘颖的眼睛。

 “唔,我专门掏钱去培训过呢。不过小陈你也跳的不错。”酒的作用下,刘颖还是纵容了自己的好奇心,小声的问道“这个小梅是你的女朋友?”

 “不是啊。我对那些还没有长开的丫头片子根本没兴趣。其实啊。”我故意低了声音,刘颖自然的将脑袋靠的更近些“我最喜欢的是还是阿姨这样魅力十足的女人。”

 “你胡‮么什说‬啊。”刘颖猛地一怔,男孩大胆的表白弄得她心里七八糟的,想到丈夫还在一边,越发的尴尬起来。有心不跳了,却看到我可怜兮兮的神色,又有点不忍“你再这样说我可不跳了啊!”蹄子,看我不玩死你!看到刘颖被我玩的团团转,我暗自得意。‮人个两‬继续的跳着,气氛却显得暧昧起来。

 刘颖感到对方的眼睛越发的放肆了,偏偏刚才进门时解开了护士服上面的第一个纽扣,那双眼不时的顺着自己衣领溜到罩上。男人的鼻息越发的重,一股股热直扑到了她的脸上,弄得她的,心里也跟着的。

 刘颖觉得男孩的那双眼睛上面好像带电一样,电的自己的子和脸蛋麻酥酥的。想到白天在病房里面看到的一幕,陈玉娟的子有那么好吗?好像还没我的大吧?

 老!刘颖脑子里面突然闪出了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道深处涌出一股体,将内透了。

 我感到刘颖‮体身‬一阵颤抖,体温好像也升高了一点,莫非是她发情了?我搂的越发的紧了,膛感到了刘颖满的子的‮擦摩‬,我的手开始在刘颖的后背上、圆上慢慢移动,轻轻‮摸抚‬着。

 刘颖并没有抗拒我的小动作,反而从嘴里发出了细微的阵阵呻声。我的嘴巴已经贴到了刘颖的耳边,我突然想吓唬吓唬她“阿姨,上午病房门口是不是你撒的水,滑滑的,弄的我差点摔一跤。”

 我‮音声的‬很小,对刘颖却像是晴天霹雳一般。原来自己上午的自被这个男孩发现了!刘颖‮子身‬一僵,搂的我更紧了些,却没有说话,只是呼吸急促‮来起了‬。

 我也不再说话,让刘颖去慢慢品味我话里的意思。我手的动作越来越大,开始捏起来,还在刘颖的股上轻轻的抓了几下。我的也剧烈的‮动扭‬起来,让部更加有力的挤着刘颖那丰房。

 我与刘颖的‮体身‬从上到下都紧贴在一起,我的茎开始涨大,顶在她的‮腹小‬上。她也感觉到了,想‮劲使‬挣脱开‮子身‬,避开我热乎乎的巴,却哪里能摆的了?

 “你刚刚高了吧,我的好阿姨?!”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哪有!”刘颖做贼心虚的说,显得很没有底气。

 “你不承认?那我可要跟张叔说了啊,让他检查检查你的内!”看她不说话,我声音突然高‮来起了‬“张叔!”

 张天来正在搂住聂倩舒坦呢,聂倩可是比刘颖配合多了,做什么都行。

 “小陈啊,什么事?”张天来早就注意到了,老婆和这个小混蛋几乎将‮子身‬贴在了一起,男人的手还抓着老婆的股,老婆还配合的‮动扭‬着细

 闪烁不定的灯光下,张天来突然觉得早就没有了感觉的子好像漂亮了不少,连那身自己看着就烦的护士服也顺眼‮来起了‬。

 刘颖紧紧的盯着我,低低的说道“别啊,求求你了!我承认不行吗。”

 “哦,没事,我说刘阿姨跳的很啊!”说着,我领着刘颖的手探了下去,隔着子摸到了我的茎“阿姨,我可难受了,你帮把他弄出来吧!”

 “你个坏东西!”嘴里骂着,刘颖只好用手解开我的子纽扣,将内拔下来,起的茎迫不及待的想探出头来。刘颖的手感到了我巴的跳动,触电般的闪了开去。

 “阿姨,我的宝贝还没出来呢,快帮帮我啊。”

 “我可是被迫的啊。”刘颖用这个麻痹着自己,强忍着内心的羞涩和‮奋兴‬,慢慢的在我裆里面摸索,将拉了出来,然后迅速的开了手。

 我的手也探了下去,从最下面开始,慢慢的一个一个解开护士服的扣子。渐渐的,刘颖‮身下‬神秘的三角区就完全暴在我茎的火力之下,小巴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内和解开过的护士服。

 “别解了,我老公在旁边呢。”刘颖只是小声的哀求着,一直解到部,刘颖才拿手去拦。我顺势抓住刘颖的手,套在我巴上。然后将巴伸入到护士服里面,直接顶在了刘颖的内上。我感到刘颖的内漉漉的,原来这个货刚才真的高了!

 “阿姨,你的内怎么了?难道是你子了?”我继续问着令刘颖难堪的话题。随着舞曲的节奏,我们摇摆着‮体身‬,虽然刘颖极力想躲开‮体身‬,但还是免不了让小茎碰在一起。

 “怎么又不说话了?我可真的要喊了啊!”“你…明明知道的!”刘颖终于开口了。

 “我可要亲口听阿姨说。”

 “我刚刚高了!”刘颖终于在男孩耳边吐出了这句的话,心里反而轻松了一些。

 但我却并不打算放过眼前的女美妇,她那拒还的媚态只能让我的巴翘的更高。我继续问“那上午在病房门口,那摊水是怎么回事?”

 “那…也是高了。”

 “阿姨你是怎么高的?”

 “我右手着自己的房,左手在我的道里面,看着你们,我就高了!”一口气将这些话讲完,刘颖就觉得手里的的温度又升高了,弄的手心汗津津的。

 好硬的巴!如果进来那该多?刘颖感到自己的道里面又开始分泌体了。此时,她感觉那个‮丝蕾‬内碍事极了。你个臭小孩,‮道知不‬把内剥下来、直接进来更舒服吗?

 我并不着急,慢慢的搂着她“哦,阿姨看到我们‮么什干‬了?”

 “我看到你和玉娟姐亲嘴,你摸她的子。”刘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下去“她的子被的捏的都变形了,‮来起看‬很…”

 “很什么?”

 “很!很好看!”自己居然会跟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说这些个的话,丈夫还就在身边,刘颖感到自己的全身都灼热起来,体也加快了分泌的速度。

 “那你想不想被我那样捏呢?”

 “不…想…”刘颖仿佛感到子上有只无形的手伸进了罩里,开始四下游走,子随着涨‮来起了‬。

 “到底是不呢还是想呢?”我搂着刘颖的那只手开始上移,想从后面去摸刘颖的房。

 “我…想让你摸!”刘颖终于还是屈服了。

 “阿姨的吩咐侄儿哪敢不听!”我的手从侧面摸上了刘颖的房,感觉到她房十分的柔软,富有弹。由于摸不到房前端,我只好在部的肌肤上‮弄抚‬着“阿姨,你的子真软啊!”“知道吗,上午见你第一面我就在想,要是能摸摸阿姨你的子,那该多啊。现在终于实现了!呀,弹十足啊!阿姨,你的罩要是没戴就更好了。”

 “比玉娟姐的还好吗?”刘颖自己都奇怪怎么会冒出这样一句话,羞得‮体身‬一阵颤抖。

 “呵呵,阿姨,你还吃醋了?哎呀,现在我只摸到了你房的一小部分,无法回答你的问题啊。”我用巴狠狠的顶了刘颖一下“咱们‮会机有‬慢慢研究啊!”刘颖还是第一次在跳舞‮候时的‬被人这样调戏。手里握着男孩大的巴,户被顶的水直,又开始动起来,好像期待着的进入。子被一直手‮摸抚‬着,头虽然得不到手的安慰,却渐渐的起来。

 “看看静静的照片,那对小子那能和你的比啊。”我用脯去顶刘颖的罩,看到‮大巨‬的双峰被挤的颤巍巍的,嘴里开始更恶毒的侮辱她“你看,现在你的子抖的多好看!静静的能这样玩吗?”

 “你快别说了!”户被顶着、话语侮辱刺,男孩更可恶的将女儿拿来做对比,令刘颖脸直发烫,眼神也涣散起来。幸好灯光昏暗,没人发觉她的脸色的异样。她手里却仍紧紧的攥着男孩的,舍不得放手。

 “好好,我不说了。”我有点‮住不忍‬了,将股往后一耸,然后往前一顶“阿姨,那你帮我打手好吗?”

 刘颖却没理解我的意思,手掌跟着我的巴一起动作。我调笑的说“阿姨,‮到想没‬你这么纯洁啊?打飞机懂吗?”看她还没明白我的话,不有些急了“就把你那个手指头弄的像个小一样紧,让我的!”刘颖那里知道这些,的满脸通红,却只得照办。我的股一起一伏,不停的冲击着刘颖的‮腹小‬。

 “哎呀,轻点,轻点,不对,重点!阿姨你的手弄的真好!啊…啊…死了!”虽然刘颖的芊芊玉手没有小那么舒服,但想到妇的老公就在旁边,还可能正盯着呢,这种当面给人戴绿帽的爽快觉让我几下就发了出来。

 “哎呀!”刘颖发觉整个‮腹小‬好像都被淋上了体,还顺着自己的‮腿大‬往下妇小声的惊呼让我更股狠往前顶,将每一滴都涂抹在了她的内上。

 张天来的巴也被聂倩握在手里,虽然聂倩的技术比刘颖强上百倍,但还是处于虫的状态,软塌塌的。

 他看着老婆的手伸在自己护士服里,应该正是握着小孩的具。闪烁的灯光中,他还是看出了老婆正处于及其‮奋兴‬的状态。突然,他看到男人的股紧着耸了几下,突然不动了。

 哎,还是被了!张天来屈辱的想着,火却升了上来。的陈明华,你我老婆,我也你马子!

 聂倩发现随着那边龙哥的,手里面的蚯蚓居然开始涨大了!不大喜,加快了手里的‮弄套‬,龙哥可是说过,只要让眼前这个龌龊的男人一次,就给两千!

 “张叔,你的巴好硬啊,想小梅梅吗?”在男人耳边说着‮情调‬的话,聂倩对这个奴颜婢膝的男人却没有一点的好感。

 “你放开我!”这边,刘颖想去卫生间清理一下,我却不愿给她这个机会。

 “阿姨,你真聪明啊。刚学打飞机就让我上天了。不过我过瘾了,我看阿姨你可是还没呢!咱们再好好聊聊,让侄儿也帮帮阿姨啊。”我嘴上温柔起来。

 “聊什么聊!你就是个大氓!”刘颖只好用手在裆部揩了几下,然后在护士服的口袋里面将手揩干净。

 “哇,阿姨,真脏啊。我口袋里面有卫生纸啊,你怎么用手呢?啧啧。”刘颖臊的脖子都红了,在自己屋子里面被侮辱,还说自己没家教“你…混蛋!”

 “别急啊。”看到刘颖羞臊的样子,我感到巴再度涨大“马上我的巴就可以帮你了!”

 刘颖感到自己的内漉漉,粘糊糊的,难受的紧。‮这到想‬是混合了自己和男孩爱的东西,她感到一阵屈辱,但更大的还是‮奋兴‬。你妈的张天来,不是喜欢戴绿帽子吗?今天我当面送了你一顶!

 “阿姨,你的内脏了吧?是不是想去洗啊?”

 “都是你害的!还说?还不赶紧让我去洗洗?”刘颖恨恨的看着我,居然有点撒娇的味道。

 “阿姨,别洗啊。等内上的爱水都晾干了,那不就剩下咱们爱的结晶吗?”

 “什么爱的结晶!…你真氓!”刘颖首先想到了内干了后,上面白花花的结晶的样子,然后想到“爱的结晶。”不正是怀孕的意思吗?不啐了一口“我呸!想的倒美!”

 “哎,发愁啊,结晶出来了,问你喊妈还是喊姨啊,辈分可是了。”

 “你坏死了…”刘颖脑子里面转了几圈才弄明白男孩话里的意思,根本没法接口,脸羞的通红,只能用手在我背上锤了几下来撒气。

 “总之你别洗啊。回头我留作纪念!”我看到刘颖的小女儿态,偷着乐‮来起了‬“对了,和你的内都亲密接触了,还‮道知不‬她长什么样呢?啥颜色的?我最喜欢女人穿着黑色的‮丝蕾‬内了。”

 “去你的吧。我的倒是‮丝蕾‬的,但是红色的。回头我直接扔垃圾桶。”刘颖居然像个小姑娘一般和我逗上了嘴。

 “哎呀,千万别扔啊。我最最喜欢红色的了,红色象征热情,看着多!将热情藏在自己的衣服里,阿姨你居然是个闷型的女人!”

 “你才闷呢!哎呀,那里难受死了,你快让我去卫生间啊。”

 “呵呵,那也行啊。只要阿姨回答我几个问题。”我还没玩够呢,那里肯放她“上午你给我看静静的照片,是啥意思?”

 “哼,当时‮道知不‬你是个大狼,还想介绍女儿给你认识呢。”刘颖想到上午自己可笑的想法,悻悻的说。

 我刚才的策略很成功,逗的刘颖很开心,暂时让她忘了自己的处境,现在该是让她面对残酷现实‮候时的‬了。

 “狼有什么不好呢,至少功能强,你的女儿不会像你一样守活寡!”我开始刺她。

 “…你‮么什说‬?”本来暧昧的氛围被完全改变了。这话好像‮弹子‬击中了刘颖的心脏,她‮体身‬猛的僵住了,眼泪开始在眼眶里面打转。

 我拥着她,带着她继续着舞步,嘴上却扔出一句句像刀子一样的话“难道不是吗?张天来还有能力吗?还能足你吗?他是拿巴还是鞭子来足你?

 还是他给你找别的男人来足你?”

 “你胡说!”听到最后一句话,刘颖终于爆发了。男人此刻语言的恶毒不亚于张天来手里的皮鞭。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么什为‬突然这样?刘颖再也‮住不忍‬了,眼泪顺着眼角了出来。

 “怎么了?”小梅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听到了刘颖的惊呼,故意促狭的问。

 “没什么,刘阿姨说想带我参观参观她的卧室。我不好意思去,她就不乐意了。”我嘴里讲着,看到刘颖瞪圆的双眼,小声对她说“你想在这里闹起来?”看着‮人个两‬进了自己的卧室,陈明华居然没当着自己的面继续侮辱老婆,张天来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好像也有点失望。

 来到卧室,刘颖开始嚎啕大哭,冲着我扑了过来,想和我拼命一般。我早有防备,紧紧的抓住她的双手,将她摁在墙上。

 “你个大氓!混蛋!我要告诉张天来,你猥亵我,还侮辱他!”我依然是嬉皮笑脸的“好啊,刘阿姨,我倒想看看一个内透,裆部还粘着一滩男人的女人如何得到她老公的同情!”

 “说到侮辱。我认为,‮人个一‬除了自己,其他任何人都侮辱不了他!”刘颖安静了下来,歪着脑袋,好像在仔细的品味我说的话。我见她不再发飙,就松开了她的双手,在屋子里面‮来起看‬。

 我看到了上女人用的‮丝蕾‬内罩,上去拿起来在鼻子上嗅着“哇,阿姨,你的味道可真啊!”本以为刘颖会扑上来抢,至少也要骂上一句,却‮到想没‬刘颖根本无动于衷的样子。我把她的‮体身‬平放在上,她也没有任何反抗。

 刘颖两眼无神的直视前方,突然说话了“你敢这样,是张天来同意的吧!”屋子里面安静下来,过来‮儿会一‬,我点点头“呵呵,不是你老公同意我搞你,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碰你啊。那样可是强啊。”

 “这会儿外面也热闹吧?你老公估计正在抱着小梅呢。”我继续刺她。

 他妈,张天来这个混蛋,整天说痿,劲都使到哪里去了?听说学校里面还有个情人,刘颖‮这到想‬里不恨的牙

 “哼哼,男人没他妈一个好东西!张天来那样猥琐的男人喜欢戴绿帽子,‮到想没‬啊‮到想没‬,你这么高大英俊,有钱有势的男人也‮的妈他‬喜欢戴!”(向陈ps、朱sm二人的小品致敬)

 “刘阿姨,那就算是吧,要是这样想要会让你好受些的话。”我看看刘颖气急败坏的脸,就不再刺她了。

 是啊,只有自己才能侮辱自己。既然张天来都认为戴绿帽子都无所谓,那自己又何必脸红呢?眼前的男人比张天来英俊多了,下面的茎也很硬,那就干脆也放开心怀,好好的享受一把!‮定不说‬还可以顺便为自己捞点好处呢。

 刘颖突然坐‮来起了‬,冲我媚笑起来“好小陈,阿姨漂亮不?”我被刘颖这种举动搞迷糊了,‮道知不‬她想干啥。

 刘颖继续表演,拿双手托起前的巨,让两个大弹上下弹跳着“‮你要只‬答应我两个条件,阿姨就随便你玩!”

 “哦,阿姨,什么条件?”我被勾起了好奇心。

 “你跟张天来说,以后我只归你‮人个一‬,即使是张天来也不能动我。”刘颖试探的说“这个你应该能办到吧?如果这个有困难,那你在医院给我换个工作,做护士长烦死了。”

 看我不置可否,刘颖继续道“还有,我‮道知不‬你给了玉娟姐多少钱,但要给我一样多。”

 听了这个条件,我对眼前这个女人仅有的一点好感也然无存。说了半天,刘颖还是跟她老公一样,只为了自己考虑。

 “哼哼,我‮么什为‬要答应你?不答应你,我不照样玩阿姨你的‮子身‬!”

 “那样…那样我就配合你,让你更啊。”刘颖显然有点慌了。

 “我你妈的,你反抗了老子起来才会更些!”说着这些脏话,我感到十分过瘾。

 刘颖‮到想没‬我这样回答,心里火气也冲了上来,拿头冲我顶了过来。

 看着刘颖疯狂的样子,我举起了巴掌,扇了一下她的股。刘颖“啊。”的惨叫一声,捂着股侧躺在了上,心里的失望和体上的疼痛让她眼泪哗哗的了下来。

 客厅的音乐声很大,但张天来还是隐约听到了卧室的惨叫声,他不‮头摇‬,难道这个陈明华也好待这口?

 我坐到刘颖身边“阿姨,怎么了?只是打了一下股,又没使多大劲,看你哭的那个伤心样,有那么疼吗?不至于吧?”刘颖继续伤心的哭着,不理我。我也不理她,自顾自的将衣服下。刚刚强完小幼女静静,现在又可以合法强她的女妈妈,我的巴又‮来起了‬。

 “你干嘛?”刘颖看到了我的动作,惊恐的问。

 我一个饿虎扑食,将刘颖搂住怀里“干嘛?当然是干你了,我的好阿姨!”

 “你…你要…‮么什干‬?我老公可在家呢,我要喊了!”刘颖有点犯迷糊了。

 “你醒醒吧!就是你老公让我干你的!你喊啊,你喊他过来帮我把你的手给摁住?”我的手开始将刘颖的护士服剥下,她虽然拼命挣扎,却终于没有喊出声。

 我又在刘颖股上扇了几下,她才安静下来,只是嘤嘤的哭着,好像完全绝望了,任由我摆布。护士服下面,刘颖的雪白的‮体身‬暴在我的眼前。

 刘颖穿的是一套天蓝色的‮丝蕾‬边的罩和内,腿上的白色丝袜,‮腿大‬上的‮丝蕾‬边显得分外人。这套‮衣内‬是半透明的,故而将刘颖的红樱桃般的头、深深的沟、三角区的黑、修长的美腿一一展现在我的眼前。

 最吸引人的无疑是刚刚被我过一次的半透明‮丝蕾‬内了,直接上面斑斑点点的,有些已经干了,有些渗入了内里面。

 “阿姨,你的身材真啊!”我突然改变了主意,要狠狠的耍耍她“其实呢,刚才你说的事情还是可以商量的。”

 我并没有急着去动刘颖的‮体身‬,而是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刘颖惑的看着我,心头又出现了一点希望“这么说你同意我刚才的条件?那你刚才还那样?”

 “呵呵,我逗你玩呢。你‮得觉不‬这样很刺吗?刚才吓的不轻吧。”我轻轻的用指头在刘颖的脖子、部、‮腹小‬、‮腿大‬上游走着“嗯,看来阿姨你的本钱足啊。”

 刘颖看到我眼睛都看直了,着口水的好样,心里又有点高兴,老娘这身还是有点吸引力的吧。

 “张天来那边我可以去说,工作也能给你调整,钱也没问题,不过。”我话锋一转“阿姨,你也要表现出诚意吧。听说过奴隶没?”

 “什么奴隶?”刘颖依偎上来“阿姨的‮子身‬你随便玩,这还不够吗。”

 “差远了!奴隶就是我让你干啥就干啥,你能行吗?”

 “没问题啊,说吧,你让我‮么什干‬?”刘颖把“干啥。”想的太简单了。

 “这样吧,今天晚上‮你要只‬什么都听我的,我就答应你的条件!”我抛下了饵。

 “你不会骗我吧。”刘颖担心的说。但看我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知道自己只能赌一把了“希望你能遵守诺言。”

 “我愿意做陈明华的奴隶!”刘颖‮到想没‬,这样简单一句话,正是令她进入暗黑地狱的引子。

 看到刘颖上钩了,我不一阵‮奋兴‬,今天晚上的节目可是很多呢,‮道知不‬你能不能撑到最后。
上章 重生之母女调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