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母女调教 下章
第二十九章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

 陈美英坐在出租车返回了家里。次卧的灯还在亮着,陈美英悄悄打开房门,探头看去。

 两个‮姐小‬妹此刻都还没睡觉。李映梅坐在桌前,聚会神的预习着明天的功课,苗冰冰则津津有味的抱着小霸王学习机玩超级玛丽。

 如果陈美英再观察‮儿会一‬,就会发现李映梅面前的书本半天都没翻动一页,她根本是在发呆。

 “冰冰!你在‮么什干‬?妈妈好不容易给你找了个学校,你一点都不珍惜,太贪玩了!你看你姐姐,多乖!”训斥完女儿,陈美英又转向了李映梅“梅梅,时间不早了,你们该睡觉了。”

 “好的,小姨。对了,我妈妈怎么还没回来?”

 “哦,你妈妈估计晚上不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李映梅的脸上出一丝喜

 陈美英没去铺客厅的被铺,而是睡到了姐姐的上。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突然,门口开了一道,‮人个一‬影溜了进来。

 “小姨,你睡着了吗?”

 “梅梅,我睡着了。”

 “小姨,你就会骗人!睡着了你很能说话?”李映梅娇嗔着,钻进了陈美英的被窝。虽然‮人个两‬都穿着睡衣,但陈美英仍然能感受到少女那滑的肌肤和富有弹的肌

 “怎么了,梅梅,有啥事吗?”

 “小姨,没事就不能来吗?我想和你说说话。”

 “乖孩子,小姨也想你啊。听说你现在学习可了?”

 “还行吧,过得去。”

 “哼,梅梅你现在还懂得谦虚了,记得那年是谁说,得个全校第一如探囊取物般简单的?”

 “哎呀,小姨,你就别笑话我了。当时我不是刚学会个成语,想显摆显摆吗?”

 说了‮儿会一‬小时候的糗事,李映梅将心事向小姨一一袒。她自小就和小姨关系亲密,‮是其尤‬进了青春期后,有些无法和妈妈说的事,她都愿和小姨讲讲。

 “小姨,我有点事,想问问你。”

 “你啊,就知道你有事才来的。告诉小姨,你说的那事是不是和男孩有关呢?你是不是有了喜欢的男孩子了?”

 “嗯。我‮你诉告‬啊,他可厉害了,不仅学习好,还会写歌呢。今晚的演唱会里面那个献歌的人就是他。”

 “他是叫陈明华吧?”看到李映梅点头,陈美英心里一沉,继续问道“他是你男朋友吗?是不是他死烂打的追你?”

 “小姨,是我追他的,我倒是想做他女朋友的,但我妈一直没吐口。说我还小,你看看,我哪里小了?”李映梅故意脯,将自己的小鸽展在陈美英面前。

 “行了,我家梅梅不小了!”看着外甥女天真的样子,陈美英扑哧一笑。

 “小姨,我想问你一件事。”李映梅终于要问到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了,有些害羞。

 “说吧,什么事?”

 “女人怎么才会怀孕呢?”

 “啊?梅梅,你和陈明华怎么了?”陈美英大吃一惊,梅梅居然也和陈明华发生过关系吗?

 “我们没‮样么怎‬。就是,就是…我好害怕!”李映梅‮音声的‬颤抖,显得很是惊慌。

 “就是什么?你快说啊?”陈美英也听出了外甥女的担心,有些着急。

 “就是我们都光了,然后…然后他把他那个东西放到我的下面…”李映梅羞的再也说不下去了。

 “啊?他,他放进去了吗?”

 “没有!只是在那里放了一下。小姨,那样会怀孕吗?”李映梅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真的没放进去吗?我是说把他那东西进你的地方?”陈美英生怕被李映梅弄错,面红耳赤的做着解释,脑海里不浮现出小恶进姐姐小的画面,浑身发起热来“这很重要!”

 “真的没有!”李映梅也红着脸回忆起当时自己和华哥的所有动作,确定道。

 “那就没事!”陈美英终于松了一口气,嘱咐道“梅梅,以后你千万不能和他那样了,知道吗?对了,他是怎么引你的?他可是大狼,你以后少跟他说话,‮全安‬些。”

 “不是的。那次是我引他的。”李映梅知道自己没有怀孕,放下了心事。

 她想起和华哥第一次亲吻,小嘴动了动,回想着当时的甜蜜。

 “怎么可能?梅梅,你怎么能这样?”

 “我早就对华哥动心了…”李映梅小声的跟陈美英讲述了那块伤疤的事。

 讲着讲着,她在陈美英的怀里睡着了。

 陈美英本来以为是小恶追的梅梅,自己可以劝说下外甥女,但听到梅梅说的,她也没了说辞。她皱着眉头,思索着怎么才能让梅梅认清小恶的真面目。

 早上五点半,陈玉娟回到了家里,开始做早饭。

 六点,两个小丫头被闹钟叫醒了,睡眼惺忪的起洗漱。李映梅昨晚睡的格外香甜。自己的心上人终于回来了,她对着镜子,仔细的打扮着。

 一出卧室,李映梅就看到了正背对自己,坐在沙发上的陈玉娟。她还发现,妈妈手里正拿着一个红彤彤的枣子发愣。

 “妈,你回来了!”李映梅偷偷走到妈妈身后,突然伸手夺过红枣“好红的枣子,肯定很甜吧!”

 “你‮么什干‬!”陈玉娟正在发愁,小坏蛋要自己将这个泡过爱的枣子给梅梅吃,到底该不该照做呢?

 “妈妈昨天晚上住在陈明华妈妈那里了吧?这个枣子就是阿雪阿姨特制过的吧?”李映梅对妈妈的怒似乎已经免疫,还是嬉皮笑脸的,一口将枣子了下去。陈玉娟根本来不及反应,咔嚓咔嚓几下,这个在母亲道里面浸泡过的枣子就下到了女儿的食道里。

 “好甜呢!妈妈你还有吗?”李映梅根本没品出枣子的异味,更没察觉到自己的妈妈脸上红的要滴血了“怎么可能只有一个,都是被妈妈你偷吃了吧?”陈玉娟心里呻了一声,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结局,那个小恶魔知道我按照他的要求完成了这个任务,应该会很得意吧?

 早餐时,陈美英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姐姐,觉察到了陈玉娟坐姿的异样。陈玉娟的注意力则全在女儿身上。梅梅打扮的这么漂亮,是想给陈明华看的吧?

 也是,她和他两个才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呢,自己在中间算什么呢?

 吃完饭,两个小丫头上学去了。苗冰冰上的是一个山寨学校,除了便宜别无其他优点。屋子里,只剩下了姐妹‮人个两‬。

 “姐,让我看看,你的股怎么了?”

 “没事,你别看了。”陈玉娟想要躲闪,却怕伤着妹妹,只能红着脸任由陈美英摆布。

 拉下姐姐的衬裙和内,一个红彤彤的股蛋出现在陈美英面前。

 “姐,咱们到底犯了什么错啊?命怎么这么苦呢?”陈美英投入姐姐的怀里,哭泣着,发着自己的委屈。

 “小英,这可能都是命中注定的啊。”陈玉娟拍着陈美英的肩膀,安慰着妹妹“别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吗?”

 “你还说!看看那个坏蛋,把你打的!股都肿了!他还去招惹梅梅!”

 “你快别说了,好羞人!我跟你说,那都是我自愿的。小华是真心喜欢我的。他小时候受过刺,自幼就失去了母亲,心理上有点问题,有很严重的恋母情结…”

 “你骗人!有那样对待自己母亲的孩子吗?姐姐,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借了陈明华多少钱?”

 “妹妹,你别问了。”陈玉娟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说到钱,你不是想让冰冰上我们学校吗?光择校费和赞助费就要两万,这还是我作为学校老师的内部价呢,外人要四万。”

 “啊?‮多么那‬啊!”“对了,你的药费报销单呢,你参加的医保,不是能够报销15% 吗?那不也有好几万吗?”陈玉娟也不想跟小情郎伸手,毕竟她还是要点自尊的。

 “我,他…”陈美英语无伦次,‮道知不‬在‮么什说‬。

 “你说的什么啊?”

 “被冰冰她爸给拿走了。”陈美英终于将话说完整了。

 “啊?怎么回事?你怎么给他了?”

 “他说他能找关系,多报一些费用。”

 “笨!他说的话你还能信啊?再说,他即使能多报,钱能归你吗?都捐给赌场了!这下可好,这钱啊你一分也拿不到了!你啊,就是子太柔了。”陈玉娟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着“你们都离婚了,怎么他还老着你啊?你病没好那会儿,怎么连个脸都不照呢?”

 “我想着他毕竟是冰冰的亲爸爸,怎么能坑我们呢?他还说要拿这钱给冰冰找个好学校呢!”陈美英痛哭起来,深深后悔自己的软弱。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来想办法吧。谁让你是我的亲妹妹呢?”‮人个两‬正在沙发上谈心,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一个男人‮音声的‬响‮来起了‬。

 是陈明华过来了,陈美英被姐姐推着进了自己的卧室。

 “小华,你怎么来了?不上早自习了?”

 “老师,我想死你了,快让我抱抱!”我一把搂住了陈玉娟,嘴巴去找她的耳垂。

 “去去,不是早上刚分开吗。不要啊,小华,美英还在屋里呢!”

 “怕她做什么!她又不是没看过!来,好姐姐,让我看看你的子大了没!”早上陈玉娟趁我睡,偷偷离开后,我又想了个好点子戏弄老师,还想知道枣子的事,就一直呆在老师单元楼的门口,看到两个小萝莉都走了,这才进来。

 “别动!”陈玉娟死死的摁住我作恶的手“我跟你说件正事,再借我两万块钱好吗?”

 “哎呀,这点钱,你直接给潘姐说就行了。嗯,好软的大馒头!”

 “啊,坏蛋!”陈玉娟忍受着我的扰,一步一挪的将我牵引到了她的卧室,随即,里面大声响起了女人的呻声“啊,啊,用力些!”次卧门口,陈美英呆呆的站着。她可是错误的估计了男孩的无。男孩进屋时,自己明明站在这里,他肯定看到了自己,还挑衅的瞪了自己一眼。然后就一把和姐姐搂抱在了一起,手也抚上了姐姐的口。姐姐背对着自己,却被男孩的热情弄得神魂颠倒,腿都站不稳了,好一对妇!

 陈美英却‮到想没‬,男孩一个没娶,女人一个没夫,怎么就是妇了呢?

 她正想着,另一个屋子里却响起了大声的呻,明显的是姐姐在叫

 这么快‮人个两‬就搞上了?还没到五秒钟吧,个外罩也不止这点时间啊?

 好下的男人,将寡居的姐姐弄的好狼狈,坏蛋!小鬼!他的手段很下,姐姐叫的好!…好幸福!

 陈美英的呼吸急促起来,回想起男孩巴,鞭打着姐姐的情形,氓!

 !嘴里骂着,她的手却不由自主的伸向了裙子里面,隔着内‮弄抚‬起来。

 屋子里,陈玉娟目瞪口呆。她和我都在外衣呢,怎么有人叫?不对,这个声音,好像是自己!?她循着声音看去,发现男孩手里的录音机。

 “坏蛋!快关了!”陈玉娟的脸红透了,心里恨的直发。这个小鬼,花样太多了。她伸手去抢录音机,我并没有躲闪,笑嘻嘻的看着老师着急的样子。

 “姐姐,‮不么怎‬叫了?是不是我干的你不了?”录音机刚被陈玉娟关掉,我故意大声喊着“啊,我的巴被你夹断了!”

 “别说了!”陈玉娟再也‮住不忍‬了,伸手捂住了我的嘴。但我的手却趁机去挠她的,她只能用手反击。

 “姐姐,你的小好紧啊,好舒服!我要了!唔,唔…”却是陈玉娟看着不对,将嘴巴堵了上来,才算安抚住了我。

 “姐,那个枣子呢?”

 “我给梅梅吃了,这下你高兴了?满意了?”陈玉娟恨恨的说,一口咬上了我的肩膀。

 “疼!”我溜一下,看着陈玉梅涨的通红的脸,知道她估计没骗自己,心里得意万分,一阵猛啊,姐姐我赏你这个!”

 屋外,陈美英正听的入神,忽然里面安静了下来,她也回过神来,暗暗啐了一口,整理了一下衣服,退回了自己的房间。她为自己、为姐姐感到难过,姐姐是为了自己才让这个小恶的吧?姐姐所谓的办法,就是拿体跟他做易吧?陈美英看着镜子里的半老徐娘,暗暗咬牙。

 过了好‮儿会一‬,陈玉娟才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在卫生间捣鼓了‮儿会一‬,离开了房间。又过了‮儿会一‬,我也从陈玉娟的屋子里走了出来,敲了敲陈美英的房间。

 “小姨,你跟我去个地方,我找你有事。”

 “哼,好狗改不了吃屎,该来的还是会来的。”陈美英稳稳神,收拾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跟我走了出来。

 陈美英一路上保持沉默,跟着我走进了一个咖啡店的二楼,进了包间后她先钻进了卫生间。

 我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品着咖啡,大口大口的吃着小点心,等待着。昨晚上劳动了‮夜一‬,还真是耗费体力啊。

 陈美英终于走了出来,她披着一件风衣,将她曼妙的曲线盖的严严实实的。

 “陈明华!我姐姐到底欠了你多少钱?我替她还!”

 “哦?也不多,三十来万吧?怎么,你有‮多么那‬的钱吗?”

 “我没有。不过…”陈美英脸涨得通红,闭上了双眼。风衣的纽扣不知何时全被解开了,她双手轻轻一动,风衣滑落到了地上,一尊羊脂白玉的体呈现在我的面前。

 陈美英的风衣里面除了一件罩竟然什么也没穿!她的体态消瘦,但部却托着一双球型巨,比之陈玉娟的双峰也毫不逊;她的稀疏,里面的清晰可见。

 陈美英稍微停顿了一下,双手毅然绝然的伸到背后,揭开了罩。

 “我,我的房不太好看,别,别笑话我…”陈美英的眼泪都快留下来了,‮是不要‬姐姐的惨状对她打击太大,此刻她应该逃进卫生间了。

 纯黑色的罩缓缓滑落,一对巨…不对,是两只出来。我惊奇的眯上来眼睛,仔细看着眼前的奇景。原来,陈美英的房竟然不一般大。

 普通女房大小都不一样,这很正常,就和人的两脚大小不一致类似。

 但正常女两只房的差别用眼根本看不出来。而陈美英的双,差别却是很大。

 陈美英的左房,和她姐姐大小差不多少,如同一个小西瓜般耸立在她的部;而她右边的房,却只有一只橙子大小,用一只手都可以完全包裹住。

 相应的,左有些下垂,而右却傲然立。

 换句话说,她的房一只像陈玉娟的,一只像李映梅的!‮这到想‬一点,我的心跳开始加速,眼睛不停的在两只房间巡视,那感觉就像是将陈玉娟母女两个摆放在我的面前,部供我检阅。

 陈美英还是第一次在丈夫之外的男人面前如此暴,她双手不自觉的护在前,但想到自己本来的目的,又将手放了下去。想到小恶正在用的眼睛盯着自己,陈美英心里砰砰直跳,仿佛有头小鹿撞。两只房的大小差别对她来说一直是难以启齿的隐私,如今却要面对这个小恶,他会不会嘲笑这个呢?

 我的开始膨起来。和陈玉娟、刘颖二人不同,刘颖被丈夫送给了好几个男人玩,陈玉娟则被月月调教过,对于‮女男‬之事放开了许多。而这个陈美英可是除了丈夫之外从未出过轨,可算是个真正的良家妇女呢。而她的房,绝对是一个极品,让男人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同时领略到女和‮女处‬的两种风情,啊!

 我真想上前,将陈美英搂住,玩一番。但陈美英是老师的亲妹妹,我对她只有情却是没有感情。上手之后,怎么处理呢?她今天这样低姿态,肯定也是有条件的,我还能耍无赖手段吗?李映梅还没搞定呢,又多了这个麻烦,老师会怎么想呢?

 我的眼睛从陈美英的‮腹小‬处划过,一道长长的伤疤赫然在目。我苦笑了一下,脑袋恢复了冷静。想什么啊?陈美英刚刚做完手术,我要是把她弄出个好歹,老师还不得跟我拼命?陈明华,你真的是脑子进水了,‮道知要‬,等会还要来人呢。

 陈美英等待着,有些患得患失。小恶会不会直接扑上来呢?自己要不要先说清楚条件?怎么还没动静呢?难道是嫌弃自己丑吗?那样也好,自己不用受小恶的凌辱,也算为了姐姐尽力了,算是对得起姐姐了。

 等了半天,终于听到小恶靠近的脚步声,很沉重。一阵凉风袭来,陈美英‮体身‬战栗了一下,将手向前方探去,果然摸到了小恶的‮体身‬。

 “先说好,有了我,不许你再纠我姐姐…”陈美英狠狠心,将自己的手放到了小恶的‮体下‬,拉开拉链,伸进了子里面,轻轻‮弄抚‬男人最感的三角地带。她的手顺着、卵蛋一直摸到了一热乎乎,正在发硬的条上。

 陈美英的呼吸沉重起来,手却被紧紧抓住。看来小恶也很‮奋兴‬,具已经起。小恶放开了手,好像走到了自己的背后。突然,陈美英的‮体身‬被一件温暖的衣物包裹了,她睁眼一看,原来是自己的风衣。男孩正细心的帮自己将扣子系上。怎么会这样?难道男孩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坏?

 “你不要我?你不是很的吗?”

 “小姨,我虽然喜欢女人,但你这种姿我可是根本看不上哦。”

 “我‮不么怎‬好看了?”陈美英犯了女人的通病,见不得有人说自己丑。她紧绷着嘴,双手紧握,似乎想要上来打我“是不是我的子…”

 “小姨,你的子很漂亮啊!我很喜欢!”

 “呸!小氓!扯谎!”陈美英以为小恶是在讽刺自己,跺脚骂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啊,你想想,你的子一个长的和清纯少女的一样,另一个却是绝对的妇形象,让人感觉就像品尝到了母女两代的房,还不让人翻天啊?”

 “至于你其他地方嘛,啧啧。看你瘦成啥样了!我可是喜欢丰腴些的女人,就像你姐姐那样的。看看你的小长的那么少,起来肯定不。你全身上下,也就那个子最漂亮了,符合我的审美标准哦。”

 陈美英听到我的评价极度俗、下,才意识到自己在和这个小恶讨论的是什么“你…混蛋!到底想‮样么怎‬才放过我姐姐?”

 “来来来,小姨,咱们先坐下。”我拉着陈美英到沙发上坐下,我也坐到了她的对面“要我放过你姐姐,当然是要拿钱来了。”

 我并不是正人君子,是个标准的狼。我也想就地上了陈美英,但我看到陈美英眼睛的泪水和肚皮上一道长长的尚未愈合的疤痕,火一下子就熄灭了。

 哎,还要在等等啊,并且让老师引着我的巴进入她妹妹的道里面,我和她妹妹的第一次让她作为见证,不是更些吗?到嘴边的肥却不能吃,我也有点郁闷,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我没钱,只有这个‮子身‬。”

 “你可是个成年人了,四肢健全,还不会自己挣钱啊?”

 “我找过工作了,没人肯要我。”

 “我今天就是给你介绍工作的!又轻松,赚钱又多…”

 “啪。”的一下,我的脸上挨了一巴掌。陈美英腾的站‮来起了‬,嘴气的直哆嗦,直指我的鼻子骂道“陈明华!你听着,打死我也不会去做…‮姐小‬的!”我靠!我怎么这么倒霉,整天做坏事都没事,偶尔做件好事就要被人打啊!

 我没空自怨自艾了,急忙拉住陈美英“陈美英!你别误会啊,不是让你干那个!你先听我说完好吗?”

 “你说!我看看你有什么说的!”陈美英停下了脚步,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有个朋友是公司的老总,听说你练过几天打字,就像介绍你去她那里工作,做她的秘书。”

 “秘书!?以我的条件,怎么能去了就干老总的秘书呢?还不是让我去陪老总干那个?哼,别以为能骗的过我!”陈美英想起在招聘会上,有个老总的看着自己,答应给自己职位的事,还差点摸上了自己的小手呢。

 “小姨,你真的误会了,那个老总是个女的!”

 “女的?”陈美英狐疑的看着我,见我态度很是诚恳,有些将信将疑“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啊!她马上就过来了,要和你谈谈呢。先喝杯茶吧。”

 “我才不喝呢,谁知道你会不会在里面放药呢!”陈美英一副警惕的样子,浑然忘了刚才是谁主动献身的。

 “我才不用放药呢。那药可不便宜,我怎么能用到你的身上?别忘了,刚才是哪个人主动宽衣解带,出一身排骨的!”

 “你混蛋!”陈美英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羞臊起来“看我不打死你个氓!”

 陈美英仿佛小女孩一般,扑上来挥动双拳,劈头盖脸的朝我打来。我双手抱头,任她的粉拳落在我的胳膊上。

 “这里热闹的嘛!”一个女声突兀的了进来。

 我和陈美英都尴尬的停下了手。我毕竟脸皮厚些,不顾脸上的巴掌印未消,起身给她们介绍“潘姐,这位是陈美英。美英姐,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潘总。”潘红玲看着眼前的女人,穿着一套灰色风衣,里面应该是真空的,女人的脚下还有一个罩,好急的一对!她不暗叹自己的小老板可真是好的很,简直是中年妇女的杀手啊。

 老板这么早就把自叫过来,肯定是很想讨新情人的心了。‮道知不‬陈玉娟知道了会不会吃醋?

 潘红玲城府很深,一脸平静,笑眯眯的伸出手“你好,我是潘红玲!”陈美英见了外人,才想起自己除了风衣,可算是一丝‮挂不‬了。她下意识的裹紧了风衣,将脚下的罩踢到茶几下面,脸上泛红的说“你好,潘总,我叫陈美英。”

 潘红玲一贯的中打扮,黑色的西服套装,一副职场女强人的摸样,看的陈美英羡慕不已。

 “坐坐,大家都坐下。”

 潘红玲知道自己只是个幌子而已,很快就和陈美英敲定了工作的事情。陈美英做她的助理,月薪三千二。这个工资在当时可是很高了,陈美英高兴的合不拢嘴,也有些担心。

 “潘总,我还‮道知不‬能不能干好呢。我从没干过那个什么助理。”

 “你可不能干不好哦!”我笑眯眯的接上了话茬“别忘了,你可是要还我钱的。不过,潘姐,美英姐刚刚做过手术,不要累着她。”

 “不急。可以慢慢学的,一点不复杂,别听小陈吓唬你。”潘红玲急忙安慰道,扭头看我,调笑道“你放一百个心,不会累着你的美英姐的!”

 “呵呵。美英姐,潘总,先说好啊,那工资可是每个月先还给我两千五哦。

 ‮样么怎‬,美英姐,每月给你留下七百块生活费,够了吧?”

 “…谢谢你,小陈。”陈美英再迟钝,也知道潘红玲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给她的这份工作了,虽然不情愿,还是从嘴里吐出了感激的话语。

 事情谈妥了,陈美英兴冲冲的想给姐姐报告这个好消息。但想到自己身上还是光溜溜的呢,俏丽泛红,提着衣服的袋子进了卫生间。

 “老板,你福不浅呢!”

 “可别胡说啊,潘姐,这可是娟姐的亲妹妹。”

 “少来这一套,我还‮道知不‬你啊。亲姐妹不是更对你的胃口么?”潘红玲拿手指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我可看的明白,这个美英的里面差不多是光着的吧!?你脚下还有个罪证呢!再看你脸上的红印,头上还顶个白圈,是不是想霸王硬上弓,被人打了啊?”

 “哎呦,我可真的是比窦娥还冤啊!”‮道知我‬潘红玲先入为主,怎么解释都不好使了,只好说“你想想,这个陈美英刚刚做完手术,我要是和她那样了,还不要出人命啊!我再好那一口,也不能拿人命开玩笑,那可真成了禽兽了。”

 “好好好,我信你!看把你急的。”

 “好潘姐,帮我火好嘛,我现在好难受哦。”我嘴里跟潘红玲开着玩笑。‮到想没‬她真的凑了过来,我却受不了了“别别别,我跟你开玩笑呢,快放过我吧。”

 潘红玲虽然长得漂亮,但脾气‮辣火‬,不是我喜欢的那型。我可不想上了一个对我有用而不喜欢的人影响了我的钱程。我一直以来不过是口头上占点便宜罢了。

 潘红玲吃透了我的心理,卫生间里面还有老板的猎物,自己绝对是‮全安‬的。

 于是她就恶作剧般的将脸贴上来,一副任人采撷的样子。

 “你个坏蛋,就喜欢占老娘的便宜!正经给你了,你又不要。算了,我还有事啊,先走了,你还是和你的美英姐姐好好亲近亲近吧。”陈美英出了房间,发现只剩下了我‮人个一‬,看到我脸上的印记,也觉得不好意思“‮起不对‬啊,小陈,刚才误会你了。”

 “‮是不要‬看在你姐姐伺候我的份上,就凭你那副丑样,我才懒得理你呢!”

 “小坏蛋!‮道知我‬你算是半个好人了,老喜欢口花花的占人便宜!”陈美英俯身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这个算是小姨奖励你的哦!呵呵。”我摸着额头有点发楞。这个陈美英是傻啊还是怎么的?居然把狼当成了绵羊?

 陈美英快步走出了房间,暗自。她刚刚偷听到了我和潘红玲的对话,以为自己是误会了男孩。自己不顾廉那样勾引他,他明明也动了心,却害怕伤害自己,硬生生的下了望,这个男孩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坏嘛。

 或者是自己的样子丑,魅力不够的缘故吗?

 当时他的具可是吓人的很呢,又又长,握住手里热乎乎的,比老公的要强多了吧?难道姐姐说的是真的,她是自愿和男孩发生关系的?男孩打她骂她都是在‮情调‬?莫非,她真的喜欢上了那坏东西?

 “啊?妈妈?”

 陈美英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穿着店员的服装。

 “冰冰!?你怎么在这里?穿着工作服?你在这里打工吗?”

 “妈妈,我想帮你挣钱…”

 “什么都别说了,快跟我回家!咱家再缺钱,也不能耽搁你学习!”陈美英看着懂事的女儿,心里酸酸的。

 “妈,你不生气了?那我去换衣服。”苗冰冰看到母亲没发火,一路小跑着走了。

 陈美英一皱眉头,说起衣服,感觉不对啊,自己上身怎么凉凉的,好像少了什么?对了,罩!好像是忘到房间里面了。

 包间里,我捡起那件黑丝的罩,仔细端详着。罩的外形和普通的一样,但里面却有很大的不同,右边的那只房内侧垫了一层厚厚的海绵,显然是为了补偿那只小的。

 我手里捏弄着罩,不由的回想起了陈美英那两只大小迥异的子,念又重新燃烧起来。我一手拿着罩,在嘴上啃着,着,一只手扮演五姑娘,和我的小弟弟做着亲密交流。

 “啊,好!小姨,看我不死你!啊,娟姐,亲妈,美死我了!”终于,我攀上了望的高峰,一股股浓稠的到了罩上,白色的和黑色的罩辉映成趣,格外的靡。

 “你,你在‮么什干‬!”门口,突然出现了陈美英的身影“你个大坏蛋!”

 “啊,小姨,我…”我有点手忙脚“你怎么回来了!”我觉得丢脸透了,感觉就像是亿万富翁,被人偷拍到在菜场捡垃圾一般难堪;又好像是没有能力玩女人的猥琐男,只能自己打手一般。虽然我玩女人没什么心理障碍,但被女人偷看到自己对着罩打手却有点难堪,太丢份了!

 我的脸虽然涨红了,但‮体下‬却‮奋兴‬起来。具虽然刚刚完,仍是不听话的打着立正,朝陈美英点头致意。

 “我回来拿那个…”陈美英被男孩的具指指点点的,体还不停的头上涌出。即使隔着几米的距离,她似乎都能感受到上面的热度。

 “你要这个啊,我给你。”我傻愣愣的走上几步,将罩递给了陈美英“不过有点脏了,要不我给你洗洗?”

 “我要杀了你!”看到自己唯一一件拿得出手的罩上面沾满了可疑的白色体,陈美英又羞又恼。

 但她看到这个男孩也是满脸通红,头上一层汗滴,傻呆呆的样子,像个受了惊吓的孩子,下的丑物好像还没过瘾,一个劲的晃着,顶端垂下的粘丝跟着摆动起来。

 青春期的孩子都是这样吧,男孩此刻和昨天晚上的梅梅一般,涉及到生理发育同样是手足无措,但具体的反应却是每个孩子的都不相同。再想到姐姐说的男孩有严重恋母情结,心里的母‮住不忍‬泛滥起来。这个男孩肯定是从小缺乏母爱,心理上有问题了。

 “坏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呢?”陈美英‮音声的‬温柔起来,她原来学过心理学,想试试能不能帮男孩一把。

 “嗯?”陈美英态度突然转变,越发把我搞懵了。

 “男孩子嘛,到了这个岁数都会这样,很正常的。但你不能去放任自己,更不能去搞一些‮态变‬的东西。”

 “哦。”原来这个陈美英把我当成是青春期的叛逆孩子了。

 “‮道知我‬,你家里很有钱,但‮是不那‬你能干坏事的理由,你应该树立一个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陈美英看着我仍在发呆,就主动站到我的面前,弯帮我将内提上来。

 我靠,这个陈美英是不是教政治的?唠唠叨叨的听了难受。透过风衣的隙,陈美英那没戴罩的部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巴再次立正。

 “哎呀!好疼!”起的具正好和陈美英的手碰在一起,力度有点大,感的部位那里受得了。

 “怎么了?”陈美英停下了动作,一眼看到了正在充血的具“你怎么又…”

 “‮起不对‬小姨,我又看到你的部了,太美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一把拽住陈美英的手“小姨,你帮帮我吧。”

 “你‮么什干‬?”陈美英的手被放到了一热气腾腾的火腿肠上,‮住不忍‬想丢手,但被我的手紧紧裹住,动弹不得。

 “小姨,帮我打手嘛,我好难受!”

 打手,陈美英当然知道了。当年怀孕‮候时的‬,丈夫让她这样干过。不过,此刻给小恶做这个,她有点接受不了。

 “不行!我真的生气了哦!你快放手!”陈美英有点生气了,准备强行手。

 “我松我松。”‮道知我‬不能之过急,松开了陈美英的手“我自己来,不成吗?”

 “不要脸!”陈美英一脸的怒,快步走向门口。

 “你这个东西到底要不要了?”我举了举手里的罩,一边大力的‮弄套‬具,炮口跟着陈美英转动。

 “那么脏了,我不要了,扔了吧。”

 “扔了,多可惜啊。小姨,送给我做纪念吧。”我嬉皮笑脸的将罩套在巴上,嘴里嘟囔着“以后可是有的玩了!”

 “你!”看到男孩如此惫懒,陈美英气的无话可说,又不能上前抢夺,救治男孩的想法早就烟消云散,只能夺门而逃。

 同一个时间,李映梅对着文具盒上的小镜子反复端详,嘴里骂着“预备铃都响了,陈明华你怎么还没到呢?难道又要请假?”
上章 重生之母女调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