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庭竞赛游戏前传 下章
第一章
 一如往常,黄凤英早上六时半便起准备早点给一家大小,7 时,丈夫陈志诚与女儿及一对孖儿,也陆续起梳洗出来吃早餐。

 陈志诚,四十二岁,自己开设公司经营生意,虽是步入中年,但志诚一向有做运动,身形依然健硕不减,体魄力壮。

 黄凤英,三十九岁,生下女儿小芸后便在家相夫教子,后来又生了一对孖儿,都只是围微胖了一点,现虽是中年之纪,肌肤犹白,身材仍保养得宜,三围仍然有36C …29…36。

 女儿小芸,十六岁,生得婷婷玉立,身材遗传母亲,上围有34C ,同学背后叫她“大波妹”(巨正妹)。

 孖儿小东、小武,十四岁,生得高大健硕,在学校内是女同学的倾慕对象,但两个孖儿对校内女生无多大兴趣,孖儿反而对自己母亲有暇想。

 原来凤英平在家居的衣着都比较随意,热‮裙短‬背心,孖儿经常都盯着母亲出来的一双大白腿。

 而洗澡后的凤英只是穿上一条简单宽松低领的膝上睡裙,睡裙内更是真空,会不时漏光,孖儿便常常借机窥伺母亲裙内的春光。

 早餐后,志诚开车送女儿和一对孖儿上学,然后自己返回公司工作。

 这天凤英如常在家里打理家务,洗衣服时,她发觉孖儿两条内里面有些白色黏,凑进鼻子一闻,凤英便知道是什么来的。

 下午孖儿放学回来便立即躲回自己房里去,凤英见孖儿俩神神秘秘的,便蹑手蹑脚走到他们房间去看看,可能孖儿太过专注,没留意到母亲在房门的隙窥伺他们。

 凤英从隙看进去,两个孖儿一边看着类似相册图片之类的东西,一边褪下子,掏出具在手,凤英的角度刚好瞄到两个孖儿的具,十四岁的男孩子,具也颇大。

 凤英心砰然一户竟有些漉漉,口微微气,她连忙走到厨房喝水去,心想自己为什么看到儿子的具会有这样的反应,难道…她不敢想下去,继续弄晚饭。

 晚上,两夫进了卧房,凤英告诉丈夫志诚早上她发现孖儿内的黏,及下午看到孖儿在房里掏出具手的事。

 志诚说:“啊,男孩子青春期,不必大惊小怪,我跟他们谈谈。”

 志诚说完便摸玩凤英的大子,说:“看到儿子的?有没有感觉呢?”

 凤英好让丈夫摸玩自己的子:“嗯…胡说…”

 志诚和凤英对事都是十分开放的,凤英一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便会去睡裙,赤在睡房内,两夫更常在睡房内体观看‮片A ‬做

 有时志诚又会趁孩子回到了自己房间去睡,便去凤英的睡裙,让她赤在厅内,甚至当孩子参加学校活动不在家时,志诚索和凤英体在屋内,又在厅中翻云覆雨。

 这时志诚一手摸玩着凤英的子,一手拨她的

 “哗,这么快就得这么厉害,在想儿子的?…”

 凤英张开两腿,好让志诚的手指在自己内进出,凤英呻起来:“唔…不…噢…是…不…噢…”凤英房,翘起肢,好让丈夫肆意地玩她赤体。

 “噢…我…要…”

 “要什么?说出来。”

 “我要…你…”

 “那里?”

 “我的…”

 志诚把具磨擦着凤英的蒂,凤英说:“快啊…”志诚继续用具磨擦着凤英的蒂说:“讲…讲话…”

 “我是老公的妇,要老公用大?妇的妇我…噢…噢…”志诚才用挷硬的具慢慢凤英的,凤英不断的呻:“噢…噢…”夫俩如平一样用话来进行爱,不知怎的,凤英自从今天看过儿子大的具后,竟有强烈的需要。

 志诚也留意到子说到儿子手及看到儿子具后异常的表现,他趁凤英激动时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儿子要死你…”凤英竟也不自觉地呻道:“噢…好儿子…啊…死我…噢…噢…”志诚听到凤英的叫,内心泛起了一个念头,他越想便得越强烈,就在快要爆发之际,志诚发现房门开了一条隙,在黑暗中他看到一对眼睛在窥伺,从眼睛的高度他已猜到是谁在‮窥偷‬,内心泛起那个念头更强烈,他着凤英便更强烈,凤英的叫声更大…

 第二天志诚下班回来对凤英说:“我跟小东和小武略略谈过,今晚我们就跟大家谈谈。”

 “当着全家面谈?怕不怕…”

 “怕什么,他们都进入青春期,也应该要说说了。”

 “嗯,也是的。”

 “待会无论我说什么,和叫你做什么,你要全力支持我。”

 凤英对是开放的态度,便说:“当然啊!”晚饭时,志诚对女儿和孖儿说:“等会吃完饭,大家早点洗澡,洗完澡后,大家来到厅中,我有事要跟大家讲。”

 女儿小芸问道:“什么事啊?”

 小芸怕自己偷窃父母做被发现了。

 孖儿早上被志明问了那些问题,也心急的追问着:“爸…是…什么事?”

 志诚回道:“先卖个关子,等大家洗完澡就知道了!”

 晚饭后,凤英和小芸收拾饭后碗筷,孖儿轮番到浴室洗澡,接着是小芸,志诚和凤英。

 当全家都洗完澡,五个人聚在厅里,小芸和孖儿坐在长沙发上,凤英和志诚对着他们而坐。

 志诚说:“你们听着,女孩子‮体身‬成后,卵巢会制造卵子,输到子内,准备受孕,当女生没有受孕时,卵子便会排出体外,因为每月一次,所以称为月经。小芸,你已经有月经了吗?”

 小芸点点头。

 志诚说:“当一个男孩‮体身‬成后,丸会制造子,然后将子存放在囊备用,但是当子制造太多,就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排出体外,这叫做梦遗,早上你妈发现小东和小武内的黏就是梦遗的痕迹。”

 孖儿经父亲一说,脸红通通的,一脸难为情,小芸则掩嘴而笑。

 志诚说:“男生的梦遗,是个人无法控制的,就像女孩月经无法控制一样,不用难为情的。小芸,你来月经时,想不想弟弟笑你?”小芸摇‮头摇‬。

 志诚继续说:“弟弟会梦遗,这是表示他们的‮体身‬已经能够让女生怀孕,就像女孩子有月经,就表示已经可以怀孕生小孩一样,这些事并不是羞的事,知道吗?”

 小芸脸红红的说:“哦,知道。”

 志诚说:“不过,梦遗是生理现象,但手,也就是自渎就不是了。”

 志诚一说到手自渎,孖儿脸色有异,小芸脸色也同样有点不安。

 志诚说:“手是发,但并不肮脏,只有心里肮脏的人看,才会觉的肮脏,所以适度的手,是无可厚非的。”

 孖儿和小芸听到父亲这样说便有点放下心来。

 志诚继续说:“我们古人告子也说过『食也!』;,就像吃饭一样,是人的基本需求,所以怎么会肮脏呢?但是因为大多数人的羞涩感,不敢直接谈论;久而久之,就有人说它肮脏,这时,又没人出来为『』辨解,慢慢的,一些教育者,就认为『』是肮脏的。”

 志诚又问:“小东,小武,你们有没有‮窥偷‬妈妈或姐姐的‮体身‬?”

 小东和小武一听父亲这样说,脸颊发红,低头不敢说话。

 志诚说:“老婆,你站起来。”

 凤英不知丈夫葫芦卖什么药,但她答应完全听从丈夫的说话,她便站起来。

 志诚站到子身后,说:“‮窥偷‬是不好的,要看就要堂堂正正地看。”

 凤英也如平一样洗澡后只穿一条睡裙,今次穿的是吊带睡裙,志诚说完便把凤英睡裙的吊带从两边肩膀卸下,再用力往下一扯,整条睡裙便被志诚褪到到脚下,凤英也是如平时一样没穿‮衣内‬,睡裙给志诚扯下便是全,两个大房及茸的便在三名子女面前一灠无遗。

 “小东,小武,抬起头看你妈的‮体身‬,觉得妈妈的‮体身‬肮脏吗?”

 黄凤英三点毕现的体尽入孖儿眼底下,孖儿两眼直视母亲前一对大房及茸的,‮体下‬不自觉地膨起来。

 志诚说:“既然你们不觉得妈妈体肮脏,你们也把衣服全部掉,在家人面前全身。”

 孖儿听了父亲志诚的话,也就站起来,三扒两拨便个清光,两支硬崩崩的具直刺刺地对着赤的母亲。

 凤英给丈夫扯下睡裙,一时间来不及反应,任由自己全的‮体身‬对着子女,当孖儿也光衣服,出膨的‮体下‬来,凤英今次清楚地看到孖儿的具,虽然没有丈夫的大,但也壮,如果在自己的里,一定很吧,想到这里,心中不觉一开始有些了。

 接着志诚也把自己光,着全身,具直翘翘对着三个子女。

 志诚说:“小芸,你看爸爸的‮体身‬肮脏吗?”

 小芸摇‮头摇‬,不好意思地羞涩的看着体的父亲,视线落在父亲的直翘翘的大具上,志诚说:“小芸,如果你不觉得体是肮脏,你也把衣服全部掉,一家人袒相对。”

 小芸点点头,也站起来,一会儿便把衣服全部光,赤面对全家人,小芸有点羞怯,两手不自觉地遮掩住头和户。

 志诚说:“小芸,体不是肮脏,不必遮掩。”

 小芸放开两手,任由自己的无遗。

 小芸身材曲突,一对房不比母亲的小,丰立,浓密乌黑细长,十分感。 QqmMxS.cOM
上章 家庭竞赛游戏前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