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庭竞赛游戏前传 下章
第七章
 自澳洲天体海滩回来,大家都曾袒相对过,没有什么避忌,植咏儿原本在家都穿得清凉随意,岑俊杰便索叫植咏儿在家中穿起透视趣睡衣裙来,岑家浩见母亲穿得那么感,便也叫关秀萍也穿上透视感睡衣裙。

 岑俊杰生日那天刚巧是假期,岑家浩和关秀萍到澳门过一晚,给父母一个二人世界,到父亲生日那天他们回来吃晚饭。

 岑家浩和关秀萍都洗好澡了,他们来到厨房问岑俊杰有什么可以帮手,岑悛杰背着他们叫岑家浩到卧房叫醒母亲,岑家浩应了便转身到卧房去。

 岑俊杰转过身,关秀萍一丝‮挂不‬的体再一次呈现在岑俊杰眼前,岑俊杰两眼直勾勾盯着关秀萍的体,看得关秀萍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来。

 岑俊杰也知自己看得有点失仪,便说:“阿秀你到饭厅帮忙摆放碗筷,然后到厨房来拿这些海鲜出去,我去洗个身。”

 关秀萍应了便去饭厅,岑俊杰到浴室去,清洗一‮身下‬上的烧菜味。

 岑家浩来到卧室,母亲植咏儿刚好睡?,岑家浩说:“妈,爸说可以吃饭了。”

 植咏儿应了声便掀开被子下,植咏儿两个子就暴在儿子眼前,岑家浩再次看到母亲植咏儿全的‮体身‬,岑家浩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母亲的全无遗的‮体身‬。

 植咏儿看见儿子望着自己的体微微笑了笑,说:“我们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手。”

 ‮子母‬两人来到饭厅,关秀萍已摆放好碗筷,正从厨房拿菜出来,岑家浩便也去帮手,这时岑俊杰赤身从浴室出来。

 原来岑俊杰要求一家人在他生日那天,一家人再来袒相对,一起体吃饭。

 岑俊杰和植咏儿并坐,岑家浩和关秀萍并坐,一家四人赤相对而坐。

 岑家浩举起酒杯说:“祝爸年年有今…”

 关秀萍接着说:“岁岁有今朝。”

 岑家浩和关秀萍一起说:“爸,生日快乐!”

 岑俊杰开颜欢笑:“多谢,多谢。”

 植咏儿也说:“老公,生日快乐。”

 岑俊杰拥着植咏儿说:“多谢。”

 说完竟低头吻在植咏儿赤房上。

 植咏儿吃吃?笑,说:“正经点呀,吃饭呀!”

 岑家浩和关秀萍相顾而笑,岑俊杰说:“好,大家吃饭啊!”一家人酒足饭后,大家坐在沙发看影片,植咏儿和关秀萍坐在中间,岑俊杰和岑家浩分坐在自己老婆身旁。

 42寸的电视萤光幕,播出的是未经修剪的成人情片,这也是岑俊杰庆生的要求。

 四人的视线都盯住电视画面,大家一声不响,聚汇神地观看,‮女男‬合的情景很清楚地显示在萤光幕上,各人都看得非常‮奋兴‬。

 四人赤身体观看着清晰无遗、赤的‮女男‬,四人的情绪渐渐高涨起来。

 植咏儿已脸红耳热,两手不自觉地在‮摸抚‬自己的子,两腿微微张开,岑俊杰的手先是在植咏儿‮腿大‬上游移,继而进攻她的道,植咏儿开始微

 关秀萍也看得心神驰,两?腓红,她偷偷望植咏儿,见她已在‮摸抚‬自己的子,她突然感到自己的子被‮摸抚‬着,她看看丈夫岑家浩,他一手在摸着自己的子,一手在自己的‮腿大‬上游移,已接近自己的户边缘了。

 当关秀萍再回望植咏儿时,植咏儿已把岑俊杰的具1 含着,关秀萍便也不示弱,把岑家浩的?含到嘴里。

 电视画面一路播出‮女男‬沟的情景,听音也是女主角的叫声。

 这时植咏儿跪下,趬起股,让丈夫岑俊杰的具从背后入她的道,她大声地呻着。

 关秀萍也跟着跪下,趬起股,让丈夫岑家浩的具从背后入她的道,她也大声地呻着。

 植咏儿和关秀萍的叫声此起彼落,岑俊杰和岑家浩则奋力自己子的道。

 过了一会儿,岑俊杰把植咏儿翻过来身来半躺卧着,把入她的道,烈地着。

 岑家浩见此形势,也把关秀萍翻过来身来半躺卧着,把入她的道,烈地着。

 植咏儿和关秀萍两人并排躺卧,两父子像比赛似的,各自在植咏儿和关秀萍的道进进出出,两父子的手也没闲下来,各自在植咏儿和关秀萍的子上摸玩着。

 植咏儿叫着:“噢…噢…老公…老公…得好舒服…好硬啊…大力…我要…比我…我要…大力…噢…“关秀萍也放叫着:“噢…噢…我…老公…大力我…得我好舒服…好喜欢老公我第一个…噢…死我啦…”

 植咏儿和关秀萍也像比赛似的,看谁最,渐渐他们到达了高

 岑家浩说:“老婆…我…要了…”

 关秀萍说:“噢…在里面啊…我要…比我…啊…啊…”岑俊杰说:“老婆…我…要了…”

 植咏儿说:“噢…噢…啦…在里面啊…比我…我要…啊…啊…“四人几乎是同时到达高

 当四人都回复正常状态时,对于相互赤爱,都感到有点点害羞,大家相视而笑了。

 岑俊杰说:“家浩,阿秀,你们都看过家庭竞赛游戏的资料,我和你妈都赞成参加,你们怎样?”

 岑家浩望望子关秀萍,关秀萍低头小声地说:“你决定吧。”

 岑家浩说:“我们参加吧。”

 岑俊杰说:“好,明天我们便去报名。”

 四人在澳洲天体海滩袒相对,回来后植咏儿和关秀萍穿上感透视睡衣裙,继而今次大家赤面对面爱,到了这个地步,各人内心都有了一种不想说出来的想法,游戏可能就是帮到大家跨出这一步。

 一天,岑俊杰对各人说已收到他们通过家庭竞赛游戏的‮体身‬健康检查证明,他们可依期前往参加游戏的地点。

 各人听了都很‮奋兴‬。岑俊杰又说:“由现在开始,大家要暂停爱,养蓄锐,我们不一定要胜出游戏,但要好好享享游戏的过程。”

 各人都赞成,大家都期待那一天的来临。

 -----

 一天,刘佩兰把和丈夫简瑞洪商议到日本旅游的建议向女儿少慧和儿子少轩说出来,女儿和儿子都举脚赞成,之前的家庭旅行不是中国‮陆大‬,就是东南亚,今次父母说要到日本旅游,姐弟俩不知多么‮奋兴‬。

 简少慧,19岁,大学生,简少轩,17岁,高中学生,姐弟俩学校成绩也很好,姐弟俩感情很要好,姐弟之间由少到大都常搂搂亲昵,倒没有什么避忌。

 简瑞洪,45岁,巿场经理,工作很忙碌,有时要出公差,子刘佩兰,4 2岁,酒店客务主任,要轮班工作,由于夫俩工作很忙,但夫很配合在自己的时间内悉心教导女儿和儿子,所以女儿少慧的成绩考上一等大学,而儿子少轩的成绩也名列前芧,所以难得夫俩取得共同日子的假期,又刚在女儿和儿子的学校假期中,夫俩便商议不如一家人到日本旅游。

 一家人到了日本,离开机场,乘了半天巴士,到达一个山庄酒店,这时候已经是晚上6 点了。

 少慧问:“妈,怎么这间酒店不像日本式的,有点怪怪啊?”

 刘佩兰说:“这间酒店的外观是参照英国苏格兰风味建筑而成,你放心,房间都是传统的和式设计的,妈是在酒店工作的嘛。”

 简瑞洪说:“一座座白色的屋子倒给人一种清舒适的感觉,不错呀。”

 日本的晚上来得早,6 点外面已经天黑黑的。

 简瑞洪说:“今天舟车劳顿大家都很累了,不如我们去吃火锅,便回房间休息,好不好?”

 简少轩一听到吃火锅便连连说好。

 刘佩兰说:“这个时间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去吃火锅。”

 吃过火锅后,一家人回到入住的屋子,已是8 点左右。

 大致上都安排好后,简瑞洪说:“我们去浸温泉。”

 简少慧说:“日本的温泉是不是不能穿泳衣去的?”

 刘佩兰说:“是呀,要全的。”

 简少轩说:“是男‮女男‬女光光一起泡的混浴温泉?”

 简少慧说:“好‮态变‬啊!”简瑞洪说:“不可以这样说的,日本人喜欢一家人浸温泉,大家浸在热泡泡的池里,看着白的轻烟一缕一缕的漂上来,悠闲地说着家常话,这种享受又的确是平常感受不到的。”

 简少轩问:“我们到哪里浸温泉?”

 简瑞洪说:“这儿有室内的家族温泉,就在房间旁边,一个温泉只供一家人浸,不怕给别人偷看,我也预约了,现在可以去的了。”

 简少轩说:“我们快去啊!”刘佩兰吃吃地笑说:“看你多心急啊!”简少轩一脸尴尬,他真的好心急想看到母亲和姐姐的全‮体身‬。

 于是一家人来到温泉旁边的衣所(日本称更衣室为衣所,衣所是分‮女男‬的,大家各在‮女男‬衣所光衣服后,拿着巾拉开木门来到浴室的房间。

 刘佩兰说:“浴室是给一家人使用的。”

 简瑞洪说:“日本人是习惯在浸温泉前要先清洗净‮子身‬,所以要先在这儿洗澡。”

 刘佩兰说:“老公,你不是一直想我帮你擦背的吗?今天让你得偿所愿!”

 简瑞洪说:“太好了。”说完便躺在那长长的木板上,刘佩兰一下一下的替他在背脊上擦着。

 简少慧和简才轩看着爸妈自顾自的,两姐弟一时不知怎算好?还是简少慧心想来得浸温泉也就豁出去,便说:“少轩,姐帮你擦。”

 简少轩一听姐替他擦背,连忙点头,二话不说就躺在父亲简瑞洪旁边的木板上,简少慧就光着‮子身‬坐在简少轩的股上替他擦背。 QqmMXs.cOM
上章 家庭竞赛游戏前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