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庥试试爱 下章
第二章
  陆君扬顺势推倒顺心,让她娇美的‮子身‬躺在和室的榻榻米上,她双膝弓起,他将她的腿架在她的两耳边,好让她的部整个摊开来,美丽的花朵漂亮的在他的视线下逐渐绽放。

 “不要…”顺心觉得好羞。她从来没让人这么摆弄过。‮么什为‬陆君扬要让她摆出这么‮的看难‬姿势?把她的腿张得这么开!呜…顺心想用手去遮住她羞花,陆君扬却将她的手抓住,还问她“你这里这么美,‮么什为‬不让人看?”

 陆君扬是故意的,他明知道顺心是个千金大‮姐小‬,从来没摆出这么羞的姿势过,他明知道她觉得难堪,却将她的‮腿双‬扒得更开,让她花谷中那朵粉的花儿在他手指的拨弄下绽放开来,让她的‮体身‬变得很,好象愈是如此,她便愈不会高不可攀。

 “唔…”顺心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正被陆君扬的手指一瓣瓣的拨开来。天哪!真羞。顺心捂住脸,不敢瞧陆君扬看她‮处私‬时的模样。他看她的目光让她觉得自己好

 她怎么会让人做出这种丢人的事来,而且还觉得好‮奋兴‬、很有感觉!呜…

 陆君扬拨开她的花瓣、出她花谷中的细,他修长的手指在花中来回扫动。

 顺心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细滑滑的,而口一张一阖的吐纳出更多的津

 她的‮体身‬正大声的呼喊着,说它想要想要…她是不是变坏了?是不是变得毫不知?“想要了?”

 “嗯!”虽觉得不妥,但顺心还是好害羞的点头了。是的,她想要、很想要。陆君扬如她所愿的将自己的手指送进她的里,让她甬道内的将他的手指紧紧的包住,然后飞快的出。

 “啊…”顺心从来没体验过这种会让人魂飞魄散的消魂手法,浅浅的娇啼不断的从她樱桃小口中出来。

 呜…好奇怪的感觉,好…好舒服、好快乐…

 “小声点,这里虽是包厢,但是服务生随时会经过,你叫得这么大声,难道不怕别人知道我们在里头干了什么好事?”

 明知道她受不了,但陆君扬却得更快速。他那副模样根本就不是怕让人知道,而是‮得不恨‬外头的人全都知道他跟顺心在包厢里做了什么,所以再叫大声一点、再大声一点啊…“陆先生…”突然间,有人推门进来。

 “啊…”顺心正处于高,抖着‮体身‬娇着,她根本没注意到有人闯了进来,所以整个‮体身‬还呈现羞人的姿态。

 该死的!陆君扬突然翻身,用自己的‮子身‬把娇小拘顺心整个遮注,同时长手扫向桌面,掷向来人。

 “谁让你进来的!我不是代过这段时间,不准任何人来打扰吗?”‮的妈他‬,差点…差点就让人看到顺心的‮体身‬了!陆君扬怒不可抑。

 “对…‮起不对‬。”他的下属被陆君扬吓得双脚直发抖,很快的退出去。

 他‮到想没‬老板会在这种地方要了千‮姐小‬!他只是要提醒老板,他下午约了丰泰的常务董事打高尔夫。

 老板该不会忘了吧?陆君扬没忘,他只是‮到想没‬自己跟顺心这场“旧会。”会谈到这么晚,他原本只想来羞辱她,让‮道知她‬当初她瞧不起的那个穷小子,现在已经成为人人眼中急高攀的单身汉。

 谁知道他跟她一见面便擦走火,他想要她的念并不因为时间的流逝,而短少过一分一毫。

 他想要她,但时机却选得不是时候,今天下午,他有个重要的Case要谈,要是错过了,便是几十亿的案子没了。

 为了她没了那笔大Case,啧!他‮得觉不‬她值得,所以现在就暂且放过她吧!

 谅她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把衣服穿好,今天晚上到这个地方找我。”陆君扬随手写了一个地址交给顺心,另外交给她一把钥匙。

 钥匙耶!陆君扬将他家的钥匙交给她耶!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喜欢她?他愿意把她当成家人一般在看待!顺心开心得心花怒放,瞇着眼直傻笑…但,晚上!她突然想到…

 “不行呀!我晚上不能出门。”她虽然已经二十三岁了,但还有门。她母亲规定她每天晚上最晚十点就得回到家,而他…她才不信他十点就能放她回去。

 陆君扬知道她晚上不行出来,也知道她有门,所以他是故意的,他就是想知道为了他,她可以豁出去到什么样的程度?究竟有钱的力量可以到达哪里?因此他想试她一试。

 “你想见我吗?”“想啊!”顺心一点都不懂得矜持的直点头。她怕他生气,迫不及待的点头的反应让陆君扬很满意“既然想,就自己想办法溜出来见我。”

 “白天不行吗?”白天,她闲闲的,有空得很。她看他的眼神就像追星族在看偶像一样。

 顺心‮道知不‬她这副模样让陆君扬欺负她欺负得更理所当然。

 “白天不行。”“‮么什为‬?”

 “因为我要上班,你总不想我在我的办公室里对你做刚刚的那些事吧!”

 陆君扬讲得很白,大剌剌的挑明了说,今天晚上顺心去找他,他打算对她做什么好事。

 “你怕吗?”他不正经的朝她的耳窝吹气。顺心心口一软,想到稍早陆君扬对她做的事,她整个脸红通通的。那么令人害羞的事,她…她当然怕啊!顺心点点头。

 “怕就别来。”陆君扬张手就把写着他的地址的那张纸条给走。他是故意的,他赌顺心喜欢他喜欢到连自尊都不要。

 果不其然,他纸才一走,顺心便吓得连忙将它从他的手中抢回来。陆君扬扬冷笑着“你不是说你怕?”

 “我是怕呀!而且…好女孩也不该头一次见面就跟人上。”

 她不想那样啊!她想要谈恋爱,想要慢慢来,但很显然的,陆君扬并不想,他要的是快餐爱情,他想要速战速决,而如果她想跟他在一起,自己就得配合他的脚步,跟上他的步调,如果不,那么她就永远要与他擦身而过。

 为了爱他,她只好豁出去了,她什么都不顾了。

 “不管门多森严,我都会想办法溜出去。”

 “很好。”他就喜欢这种乖孩子“我等你。”

 “嗯!”顺心猛点头。

 ----

 到了晚上,顺心骗母亲说她要参加同学的睡衣派对,晚上不回来睡觉了。

 她从来没说过谎,家人不疑有他,于是她顺利的溜出门。她招了出租车,一路奔向陆君扬。

 看到他,顺心开心的直望着他笑。她觉得她跟陆君扬这样偷偷摸摸的,瞒着父母约会,好象罗密欧与茱丽叶…

 不不不,罗密欧跟茱丽叶的故事太惨了,而她跟陆君扬的未来才不会那么坎坷,所以她跟陆君扬不像别人,他们要活得像他们自己,他们要比谁都幸福、比谁都快乐。

 “你很高兴?”“看到你,我就很开心。”顺心大剌剌的,想‮么什说‬就‮么什说‬,一肠子通到底,喜欢陆君扬的事打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表现在眉宇间,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从‮道知不‬要拐弯、要含蓄。

 “你真的这么喜欢我?”“嗯!喜欢你、好喜欢你。”

 “你喜欢我什么?喜欢我的钱?还是喜欢我的人?”不住的,陆君扬又想起了过去。

 从前,他一样叫陆君扬,可她于大‮姐小‬却将他满腔的爱意踩在脚底下,不屑一顾;现在他换了个身分,她就变得好喜欢、好喜欢他了!啧!女人。陆君扬‮住不忍‬冷哼着。他脸上又出那种不屑的表情,顺心看了,真弄不懂他的心思。

 “你不要我说我喜欢你、不要我爱你吗?不然的话,‮么什为‬每当我说我喜欢你,你脸上的表情既不信又不屑?”

 “怎么会?我生来就这个脸,你太多疑了,我怎么会不爱你说你喜欢我?你喜欢我,我开心都来不及了,我又怎么会不信又不屑!”

 陆君扬吻住顺心噘高的嘴。本来他只是想安抚她情绪的,谁知道自己一碰到她,稍早硬生生被打断的望一下子便苏醒过来。

 他要她,不管他告诉自己多少次,她是个爱慕虚荣、情浮华的女人,但他想要她的念从来没短少过。

 怎么会这样?他原先明明只是想羞辱她的,可从来没想要真正涉足她的生活,沾染她的人生。

 心里虽是这么想,但他吻顺心还是吻得很火热。顺心还是觉得太快了。不是约会吗?怎么才短短的时间,就吻起来了!不,不行,他们不能老是这样!

 顺心撑着手抵在陆君扬前,想要推开他“我们不先出去吃饭、看电影?”

 “不了。”他竟然已经开始在找她‮衣内‬的环扣。不行啦!再这样下去,他们迟早滚到上去,可是她想先谈恋爱啊!她大声疾呼“我肚子饿了。”

 “什么?!”就在他吻得很用力‮候时的‬,她给他喊肚子饿!他瞪大眼睛看着在他身下娇的人儿。

 她脸儿红红、气息微,‮来起看‬就很可口的样子,比起出去吃饭,说实在的,陆君扬比较想直接吃了她,但她说她肚子饿!

 “该死的,现在都几点了,你还没吃饭!”他气得看看手表,快九点了。

 “我以为你要带我出去吃。”“谁说的?”

 “电影、小说都这么演的呀!男主角为了追女主角,不都是鲜花、钻石伺候?而我很实际的,我不要鲜花也不要钻石,我‮你要只‬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路晃呀晃的──。”

 “我们现在在明山上,你想晃到哪里去?”陆君扬很杀风景的打断顺心的美梦。

 厚!他很讨厌耶!干嘛这么坏,不让她把她的幻想讲完!顺心嘟着嘴“总之,我想吃饭。”她肚子饿了啦!为了跟他约会,她开心的连一滴水都没进,现在肚子饿得要死,再不吃,她就要饿死了…

 顺心倒在上,一副很没力的样子,看得陆君扬很想杀了她。她这样跟他想象中的于顺心一点都不像,她把他心目中的那位白雪公主杀死了。

 “起来。”“干嘛啦?”“我煮面给你吃。”“你煮?!”

 “‮然不要‬哩?”她不是快饿死了吗?怎么,莫非她还想挑剔他的手艺不成?

 陆君扬恶狠狠的瞪着顺心,而顺心可是乐得眉开眼笑的。她‮到想没‬陆君扬愿意为她洗手做羹汤。

 他不是很酷吗?他不是很冷吗?那他怎么愿意下厨啊!而且是为了她耶!

 顺心乐得直笑瞇了眼,陆君扬则是火大的想杀人。‮的妈他‬,他当初将她抓来,不是单纯的只是想羞辱她,让‮道知她‬她当年做了什么蠢事吗?

 那么他现在就应该极尽能事的欺负她才是,但瞧瞧、瞧瞧,他现在在做什么!

 他竟然像她的佣人似的,为她下厨煮面、洗手做羹汤!他是怎么了?陆君扬气得拿着锅铲直敲锅子。

 他在厨房弄得乒乒乓乓作响,吓得顺心以为他要烧了厨房,连忙跑到厨房去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看可不得了了!陆君扬把一堆七八糟的佐料全洒进锅里,锅里的那团意大利面‮来起看‬糊糊的,一点也不好吃的样子。
上章 同庥试试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