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庥试试爱 下章
第七章
  她等了他三年,却远远比不过一个于顺心。那个于顺心呵!是拒绝过陆君扬没错,但五年过去了,他忘记过于顺心吗?

 他没有,他将于顺心牢牢的记在心里,以恨的名义,孰不知他的恨比他的爱更惊人。

 为了恨于顺心那个人,他将不轻易给的承诺给了于顺心,他把于顺心宠坏了,却还直嚷嚷着说他讨厌她。他明明就不讨厌的。而她,她累了,她想休息。

 “要是你‮意愿不‬放弃于顺心,那么就请饶过我吧!批了我的辞呈,让我离开,我不想再将时间浪费在你的身上了。”她没有多少个三年让她可以再这么虚掷下去,他不给她爱,那么她宁可另择良木而栖,她要去找寻属于她的春天。

 “你怎么说?”她等着他的答案。陆君扬就这样死盯着艾玲的辞呈,心里不断的咒骂着顺心。

 瞧瞧她给他惹‮么什出‬麻烦来了!艾玲一向乖乖的,不吵也不闹,顺心倒是好大本事,出现在他的生活没几天,气跑了他的伴不要紧,连带的让他损失一名得力的助手。

 “我可以终止我们两人的关系,但你不准离开。”这就是他最后的答案。

 “说到底,你还是‮意愿不‬放弃于顺心。”

 “我一样没放弃你。”“你留我是因为我是一个好员工,你舍弃我身为女人的那部分。”在那个部分,他选择了于顺心,这样他还敢讲他对于顺心没感情!

 够了,她不想再跟他玩下去了。

 “辞呈不管你准不准,总之,我离定了,我要离开你,而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再见。”艾玲负气离去。陆君扬没追上去留她,因为追女人不是他的长项。他‮子辈这‬只追过一个女人,但是那个女人却拒绝了他,让他觉得羞,从那之后,他便下定决心,今生绝不再做那种追求女人的蠢行为了。

 可是艾玲的离开却让他很不,要是艾玲是因为她不爱他才离开,那么他会祝她幸福,但她不是,她是为了他爱于顺心才离开的。

 他爱于顺心?见鬼了,他哪有爱!

 “不…别这样…陆…陆君扬…别那么快…”顺心趴在桌子边缘,部被向桌面,身上的衣服都还好好的,但是裙子却被陆君扬高高的起,她的内被褪到脚边,两腿被分得大开。

 陆君扬的手指从她的后方进去,顺着细细的花刺进她柔软的小里,她嘴里虽说着不要,但花出令人羞的汁

 呜…太快了…

 “陆君扬,我快…快不行了…”快达到高的顺心小剧烈的收缩着,浓郁香甜的汁顺着陆君扬动的手指四处飞溅。

 不行,她腿软,快站不住脚了…

 “陆君扬…”

 “还没有呢!站好。”他不准顺心在这个时候就晕了过去,因为他心里烧着一团火,莫名其妙的让他的火气很大,他归咎原因,觉得那应该是艾玲惹的祸…

 不,正确来说,应该是顺心惹的祸。‮是不要‬她老爱给他找麻烦,老问一些麻烦的问题让他解决,今天他又怎么会惹出这些是是非非?他又怎会让人蜚短长的传着闲话说他陆君扬爱她于顺心?

 他爱吗?他这样羞辱她,这叫做“爱。”吗?为了证明自己不爱,为了证明自己对顺心只有想羞辱她的情绪,所以他今天特地早回家,一回来就将顺心在厨房做。

 而他还没出够气呢!怎能允许顺心现在就高。正当顺心好想要、好想要之际,陆君扬‮忍残‬的将手指出,他不给她了。

 顺心颤着‮子身‬,不明白陆君扬‮么什为‬不继续了?她回头,双眼蒙蒙的望着他。

 刚刚明明气氛都还好好的,‮么什为‬转眼间,陆君扬眼中闪着怒火,好象很生气、很生气的样子。

 她做错什么了?她不够热情、叫得不够放吗?“你很想要?”

 “嗯!”她点点头。她很想要,所以快来啊!她无言的望着陆君扬。陆君扬明知道顺心要的是什么,却‮忍残‬的不给她,因为他要证明自己一点都不爱她。

 如果他爱,他怎么可能这么羞辱她?如果他爱,他怎么舍得这么对待她?

 所以是外头的那些人瞎了眼,才看不清楚,他之所以对于顺心好,那是因为恨。

 因为他想报复,所以他才无所不用其极的用尽各种手段来羞辱她。陆君扬将她抱到桌子上。顺心怕掉下去,双手紧紧攀着陆君扬的脖子。

 他抱她上桌,他想做什么?顺心目光怯怯的看着衣冠楚楚的陆君扬。她的内挂在脚旁,‮衣内‬被陆君扬推高,以至于出雪白的脯,她‮来起看‬就是一副很的样子,但陆君扬的衣服却穿得好好的,相对于他的整齐,愈是显得她很风、很放

 陆君扬…还不衣服、还不过来吗?还是…他要她主动一些?顺心如是想,于是伸出手,做出无言的邀请。

 陆君扬却站得远远的“你想要我?”

 “嗯!”“想要我,就‮逗挑‬我,让我对你有感觉。”‮道知他‬顺心是个大家闺秀,她的第一次就是给他的,除了他之外,生的她没有别的经验,而他就是想把她调教得十分放

 他要她主动‮逗挑‬他,让他站起来。‮逗挑‬…这很难,因为她从来没做过,所以她不晓得怎么做,陆君扬才会‮奋兴‬。

 “怎么‮逗挑‬?”最后顺心还是不下问了。陆君扬上前,替顺心拉开她的‮腿双‬,让她的花户大大的张开,再将她的手搁在她的花前“用手指将它拨开来…对,就是这样…再拉开一点…”

 不管陆君扬‮么什说‬,顺心都很乖的照着他的话做,但…这样很羞人啊!当她的手指触及自己的私,它答答、水淋淋的,摸得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可是他却要她拉开两边的花瓣说他想再看仔细一点。

 陆君扬将脸凑近,真凑到她的花处仔细瞧、仔细看。顺心羞得别开了脸,但别开脸却关不住感觉,她一样可以感觉得到他灼热的视线注视着她的时,那种灼人的感觉。

 陆君扬出来的热气就吹在她的水上,逗得她的花一阵颤抖,从出浓郁的汁。

 “把手伸进去…对,就是这样,再进去一点…动一动…摸到里头的没有?手指是不是被夹住了?”

 “啊…”他讲的,顺心全照做,而随着她手指的动,她的花一波接着一波不断的涌出,弄得她‮腿大‬、部黏黏、的,她不安的动着。

 陆君扬啊陆君扬…她好想要他呀…顺心咬着嘴嗯嗯啊啊的娇着。不,她快不行了。

 “陆君扬…”顺心不懂自己干嘛一直叫着他的名,只知道自己好热、好热,怎么办?

 顺心双眼离,目光含羞带怯,看得陆君扬心口一紧,他将‮子身‬凑近,将顺心从桌子上抱了下来。

 “哎呀!”顺心怕跌倒,连忙攀着他的脖子,整个人像只无尾熊似的攀着他强健的‮体身‬。

 她就这样挂在陆君扬的身上。陆君扬的视线魅的往下看。

 “你把我给弄了。”瞧,他的衬衫一片印子,正是被她的水给印上的。

 陆君扬抱着顺心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问她“想不想要?”虽然一个好女孩,不该主动开口说她想、说她要,但…她不说,似乎陆君扬便会继续‮磨折‬她,所以就算再怎么害羞,她还是点头。

 “想就帮我衣服。”“嗯!”顺心听话的帮他解开钮扣,一颗又一颗,手还颤抖着,当她的手来到他的裆,她又羞又怯,不晓得该不该接下去。

 陆君扬却抓着她的手伸进他的长内,让她软软的手摸到他火热的望。

 他的望就像有生命似的,一摸就变得又硬又长。它在她的掌心中跳动着,跳得她脸红心跳、面红耳赤。

 那就是陆君扬的望吗?它好烫,烫得她掌心都热了,而且它还好大,大得几乎无法让她的小手将它整个圈住。

 “很好摸吗?”“啊?”

 “你一直握着它没放手。”陆君扬笑她,虽然他的嘴角没有笑,但是她听得出来,他刚刚那句话充满了嘲笑的意味。

 陆君扬一定是在笑她一个女孩子家不知羞,握住了男人的东西便不放手,但她不是呀!

 她是太震惊了,她‮到想没‬他那么大,除此之外,她别无其它想法。为了怕陆君扬误会她好,她赶紧松手。

 陆君扬却要她别放“你喜欢握就握着。”“我没有喜欢。”他别把她说得好象她很下似的。

 “你不喜欢?真的不喜欢吗?”陆君扬故意用自己的‮体下‬去磨蹭顺心的

 薄薄的内根本抵不住两人火热的‮体身‬,虽然陆君扬还穿著内,但顺心却觉得陆君扬已经赤着,拿着他的热铁在她的小来回扫动。

 “很有感觉了对不对?”他的硬杵就抵在顺心的上,纯白的内印着她羞人的体

 她的汁让他的热铁烧得更旺盛。

 “帮我子。”他将‮子身‬梃出去,他的内根本包不住他‮大巨‬的望,‮大硕‬的笠头赤红着,从内边缘探出来。

 顺心怯怯的伸出手将陆君扬的内了。终于看到他的昂藏巨物,顺心咽了咽口水,心跳得好快。

 “满意你所看到的吗?”“我‮道知不‬。”除了他之外,她没有过别的经验,她‮道知不‬自己该不该满意,只觉得心卜通卜通的跳着。

 他的‮大巨‬并没有让她害怕,反倒让她的心跳加速。

 “要不要含着它,看?”“含?!”顺心口水,又惊又惧的看着他的长硬杵。他那么大,她怎么含得进去!不行的。顺心猛‮头摇‬。陆君扬却故意将它释意为“你不要?”

 “不是不要,而是…太勉强了,我的嘴巴根本容不下它。”而且她从来没吃过…那种东西,她害怕。

 “能不能容得下,不是要试了才知道吗?喏!”陆君扬恶劣的将望往下,硬是将自己的‮身分‬向顺心的嘴

 他望的前端因为太过激动,而出透明的汁,挂在笠头前端‮来起看‬格外的煽情,而他手一,他的笠头触及她的嘴,他的体就这样抹在顺心的嘴上像似的。

 出于本能的,顺心伸出舌尖将它去,了之后,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

 天哪!她竟然吃了他的东西!她涨红了脸,惊呼着。陆君扬却趁这个时候将他‮大硕‬的望送进她小巧的嘴里。

 顺心不敢闭上嘴怕咬伤它,所以只好张大嘴巴将它含进嘴里。

 “对,就是这样,来,伸出舌头将它它的前端,那里有个小…唔…”顺心照陆君扬的指示了前端的小跟笠头感的,陆君扬舒服的闷哼着,然后他的望在她的嘴里撑大开来。

 不行…他太大了…这太困难了,她不会。顺心将它吐出来,她的口水和着他的体牵着银丝变成一幅煽情的画面。

 陆君扬看了,心口一紧,什么仇、什么恨的,他都不记得了,他只知道现在的顺心美得惊人,可口得让人想一口把她给吃了。

 陆君扬犹如恶虎一般的推倒了顺心,两人顺势滚到地板上,他架高顺心的‮腿双‬,将她的两腿向她的头颅,她的花户因此朝向天花板,她门户大开地方方便他为所为。

 陆君扬将顺心的两腿拉得更开,接着头埋在她的‮腿双‬间,卷起的长舌伸入她软软的里。

 “啊…”顺心惊呼着,因为…因为陆君扬正她那里!怎么会!他竟然…竟然在吃她那里,呜…
上章 同庥试试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