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庥试试爱 下章
第九章
 头一天,陆君扬只觉得耳子清静不少。第二天,他还能嘴硬的说:最好顺心这辈子都别再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但到了第三天,他就气得想摔桌子了。现在是怎样?那个于顺心当他这是什么地方,由得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成!

 陆君扬火了,一通电话就打到顺心那里去,质问她“你这几天为什么没来我家?”

 “啊?”他问她为什么没去耶!

 “原来你会在乎我有没有去你那呀!”这是不是意味着,事实上,他是有些在乎她的?

 “你少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我哪会在乎你来不来!我是在乎我家的冰箱没存粮了。”为了找出这个借口,他还特地把冰箱里的食物全清出来丢掉。

 总之,他的冰箱现在空无一物,她要是有良心,就快过来煮饭给他吃。他一副唯我独尊的想法。她是很想去啊!但她不行。她不能明知道陆君扬喜欢的是顺卿,却还厚着脸皮顶着顺卿的身分去欺骗他,所以她硬着心肠摇‮头摇‬说她不去了。不来了!

 “为什么?”陆君扬的声音寒上三分。顺心还以为他是没东西吃,饿坏了,才会脾气差,为此,她还赶紧安慰他“我知道你家附近有间日本料理店不错吃,你等我一下,我去拿地址跟电话给你。”

 “不用了。”他家附近的日本料理店就那么一间,他在这个地方住了一年半了,他会不晓得吗?这个蠢蛋。他不需要她教,他只是不,她为什么不来了?怎么,她大‮姐小‬玩爱情游戏玩腻了,于是不想玩了、想撒手,想把他丢到一旁去了是不是?她以为他会在乎她来不来吗?不,他不在乎。陆君扬火大的把‮机手‬给摔了。他气自己以前过不了爱情那一关,而多年后的今天,他一样不长进的栽在于顺心的手里。

 于顺心!那个女人玩他也玩得太过分了。她凭什么以为他的感情世界可以任由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陆君扬气得将‮机手‬一再的拿起来摔,直到它摔成一堆废铁。

 顺心打他的‮机手‬一直打不通,吓得以为他饿晕了,急急忙忙拿着钱包就往陆家跑。

 到了陆家,顺心猛按电铃。陆君扬没心情去开门,任由电铃漫天作响,这让顺心更笃定了陆君扬“晕倒。”的事实。怎么办?她忘了带他家的钥匙…对了,她可以爬窗户呀!她怎么这么笨!顺心从院子里捡了块石头往窗子砸。

 他妈的,是哪个白痴弄破他家窗子!陆君扬从房里跑出来,就看到一只白白、细细的手从外头往他的家里探。

 “你在做什么?”她的手都血了!她这个白痴!陆君扬急急的冲出去。顺心看到他,心总算是‮定安‬下来。

 “你没事。”真好。顺心笑得有点傻傻的,看得陆君扬一肚子气。她是白痴吗?“我本来就没事。”有事的人是她好不好!陆君扬抓着她的手,按住血不止的前臂,急急的把她带进屋里去擦药,边擦还边骂她“你有病啊!为什么拿石头砸我家玻璃?”

 “我没病,我是以为你出事了,所以才拿石头砸你家玻璃。”他干嘛这么凶?她是关心他耶!她满肚子委屈的瘪着嘴巴。

 出事?!啧!

 “我这么大一个人会出什么事?”她的脑袋瓜子里不知装了什么东西?他突然想到,她不是说她不来了吗?他气的把她推到一旁去“你来我家做什么?”

 如果她只是想玩玩他的感情,那么他劝她还是离他远一点得好,他没那么大的风度可以任由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啊…血又出来了!”他那么大力推她做什么!

 “你笨死了,为什么不用力着?”

 “我以为你会啊!”“你当我是你的奴才吗?你血,我还得在一旁伺候着。”陆君扬嘴里虽抱怨着,但手还是乖乖的帮顺心包扎伤口。

 顺心虽想把他还给顺卿,但真要离开了,心里还是很舍不得。像现在,她不过是听到他肚子饿、家里没东西吃了,她便急急忙忙的赶来了。

 她存的是什么心?她根本是假借关心的名义,行见他之实。几不见,顺心发现自己真想陆君扬。

 “陆君扬,你不是肚子饿了?我煮东西给你吃好不好?”反正她人来都来了,帮陆君扬煮一餐晚饭也不算是抢了顺卿的爱情。

 于是顺心就把刚才在超市买的食材,在厨房里张罗起陆君扬的晚餐,而且还一副很开心的模样。

 同试试爱 2眼不见,心就能平静耳不听,心不会受伤但是我的双手遮不住思念于是放任你的影子在脑海中盘旋不去…

 ----

 陆君扬发现他真搞不懂顺心。明明这场爱情游戏,她已经摆明了她不玩了,但此时此刻,她却又在他的厨房里张罗着,像个贤良母似的,又是为了什么?

 陆君扬就这样倚在门边冷冷的瞅着顺心,他想看她能在他的食物里玩出什么花样?

 但顺心在玩什么花样他虽没瞧见,却瞧到顺心为了煮一顿给他吃,忙进忙出的,那个形象跟一个千金大‮姐小‬完全不一样,而她既然想玩爱情游戏,只想戏弄他,这般辛苦又是为了什么?“于顺心。”

 “嗯?”“你手忙脚的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这还用问吗?还不是因为他一直待在那里看她煮东西,她当然会紧张啊!她不希望让他认为她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千金大‮姐小‬,所以在他面前,自己总努力的表现出自己能干的一面,但愈是在意,便愈容易出糗。

 像现在这道青椒炒牛,明明她已经炒过很多次了,但有他在“监视。”着,她就手忙脚、频频出问题。而她都已经够糗了,他还问她为什么?

 她能告诉他,这全是为了爱吗?因为爱着他,所以愈是在意愈是手忙脚

 顺心红着脸,很多心事早已不言自明。于顺心这样,教谁相信她不爱他?而她知不知道她愈是不知所措,他就愈想欺负她。

 唉!他真的很坏是不是?“于顺心。”就在顺心脸红的找不出答案来回答陆君扬的问题时,陆君扬已经从顺心的后头抱住她。

 他…他在做什么!

 “我…还在做饭耶!”被陆君扬抱着,顺心连讲个话都变得结结巴巴的。他怎么突然就抱了她呢?“唔…”还吻她!顺心两个眼睛睁得大大的,而陆君扬的手已经溜进她的衣服下襬,从她衣的下缘握住她整个房。

 他一手握住一只,将它们整个包住,让她沉甸甸的、非常有料的部被他的大手整个覆住。

 他的‮体身‬靠她靠得好近,近得她不需要特别注意,就能感受到他发的望。

 “你不吃饭了吗?”“吃啊!”“那你…你现在在干嘛?”“在吃饭。”

 吃饭?!他现在这样,比较像在吃她吧!呜…在顺心还没反应过来之际,陆君扬的手就已经爬到顺心的前,拧弄她感又害羞的首,边吻着还边问她“你呢?你想不想要?”

 顺心都己经被他吻得七荤八素了,她哪有空去理他爱的、在乎的人不是她,而是顺卿这个问题。

 他吻着她,她当然会变得很想要啊!呜…他让她变得好奇怪,‮体身‬的,口绷得紧紧的,一颗心好象快要跳出来似的。

 顺心转身,把两只手挂在陆君扬的脖子上,便跳上他的‮体身‬,而两条腿很自然的环在他的间。

 他的望就这样直的隔着两人的衣抵着她柔软的花谷。陆君扬把顺心抱到理台上,然后推高她的裙子让她的‮腿双‬分开“让我看看你了没有?”

 他掉她的内,修长的手指分开她的花,但天色已暗,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于是他找出手电筒,打开它,让手电筒的光线直接照在她的花户上。

 顺心的‮心花‬颤抖着,花间隐隐约约的闪着水光。陆君扬将手指送进顺心的花内,以情的方式挖出她的津。

 “你这里好多水…瞧…”把挖出来的体拿到顺心的面前给她看,她的汁浓得在他的指间牵出一条条的银丝。

 顺心羞得连视线都不敢对上,陆君扬却将沾着她体的手指含进嘴里,将它们一干净。

 他吃它们的样子很煽情,害得她一颗心卜通卜通的跳个不停,下腹的望也愈来愈强大,不由自主的,她的‮腿双‬不知羞的愈分愈开、愈分愈开…

 天哪!陆君扬的表情好,看得她的‮体身‬好有反应。顺心的‮体身‬不由自主的热了起来。

 “很想要了?”“嗯!”虽然害羞,但顺心还是咽了咽口水,忙着点头。

 她的反应是如此可爱呵!陆君扬忍不住亲亲她。顺心脸红心跳,因为他的嘴里全是她的味道。

 “把舌头伸出来。”陆君扬情的着顺心的丁香小舌,还把自己的舌头伸到顺心嘴里去,两人相濡以沬,愈吻愈火热。

 “顺心…”“嗯?”

 “这几天没来,你想我吗?”“想…想啊…”事实上,是很想很想,但为了顺卿,她忍着不来,陆君扬都不晓得她的日子过得好苦哇!

 “那你想我的时候都怎么做?”陆君扬捱着顺心咬她的耳朵,边说着情的话。顺心一惊。什么叫做想他的时候都怎么做?“你想我的时候有这么玩你自己吗?”陆君扬一边问,一边把手指送进顺心的小动着。

 他的问题问得顺心面红耳赤,他光是看顺心这个表情,就知道她的答案是什么。

 顺心的脸根本藏不住心事,只是他很惊讶,她竟然敢自渎。

 “你别笑我。”“我没笑你。”

 “你有,你明明就有。”他嘴里虽没笑,但眼底眉梢全藏着笑意,他别想骗她。

 他怎么能这么过分,她是因为太想他,所以才…才做那么丢脸的事。那全是他害的,他竟然还取笑她!

 “我没笑你,我只是好奇你怎么做?”她是个害羞的千金大‮姐小‬,除了他的调教之外,应该没接触过别的情手段,而她怎么会又怎么敢自?他真的很好奇她是怎么做的。

 “做给我看,我想知道你在想我的时候是怎么安慰自己的?”陆君扬离‮子身‬,退到一旁去。他真要看她做?“我不要。”在他面前做那么丢脸的事,她…她不行的。顺心一直‮头摇‬,都快急哭了。

 但陆君扬却十分坚持自己的念,他想看,所以他哄着顺心把她的手搁到她的户上头,叫她乖,快照着他的话做给他看。

 顺心让他哄得情高张,只好顺着他的话,乖乖的分开‮腿双‬,在他的面前弄自己的花核。

 “腿再张开一点。”他看不到。陆君扬拿着手电筒,将所有的焦距全放在顺心颤抖的花上。

 顺心葱白似的手指在那变红变肿的花蒂上弄着,看起来格外的情。

 “这里呢?”陆君扬的手指拉扯着顺心的首“这里你都不顾吗?”

 “呜…”顺心听话的用手着自己雪白的脯,她的‮体身‬因为知道自己正在做极端害羞的事,所以特别的有反应,前的细一下子变得水淋淋、漉漉的。

 “你这样看起来很美。”陆君扬没想到顺心在想他的时候竟然敢做这么情的事。

 她的大胆行径让他很有面子,总觉得在爱情的面前,他扳回了一城、小赢了她一次。

 而且不只如此,到了情高张处,顺心很自然的把自己的手指送进小里,手指仿真着他要她时来回进出自己的,看得他血脉偾张。

 “再一指。”他怂恿着她“你可以的。”于是顺心再送进第二手指。

 “呜…”她的小被自己细白的手指给撑开来,而陆君扬则被这幅煽情的画面给‮逗挑‬得望高张。

 他的‮身分‬藏在内中蠢蠢动,他拉下头跟拉练,从内里掏出发的物,单手将整个火热的握住,上下‮弄套‬着。

 赤红的身血脉偾张,深紫的笠头在手指的‮弄抚‬下微微的出透明的汁。 QqMMxS.com
上章 同庥试试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