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 下章
第五章
 “沙织,你的头突出来了。”“呀,不要看…呀…”很快,泳衣的上截经已全部溶化,淡粉红色的头在水中浮动。沙织用双手掩着自己的房。

 “下截也开始溶化啦。”“惨…”沙织拼命游到泳池边去。内村和响子看着沙织差不多出来的部在水中‮动扭‬,两人的表情好像很足似的。

 “啊,要是全部溶化了的话,她一定羞愧得要命。”响子喃喃自语。内村从侧面看着响子,他被响子的毫无人表现吓至冷汗直冒。内村和响子有‮女男‬关系,他们同是被抛弃的人。

 有一晚在偷情酒店中,响子躺在上说:“我们一起对付沙织吧。”跟着,响子爬在内村身上啜他的头。响子一边舐内村的‮体身‬,一边很细声地说出对付沙织的计划。

 那计划就是拍下一套凌辱沙织的录影带。沙织已经到了泳池边,她身上的比坚尼泳衣经已完全溶化,沙织的体吸引全场人仕的目光。

 “呀,不好了。”沙织用右手掩着自己下腹的一片,左手按着泳池边离开泳池。她的丰房在所有人面前摇着,粉红色的尖份外夺目。

 她离开水面时,股高高地抬起,从后看去,两腿之间夹着两块颜色较暗的和一些黑色的,在场的男仕都用贪婪的目光看着她的赤条条股。“沙织的股看到令人垂唌。”内村靠近响子说。

 “呀。沙织,怎么样做才好呢?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呀。”沙织的上身完全赤,‮身下‬亦只有一只手掌遮着。

 她现在的羞愧心情更是难以形容,她从来未试过在那么多人面前光衣服,真是想也没有想过会这样。沙织被羞感‮磨折‬着,她的内心很难受。

 沙织感到全身的赤肌肤都被在场男仕的目光刺着,发出阵阵剧烈的刺痛。沙织受不了这样的羞‮磨折‬,她缩回水中。

 “沙织,怎样啦?快些起来呀。”内村在池还拉着沙织双手拖她离开水面。“不可以呀,沙织完全赤,怎可以离开水面?”沙织烈地抵抗。

 “为什么你会觉得羞?你买那件泳衣时,不是想在所有人面前展示你美妙的体吗?快些出来给大家看看。”“不是呀。沙织没有暴狂。”“那么我们先走了。”响子叫内村一起掉下沙织离开泳池。

 “等等,沙织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沙织不想单独一个人全身赤地留在泳池,她顾不得目己赤条条的‮体身‬,她离开水面站起来。

 沙织用双手掩着自己的哺和下,她半遮半掩的房和完全股反‮腿双‬令泳池边的男仕眼睛发亮,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沙织的感部位。

 沙织入了更衣室之后看见响子,她‮身下‬上的一件头印花泳衣,响子全身赤地站在沙织面前。响子的房很成,全身发出浓密的妖气息,即使是同的沙织看见了响子活生香的‮体身‬也不期晕

 “在所有人面前有什么感觉?”“很难受。”“但是我看见你的‮体下‬出很多水呀!”

 响子穿上了鲜绿色的一件头衫裙之后,告诉沙织她会在房间等沙织。响子将房间号码告诉沙织。比起内村,沙织更加感受得到响子的可怕之处。

 沙织打开储物柜之后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翼而飞,储物柜内只有一件丝质上衫和一条超你贴身‮裙短‬,没有圈和内。沙织只能够在赤棵的‮体身‬上穿起这套过份暴的衣服,身上好像没有穿衣服似的。

 “呀!他们坏透了。”沙织并不感到伤心,反而感到‮体下‬像刀割似的痛苦。户的麻痺和痛感令沙织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沙织现在才知道当自己被连续羞‮磨折‬之后,自己会有莫明其妙的快

 她回味着自己穿起白色比坚尼泳衣站在泳池边的快。被那么多男人看见自己赤身体故然很羞,但是同一时间,沙织内心深处希望暴自己‮体身‬的火被燃点起来,她感到‮奋兴‬。沙织将手指伸入目己的道内“呀…里面很热呀。”

 沙织的‮处私‬像一团火球似地猛烈燃烧起来。她用厕纸抹去出来的水,但是抹了之后又很多出来。最后,水仍从两腿之间渗出来。沙织穿起那件丝质上衫。沙织垂下头来看见那件衫差不多完全透明,自己的房清晰可见。

 “呀…我怎可以这样出去?”那件超你贴身裙更加厉害。‮裙短‬的长度仅仅到达她的‮腿大‬尽处。只要稍为活动‮体身‬,她的便会出。她怎可以这样暴地在酒店内走动?“连应召女郎也不如。”

 沙织站在镜前看着自己的样子。她看到自己差不多三点尽不住满面通红,疼痛刺润的花。沙织从更衣室走出来,很多好奇的客人都围着她来看,她是所有人视线的焦点。

 男仕们以贪婪的目光盯着沙织赤的双脚和步行时摇摆不定的房,沙织被他们的可怕目光灼伤,她感到刺痛。

 她走入升降机内,按了七褛。在升降机门关上前,一个男人冲了入升降机。他盯着沙织差不多完全赤的‮体身‬,他不停上下打量沙织的‮体身‬。那个男人走到沙织后面盯着她‮裙短‬遮不住的股沟,升降机内十分沉静。

 突然间,沙织感到有一只手摸在自己的股上。沙织吓了一跳。那个男人的手滑入沙织的股沟,沙织咬紧嘴忍耐着,这种煽情的‮摸抚‬令沙织全身麻痺。“喂,你要多少钱?”那个男人贴近沙织耳边说。

 沙织差不多要哭出来,她感到时间好像停顿下来似的,像是永还不能去到七楼。升降机的门打开了,沙织立刻冲出升降机外,她到七○五号室去并且敲门。跟着,房门打开。

 “沙织,你很感,这套衫和你更合衬。”响子看见沙织暴的衣着和充满挑拨的感‮体身‬显得很高兴。那是一间套房。内村和响子只卷着浴巾。台上放了几支啤酒。

 “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你的房,不如试试穿无上装在酒店大道走过,好吗?沙织。”沙织瞪大眼睛看着内村:“今晚,你让我穿着这套衣服回家…”

 “你说什么?今晚你会留在这里。很快会有人送食物来,我们一起在这里吃饭。好吗?”内村命令沙织身上的衣服掉。“在这里光吗?”

 “是呀,要充满惑地光。”内村一边喝碑酒一边看沙织衣,他的目光像要舐沙织‮体身‬似的可怕。沙织看看响子,响子视线很冰冷:“沙织,快些光。刚才你不是已经当众光了吗?现在还怕什么?”

 “你应知道女当众光的羞感受。”“我当然知道。沙织,你不是觉得这种羞感很陶醉吗?”

 沙织完全无话可说,她依照内村的吩咐解开簿簿上衫的钮。她拉开上衣后,一双房立刻夺衣而出。两粒头再也没有半透明的上衣盖着,两粒头‮硬坚‬而直,还还看去就像两粒花生放在房上面。

 “啊,沙织,你的头都起了。原来你真的会因为暴而有快,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体狂。”

 “你…搅错了。”沙织用食指和中指遮着头。她转身背着内村和响子,弯低将贴身‮裙短‬下,她的丰部肌有弹地抖动,令人感到呼吸困难。

 “有人敲门。沙织,快去开门。”“系…我要先穿回衣服。”“沙织,赤着去开门就可以了。”“去呀!”内村推沙织的股向前。“呀…”沙织迫于无奈,只好一丝‮挂不‬地去开门。她的心脏跳得很响。

 “我拿晚餐来。”一位男侍应推着小车进来,也瞪大眼睛看着他面前的一个赤条条的‮女美‬。“请进来。”沙织的面颊染上了玫瑰红色,她任由侍应生看着自己的体。

 “打扰你了。”侍应生进入房内,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沙织的赤‮体身‬,沙织的体散发出一阵浓烈的汗味把这位侍应生吸引住。

 “房内另外有一男二女,她们玩三人爱吗?这位体‮女美‬相信今晚会任人摆佈。”侍应生一边想像今晚会发生什么事,一边将食物放在桌上。“沙织,去帮手。”内村望着害羞的沙织,以命令的口吻说。

 “系…”沙织看着内村。沙织很明白内村想怎样,内村想自己放开遮着‮体下‬和上身房的双手去拿食物在桌上。

 “好吧,任由他们看个吧…”沙织放开掩盖‮体下‬的手,她‮体下‬的纤和上身的双完全坦在各人面前。

 “不必了,我拿就可以了。”侍应生看着沙织垂下摇动着的丰房。“不要紧,我帮你手好了。”沙织将水壶拿在手中。

 “不必了,我自己拿。”侍应生去接住沙织手上的水壶,但是他的碰着沙织的‮体身‬,侍应生的手颤抖着,水壶内的水溅在沙织的房上。

 “呀…”“对不起。”侍应生已经心慌意,他用手帕去抹沙织的房。啊,比想像中有弹,侍应生忍不住用手去弄沙织的房。

 “呀…”沙织的嘴发出颤抖的声音。侍应生的腿之间已经起,水从沙织的沟,再从沟滴到肚上再往下。最后,沙织的纤了。侍应生贴近沙织用舌头去舐沙织身上的水。

 “请你不要这样。”“不要客气,我会用舌头替你抹干净‮体身‬。”沙织闭上双眼,她已经麻痺到不能再说话了,沙织全身像有电流通过似的感。 QqMMxS.cOM
上章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 下章